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拟上市的上海农商行房地产贷款比重偏大,风控能力待提升

subtitle
金色光2020-11-25 18:17

数据来源:裁判文书网信息来源:裁判文书网信息来源:上海农商行招股书信息来源:上海银保监局官网信息来源:上海银保监局官网数据来源:上海农商行招股书数据来源:上海农商行招股书数据来源:上海农商行招股书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农商行)是一家拟在沪市主板上市的商业银行。

虽然上海农商行的监管指标明显高于商业银行业的监管指标标准,但是公司在信用卡业务方面,频频成为刑事诉讼中的受害人,凸显风控能力有待提高;在房地产贷款业务方面,放贷金额占比偏高,甚至出现违规向房地产业发放贷款而被处罚的情况。

遭遇三起信用卡诈骗案,信用卡业务却加速扩张

上海农商行的信用卡业务扩张速度明显高于个人贷款和垫款总规模的增长。但近几年,上海农商行曾是3起信用卡欺诈犯罪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或许反映了公司对信用卡业务风险的管控不力。

接下来,看具体案件。据(2017)沪0106刑初235号刑事判决书显示,2012年8月,王某海向上海农商行申领一张信用卡,在生产经营及个人经济状况存在问题的情况下,仍持信用卡消费使用。经银行多次催收超过三个月仍未能足额归还欠款。截至案发,该信用卡共计透支117.80万余元,其中本金为71.80万余元。王某海申领信用卡之前,其个人经济状况不佳,原本银行可以通过事前尽职调查的方法,避免信用卡诈骗的风险。可是,上海农商行却依然踩了王某海的“雷”,信用卡业务事前尽职调查、事后跟踪监控的风险管理是如何操作的?值得广大投资者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王某海一案之外,上海农商行还在报告期前后两度遭遇信用卡诈骗,分别被陈某和张某华恶意透支49.38万元和1.24万元,风控显得不力。

然而,一方面,上海农商行屡屡遭遇信用卡欺诈犯罪,或反映公司对信用卡业务风控能力尚有不足。另一方面,公司的信用卡业务规模却显著增长,增幅明显高于个人贷款和垫款的总金额。

招股书显示,2017年末到2019年末,上海农商行的信用卡业务金额分别为62.76亿元、64.78亿元和93.96亿元,累计涨幅为49.71%。同期,公司的个人贷款和垫款总额分别为985.13亿元、1070.64亿元和1311.60亿元,累计涨幅仅为33.14%,比信用卡业务的金额涨幅低了16.57个百分点,差异比较明显。

房地产贷款一年5次违规,却仍依赖房地产贷款

2019年度,上海农商行因在涉房贷款中存在违法违规行为,5次受到上海银保监局的行政处罚。但无论公司贷款和垫款业务,还是个人贷款和垫款业务,上海农商行的贷款业务仍然对房地产贷款存在依赖。

以下我们逐一分析上海农商行因违法违规受到的五次行政处罚。

首先,据上海银保监局官网显示,2019年5月5日,上海农商行宝山支行因曾于2017年违规发放贷款,被用作拍地保证金、土地出让金,遭上海银保监局处以“沪银保监银罚决字【2019】6号”行政处罚,被要求责令改正,罚没金额合计高达228.80万元。

其次,因上海农商行于2016年至2018年期间,在办理部分个人住房贷款时,未执行标准统一的业务流程,员工行为管理和内部控制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换句话说,就是在办理按揭贷款过程中,没有对贷款材料的真实性进行尽职调查。因此,上海农商行被上海银保监局于2019年7月26日连开四张罚单,被处以责令改正,并合计罚款200万元。四份行政处罚决定书的文号分别为“沪银保监银罚决字【2019】56号”、57号、58号和59号。

上述五项行政处罚都与房地产贷款业务有关,那么上海农商行对房地产贷款业务到底有多偏重呢?

先看上海农商行的企业贷款和垫款业务。据招股书披露,从2017年到2019年的三年一期报告期内,各期末上海农商行的企业贷款和垫款金额分别为2751.30亿元、3028.43亿元和3357.08亿元。其中,向房地产业贷款金额分别为703.79亿元、827.25亿元和971.18亿元,占当期末企业贷款和垫款总金额之比分别为25.58%、27.32%和28.93%,是各期企业贷款的第一大对象行业。

此外,2017年到2019年,上海农商行对房地产业的企业贷款占比累计上涨3.35个百分点,也是该行已列出的所有十个行业中,唯一占比持续增长并且累计上涨幅度最高的行业。与之相比,对住宿和餐饮业的企业贷款占比分别为0.88%、0.83%和0.91%,占比累计上涨仅0.03个百分点。但是对住宿和餐饮业的贷款,已经是除对房地产贷款之外,唯一实现报告期内贷款占比累计上涨的行业,其他八个主要行业的企业贷款占比全面下滑。行业贷款占比变动,更体现了上海农商行对房地产业的倚重。

再看上海农商行的个人按揭贷款。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的个人贷款和垫款总金额分别为985.13亿元、1070.64亿元和1311.60亿元。其中,房产按揭贷款金额分别为837.59亿元、907.92亿元和985.09亿元,占当期末个人贷款和垫款总金额之比分别为85.02%、84.80%和75.11%,占比始终高于75%,是当之无愧的个人贷款第一大业务。

与可比银行上海银行(证券代码:601229.SH)、青农商行(证券代码:002958.SZ)和渝农商行(601077.SH)相比,报告期各期末,上海农商行的房产按揭贷款占比,比上述三家可比银行的房产按揭贷款占比平均值40.07%、37.12%和40.32%,分别高44.95、47.68和34.79个百分点,差距非常大。

特别是与同城的可比银行上海银行相比,从2017年末到2019年末,上海银行的房产按揭贷款占比分别为37.08%、26.29%和29.35%,比上海农商行的房产按揭贷款占比85.02%、84.80%和75.11%,分别低47.94%、58.51%和45.56%,两者之间的差距比上述上海农商行与可比银行平均值之间的差异,还要高。

众所周知,由于2015年至2016年,国内房地产市场过热,出于维护房地产市场健康稳定的目的,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纷纷升级。仅上海一地,就于2016年3月25日出台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沪九条”,又在当年10月9日颁布“沪六条”,直接引发上海商品住宅市场成交量“速冻”。进入2017年之后,上海楼市调控经历了住宅整顿、土地市场新政、开盘摇号新规等新的调控政策,从而进入了限购、限贷、限价、限售等房地产交易的多重限制阶段。

出于应对调控风险,上海本地商业银行降低了房产按揭贷款占比。截至2019年末,上海银行的房产按揭贷款占比已经下降至不到30%。但上海农商行的房产按揭贷款占比仍超过75%,相差悬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