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华态度转冷,德国究竟发生了什么?

subtitle
云石2020-11-26 08:25

在2020的大部分时间里,德国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中欧关系的定海神针。在中美关系发生质变,随着特朗普、蓬佩奥四处强力推销反华联盟,欧洲也承受了来自大西洋对岸的巨大压力。而在这股逆流中,很多欧洲国家都在美国的施压下,对华采取了一些不友好措施——最典型的就是华为5G,被英国以及东欧、北欧一些国家摒弃。

但在这股逆流中,以默克尔为首的德国政府,表现堪称稳重,并没有屈从于白宫的压力,而对中国有什么过分举动,并始终没有松口除华为5G设备。而以德国在欧洲、尤其是欧盟中的地位,它的这种立场和态度,对中欧关系的维系也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最近一段时间,德国的态度却似乎有些变化——首先,默克尔默克尔政府试图推动“贸易关系多元化”,德国经济部长奥特梅尔声称,德国应努力使贸易关系多样化,某些领域必须减少对“崛起的亚洲超级大国”的依赖,并加强与印度等国家的贸易联系。紧接着11月初,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接受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表示,德国要维护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需要表明自己在印太地区的地位。为此,德国正在北约框架内努力扩大与澳大利亚等志同道合国家的关系。而卡伦鲍尔还表示,2021年德国将部署一艘护卫舰到印度洋巡逻。

这个就有点意思了。贸易关系多元化,这个表述本身没啥,但后面那一句,摆明了就是要抑中捧印;至于军方与澳大利亚以及印度的那些合作,结合近期澳印两国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德国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搅合进来,当然也是意有所指。而且,坊间最近还有传言,德国运营商或在事实层面排除使用华为5G设备——虽然未有证实,但结合最近的德国态度,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

这个就有点奇怪了——之前特朗普疯狂逼德反华时,德国都死守牙关不松口,这眼瞅着特朗普即将滚蛋、拜登上台后,美国对德压力必然大减,德国怎么这个时候又开始跟中国杠起来了?

关于这个问题,云石君觉得,这里面既了德国的一贯对华立场,同时也有德国对华博弈的战略考量。

包涵

作为欧洲的盟主,作为西方大国,作为二战后被普世价值和政治正确改造最彻底的国家,德国在意识形态上,天然就存在强烈的对华敌视基因。这种基因其实从来就没有消除甚至减弱,只不过是因为中德贸易的火热,以及德国资本在中国市场的大发其财,而被掩盖起来了而已。

当然,在之前的特朗普强力施压中,德国确实是没怎么跟风。但之所以如此,除了顾及中德关系外,很重要的一点,也是因为美德关系在特朗普任上实在太糟糕了。特朗普这家伙完全不讲武德,一方面要压榨德国和欧盟,逼他们割肉侍美,一方面还要他们跟中国闹翻——就欧盟现在这种疲态,要是把两者同时满足,那估计身上也剩不下二两肉了。

这种情况下,德国当然不想搭理特朗普。不仅不搭理,德国还可以反过来,把德华关系作为反制特朗普的筹码,以及对冲美国制裁可能的一种战略支撑。

但拜登上来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拜登的外交政策必然偏向传统。而所谓的传统,就是注重维护美欧传统盟友关系,不过分伤害盟友利益;而在对华关系上,虽然他肯定也要打造反华联盟,但却更倾向于通过对盟友的笼络而非威逼。

这个是合乎德国心意的。特朗普掀起贸易制裁大棒之初,欧洲就曾试图通过美欧合作反华的方式,来祸水东引,换取特朗普对欧洲的放过——而德国在这种尝试中也是出了力的。只不过没想到特朗普这厮太没节操,贸易大棒不光是砸中国,盟友也都一个不拉。这才把德国搞毛了,选择跟美国硬杠。现在换成了拜登,德国作为习惯了美国“保护”的传统盟友和西方大国,自然还是愿意回到传统轨道,跟美国尽量搞好关系。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最近德国在反华调门上提升,在欧洲独立自主方面,调门反而下降了。前几天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欧洲防卫独立,前两年一直喊着要摆脱美国的德国,反而表示反对。这就是美国老大由川皇换成拜皇后,德国对美政策的相应软化和调整。

