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广电总局出手 直播要被“重点管理”了

subtitle
新金融观察报2020-11-25 10:15

图源:王海微博

最近,头部主播们的日子可谓过的并不平静。

11月20日,中消协发布“双11”消费维权舆情分析报告,点名汪涵、李雪琴直播带货“翻车”和李佳琦直播间“买完不让换”。

在10月20日至11月15日共计27天的监测期内,中消协利用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共收集到“双11”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1430万条,日均信息量约53万条。

除了促销规则仍令许多消费者不满意,直播带货作为今年“双11”商家“标配”,“吸粉”的同时也被许多人“吐槽”。

数据显示,有关“直播带货”类负面信息33.41万条,每日负面信息量较为平稳,日均在1.24万条左右。

消息一出,瞬间登上微博热搜。不少网友留言表示,有不少直播中购买的物品,存在售后延迟的情况;也有网友表示,主播的坑位费越来越贵,最终只会导致羊毛出在羊身上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独有偶,据媒体报道,11月初,有网友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视频表示,自己在辛巴团队直播间买到的燕窝是糖水,产品质量有问题。对此,辛巴带着徒弟“时大漂亮”在直播里展示所卖燕窝的检测报告,并扬言对于刻意抹黑的,包括那些带蓝v认证的、随意转发的营销号,即使倾家荡产也要维权。

但辛巴团队的“维权热情”只持续了几天。

11月19日,在职业打假人王海扔出一枚“实弹”后,辛巴团队的态度发生反转,表示“自家产品已经送去检验了,公司不涉及采购和销售行为,如果消费者要退货的话也完全配合”。

据王海放出的检测报告显示,该产品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检测结果唾液酸含量高达万分之一点四。

直播带货看似门槛不高,实际上对于选品和供应链整体服务的要求并不低。

即使是李佳琦、薇娅、辛巴、罗永浩这样的头部主播,已经配备了足够的选品人员,也会出现“翻车”的情况,因此,对于更多的中小主播来说,更是难以把控商品的质量问题。

11月13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的《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直播营销平台应当记录、保存直播内容,保存时间不少于六十日,并提供直播内容回看功能。

此前市场监管总局也连发两道监管文件,其中《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拟将网络直播带货等网络交易新业态纳入监管范围,并指出网络直播带货需提供回看功能;《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指出要对网络直播营销活动中的三大主体即网络平台、商品经营者、网络直播者的责任进行梳理,分层次进行责任划分。

不仅是卖货的主播,秀场直播的“打赏”等行为也被限制。

11月2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明确,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并限制最高打赏金额。

具体来看,通知要求平台应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平台应对“打赏”设置延时到账期,如主播出现违法行为,平台应将“打赏”返还用户。

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未实名制注册的用户不能打赏,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封禁未成年用户的打赏功能。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支付的普及,由未成年人打赏主播而造成的纠纷频繁发生。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此类报道达30余件,涉案金额近亿。

今年5月19日,最高法发布《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二)》,明确未成年人“打赏”的返还标准。

虽然在未成年人打赏方面陆续有相关监管跟进,但主要还是停留在“事后补救”层面。要想从源头解决打赏争议,平台始终肩负“最后一道坎”的直接责任。在浏览直播平台过程中,不少平台都设置了“青少年模式”,在此模式下无法进行打赏,观看时间也受到限制。根据国家网信办要求,从去年3月到去年年底,有53家网络直播和视频平台上线“青少年模式”。

但实际上,只要输入密码,“青少年模式”即可轻易关闭。不管是猜到密码关闭青少年模式,或是以父母的账号登录,对于未成年人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直言,直播平台的“青少年模式”形同虚设。

我们要借助技术手段能够提升监管效率,同时对于失去理性的“打赏”行为能够尽快进行遏制。但对于未成年人“打赏”行为,除了平台方等的限制外,监护人也需要承担起相应的职责。而未来若要对“打赏”进行上额限制,如何确定具体数额也需要根据市场进行深入调研,既保证行业能够良性运行,也保护受众权益不受侵害。

新金融记者 王雅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