打开

疫情严峻的加拿大能否仿效澳大利亚的抗疫经验?

subtitle
科技生活快讯2020-11-26 23: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拿大进入第二波疫情以来,确诊人数节节攀升,多省告急。相比之下,七月底开始第二波疫情的澳大利亚星期三(11月25日)全国新增确诊病例仅10起,无人死亡。这两个同属英联邦、在语言文化上可算表亲的两个国家,抗疫政策有什么不同?澳大利亚的抗疫经验加拿大是否可以借鉴?

加拿大政府一直在努力维持经济和抗疫之间的平衡,目标是新增病例保持在医疗系统可以承受的范围以内。但是澳大利亚的目标是彻底清除新冠病毒,为此不惜付出经济代价。南澳州州长马歇尔(Steven Marshall)上星期在宣布该州进入强制性封禁时明确表示,阻遏第二波疫情没有第二次机会。

CBC记者David Common和Jason Ho报道说,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在第二波疫情中经历的封禁是全世界最漫长的之一。在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全城基本上只有食品店和医院被允许开门。许多城市为阻止居民出行设置了路障,一些地区的居民只能在自家方圆五公里以内活动。在封禁措施最严格的城市,甚至出门遛狗也是被禁止的。违反禁令者被处以高额罚款。疫情期间,每天的入境人数受到限制。国外的澳大利亚人回国必须先申请,入境后必须去指定的酒店进行隔离。

在澳大利亚的加拿大人看疫情

澳大利亚电影《鳄鱼邓迪》(1986)给许多人留下了澳大利亚人生性自由不羁、蔑视规则的印象。但至少是在这场疫情中,他们似乎比加拿大人更有纪律性,遵守了极为严苛的封禁规定。在墨尔本市任教的加拿大人达顿(Jason Dutton)在接受CBC采访时说,澳大利亚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零病例,因此抗疫措施十分“强势”。而澳大利亚人呢,强制戴口罩的规定在八月份刚出台时,“他们抱怨了二十秒钟,然后所有人再出现时都戴上了跟他们的衬衫相配的口罩。”

全社会长时间停顿的代价是百万人失业,上万家企业破产。但是目前在墨尔本大学人口与全球卫生学院担任院长的加拿大外科医生巴克斯特(Nancy Baxter)说,付出这个代价是必要的。因为你不控制住疫情,经济是不可能正常运转的。这并不是在经济和人命之间做选择。来自安大略省的她对自己家乡的抗疫政策不以为然,认为省政府没有听取公共卫生专家的意见。

从本星期一起,安大略省多伦多地区和皮尔地区已经进入封禁状态。该省今天新增1373起病例,死亡35人。

不过达顿也指出,澳大利亚被大洋环绕,因此控制入境比加拿大容易。

另外,澳大利亚抗疫措施还要接受最后的检验。现在各地逐渐解禁,酒吧、餐馆重新开放。公共卫生部门正在密切监视疫情是否会卷土重来。

(CBC News, David Common,Jason Ho)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