而除了美国大选之外,中国发展战略的调整,也对德国对华政策构成了一定影响。前面说了,德国内心深处是把中国看做非我族类的,德华关系能够维持,主要还是因为德国资本和企业在中国市场收获不菲。但前段时间,中国提出了以内循环为主,双循环共同促进的新经济思路。这种调整,意味着未来国货在中国市场的比例会有一个较明显提升。

这对德国来说明显不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德国不是美国,又不能直接满世界收保护费,他都是靠卖货赚钱的,所以在他看来,中国市场的国货崛起,势必会挤压德国制造的市场份额。所以他通过一定程度的政治转变,也不乏以此作为筹码,跟中国谈条件的意思。

那么,对德国的这种态度转冷,我们应该做何?

反映

首先,我们应该理性看待。毕竟国际政治,尤其是大国之间,本来就是既斗争又合作的。如果连这个认识都没有,还秉持那种非黑即白的普通人思维,那早就不知道被整死多少回了。前面已经说了,德国这种西方国家,骨子里就有反华基因,以前还没特朗普搞事时,德国也不缺少配合美国,或者打着所谓普世价值,人权旗号来恶心中国的事,但事后回看,其实也没对中国造成多大影响。所以,该斗争则斗争,该合作大家继续合作,这二者其实是并行不悖的——反正有中德经贸撑着,德国想作也作不到哪去——在欧洲疲软,又被新冠重挫的当下,那就更不必说。

当然,如果中德经贸垮了,那德国的对华态度,肯定就不会这么克制了。这次德国开始作,也未尝没有对双循环心存顾忌的因素。

不过这个,其实问题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大。随着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开启,国货的市场份额增加是可以预见的。但与此同时,中国的整体市场规模,也是在逐渐扩大的。这意味着即便国货份额增加,洋货也未必就会减少,不断扩大的中国内需市场,完全可以保证国货市场份额和占比扩张的同时,洋货的绝对销售额不下降,甚至还有所增长——只要它的产品竞争力能满足中国消费者需要。

所以,这种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并不意味着德国企业在华利益会受损。非要说受损,无非也就是会降低它基于当下市场份额,而对未来产生的想象空间——比如同一件德国商品,如果现在在中国的市场占比是30%,10年后它的份额可能会降到20%。虽然市场总量的扩大,决定了10年后的20%比现在的30%绝对值更高。但对于德国人本身来说,他们肯定是以30%市占比作为未来期望值的计算基础的,所以他们肯定会失落,乃至于不满。

但这个不是大的问题。只要德国在中国市场获得的利益,丰厚到能确保德国在中美博弈中保持一个整体中立状态,这对中国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再多,中国又能得到什么好处?难不成它还真能在中美博弈中直接站队中国?说的直白点,既然你在政治上只能站到这个程度,中国自然就按照你的贡献给予相应优待空间。

所以,德国人的不满,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中国没有义务,也犯不着让德国人完全满意;说直白点,你现在就值这个价,所以中国在政策上头,也只会为你的开这么大的口子。如果你要想得到更多,也可以,要么凭自己的本事到由中国制定规则的市场上去争取,要么就你在某些中国在意的核心政治利益上,做出更好的表率,让中国觉得值得为你而在政策口增加些特殊照顾;如果这两条你都不占,那反正德国在华现有收益,与中德关系现状就已经形成了政治经济间的整体平衡,中国就犯不着再为你去主动打破了。

综上所述,德国对华态度转冷,不过是一种常态化范畴内的回调而已。虽然回调并不是好事,但也不至于造成中德关系脱出正常框架,更不至于造成中欧过分紧张,这种量变范畴内的升升降降,我们抱以平常心看待就好。毕竟未来,这样的事,我们还要经历很多,如果连这个都不能从容,那又如何面对中美之间的那不知道多少轮的惊涛骇浪呢?

而除了德国,欧盟还有另一个轴心——法国。德国开始迎合拜登,但法国却并没有如此。毕竟马克龙关于欧洲建设独立防务的喊话,是发生在美国大选结束,拜登大概率当选的背景下的。而中国外长对此的表态,也是支持欧洲自主。那么,法国为什么在拜登当选后,依然要表示强项?中法之间,未来有没有可能出现新的合作契机?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军下一节继续为您解读。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20106章。喜欢的读者,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云石,持续收看全部云石海外风云系列文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