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并未同奥斯曼帝国作战,也并非任何相关分割协议的利益方

subtitle
尉迟千唯侃娱乐2020-11-25 19:06

就像鲁登道夫一样,土耳其人对“十四点原则”的确切内容知之甚少。与普遍观点相反,威尔逊并没有真的在这些原则或者随后的“四项说明”中规定胜利者将不会获得领土收益;相反,他对此类根据一般原则进行的吞并行为做出了限制(每一寸领土处置……必须符合相关人民的利益)。

德国人也将很快发现威尔逊其实并不反对法国人重新夺回阿尔萨斯—洛林——只要它遵循早期的“民族自决”理念(实际上威尔逊于1918年10月16日在私下里向法国保证了此事,不过,或者说当然,他并未知会柏林)。而土耳其人将学到关于帝国内少数民族的“自主发展”理念——由威尔逊在第十二条原则中提出——并不与英法两国强行肢解帝国的行为矛盾。无论如何,同信任鲁登道夫相比,塔拉特对威尔逊的信任甚至更无多大的意义。

美国并未同奥斯曼帝国作战,也并非任何相关分割协议的利益方。事实是,协约国军队在马其顿的突破以及德军随之而来的瓦解已经削弱了高门仍然多少还剩余的谈判砝码——不论是亚美尼亚人或是其他别的什么。1918年10月12日,弗朗谢·德埃斯佩雷的军队截断了巴尔干半岛上位于柏林和君士坦丁堡之间的铁路联络线,使得土军保卫首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即便青年土耳其党人想背水一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奥斯曼依然有久经沙场的师部占领着外高加索,而在叙利亚北部,耶尔德勒姆军团的剩余兵力仍在撤退途中作战。迟至1918年10月25日,凯末尔只剩5 500人的残余部队还在为守卫阿勒颇同费萨尔的阿拉伯非正规军进行战斗。通过借鉴劳伦斯的经验,凯末尔还收买了贝都因人离开城镇。

在(短暂)恢复阿勒颇的秩序之后,凯末尔撤退至西北部位于守护安纳托利亚心脏地带的阿曼(努尔)山脉缓坡上的城镇卡特马(Katma)。在这里,据说他建立了“由土耳其人的刺刀绘制的边境线”。 利曼以一种本可以改变战争(如果战争持续到冬天的话)进程的充满了标志性政治意义的举动,在1918年10月31日将叙利亚的指挥权交给了唯一人选——穆斯塔法·凯末尔,他曾亲自赞扬后者在“许多辉煌的战役中”证明了自己。

同时,他还为凯末尔的同僚及士兵在与艾伦比“远优于”土方军队的作战过程中表现出的“异常勇敢”赞叹不已。就这样,他优雅地退出了战场。然而,一旦停战得以宣布,凯末尔也回天乏术。《萨宗诺夫—赛克斯—皮科协定》并非一成不变——尤其是俄国在此时退出战场之后——英国和法国在此时则多多少少想制定一些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停战条款,然而,由于彼此的信任缺失,以及向意大利和希腊“分食”足够利益以满足这些机会主义的共同参战国的需求,使得他们迟迟没有进展。

在被将土耳其拉入战争的那些人离弃之后,伊泽特帕夏和拉乌夫(奥尔巴伊)尽一切所能同帝国的(主要)英国征服者周旋。但是这十分困难,而他们自身的缺乏经验使其每一步都更为不易。他们犯的第一个错误在于相信了查尔斯·汤曾德将军的话——汤曾德曾在库特—阿尔—阿马拉战役中投降土军。

在自己的大部分印度士兵被送往巴格达铁路线从事苦役的情况下,汤曾德却自1916年出奇地得到了青年土耳其党人的纵容——他得到了一套位于马尔马拉海的普林基波岛(比于克阿达)的豪华别墅,并被允许在都市社会中自由走动——这使得他与伊泽特帕夏和拉乌夫·贝等人渐渐熟识。1918年10月17日,汤曾德代表土方同英国斡旋。他的建议——在同英国讲和的框架下,通过给予“十四点原则”中建议的帝国沿线区域自治权,使得奥斯曼能够掌控外高加索(仍然在土耳其人手中),以及此时由英国占领的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地区——遭到了经验更为丰富的官员的怀疑(毕竟汤曾德已经有两年半时间未同英国政府取得联系了)。

汤曾德还用基于自身受到的优渥待遇的证据进一步使英国相信:“土耳其急于想同英国友好相处。”另外作为报答,他还请求伦敦在德国于战争末期停止资助的时候能够给予土耳其经济援助,以减轻其财政紧缺的状况。

尽管对汤曾德送来的礼物吹毛求疵,拉乌夫和伊泽特帕夏却同意让他代表土方同英国海军部联系。1918年10月20日,这位自己做主的中间人被带上了米蒂利尼沿岸的一艘英国船舰,并很快同停靠在利姆诺斯岛的蒙德罗斯港上的“阿伽门农号”的英军地中海舰队司令官萨默塞特·考尔索普(Somerset Calthorpe)上将进行了会晤。

此刻,土耳其人就会知道英国人带给他们的将是什么命运。英国对奥斯曼帝国的意图一直处在变化当中。德军的最后一处主要防御工事——赫尔曼防线在10月20日遭到突破——汤曾德也正是在这一天同考尔索普进行了接触——因而,德方也提出了停战请求。即便如此,德军仍在抵抗,并在有条不紊地朝莱茵河的撤退途中造成了协约国军队极大的伤亡。

在英国战时内阁中有一种感觉:英国对奥斯曼停战协议的需要程度几乎同土耳其人一样紧迫——一旦协议签订,他们就能够将海峡的兵力解放出来并将其派遣至黑海,以从后方对同盟国构成威胁。诚然,英国想在战争结束前拿下摩苏尔和阿勒颇(提及此事的命令颁布于1918年10月24日)。

但是,其在土耳其亚洲战场毫无建树的协约国的贪婪声明则是另外一回事。“这是不可能的,”劳合·乔治10月3日告知内阁,“[难道]仅仅因为法国人想要叙利亚或亚美尼亚,抑或意大利人想要阿达利亚[安塔利亚],英国人就要继续同土耳其人作战吗?”劳合·乔治甚至提出抛弃《赛克斯—皮科协定》以加快同土耳其的谈判进程,不过到最后,他的保守派同僚、外交大臣亚瑟·贝尔福和财政大臣安德鲁·博纳·劳(Andrew Bonar Law)却迫使他打消了念头。

在10月6—8日举办于凡尔赛的协约国内部峰会上,劳合·乔治初步起草的奥斯曼停战协议勉强获得了法国和意大利的接受。在这份协议中,规定了土耳其最先接洽的国家(他假定将是英国)可以开启和平谈话。

同样,在法国和意大利的坚持下,英国付出的代价是接受了大量苛刻的条件:给予协约国军队占领“亚美尼亚行省任意部分”,或者更广泛些来说,“任何战略要点”的权力——和英国一样,无论是法国还是意大利,都未能成功攫取他们垂涎的奥斯曼帝国的领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