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低苦艾:我爱你,也爱自己,但终究,我还是爱你

subtitle
摇滚帮 2020-11-24 21:44

『我爱你,也爱自己,但终究,我还是爱你』

兰州前几天下雪,温度也在0℃上下摇摆。我就把羽绒服拿了出来。

这件羽绒服2020年初春时被我叠好放进柜子,昨天拿出来一穿上,我晃了晃神——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

我其实一点儿也不想回顾这一年,因为这一年太焦虑,真想一脚踢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堃

photo by Sui

『厌倦

如果一定要说一件2020年的好事,那就是2020年低苦艾做了一张新唱片,《驰名商标》,并且在11月底发行。但对我来说这也是件坏事,因为做完这张唱片后,我感到了深深的厌倦,对我现在所做的工作感到了危机感。

我其实是一个特别不安分的人,特别是在工作中,我渴望突破

11月发布的新专辑《驰名商标》

我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很多次,一个人有代表作是好事,但如果只有代表作,无法突破自己,那就太恐怖了。比如《兰州兰州》这首歌,我很爱它,每一次演出基本都要唱,来回唱,有时会很恐惧。当然每一场全神贯注的演出中听到全场大合唱也会起鸡皮疙瘩,但这种快感往往伴随着恐惧感,仿佛在提醒我,必须要突破自己

我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有更多对音乐的表达方式。就像我们7、8年前做的《守望者》,就像我自己的专辑《嘿!青年》总是充满好奇和嫉妒心。在写《过什布隆克喀》时有几句词:“古马五月的一场雨/ 那是年轻牧人/ 腰间的刀...采一朵花送给她/ 未出生的孩子取名/ 风厘子”,当年风厘子还没熄灭,与那首歌无关。

我一直都在努力保持一个自在的创作状态,一直有很多不同于低苦艾乐队创作的固定思路。我深知乐队是一个整体,但有候它不能完全表达清楚我的想法,于是我想做一个低苦艾大乐队

“长大”的低苦艾乐队将为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演出

photo by Sui

低苦艾大乐队,加入了很多新的乐手,加入了新的舞美设计团队vj灯光团队。大家分工细致,更有规划性地来提高整个音乐现场的体验度这件事,有时候浸泡在音乐工作之中太久,就会忘了音乐本身,有一种high叫假high,我得扼杀这种感觉。所以我们都得跳出来,以第三者的姿态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的乐队。于是我们又会重获感动,会摇摆,会激动不已。我们想给观众持续的期待感,在听录音版本或者现场音乐会的时候,不断起鸡皮疙瘩。

大乐队联结了很多优秀的有创新想法的艺术家,挑选出了低苦艾乐队的老歌和新唱片的全部新歌进行了重新编曲与配器,从服道化(服装、道具、化妆)、声光屏(声音、灯光、vj),到戏剧化的演出形式,颠覆性的做了一系列尝试,我形容这个现场应该是现代的、摇滚乐的、紧张的、深情的、大汗淋漓和深情款款的。我们的快感来自自身的进化、来自好奇心和合作的刺激。

低苦艾乐队

photo by Sui

打架

当然,打架说的不是跟乐队成员打架,

but,我又很希望乐队成员能大打出手。

“错一次100个俯卧撑”以图为证

排练时,当每个人都把最“魔鬼”的自己释放出来时,大家就会相互不服气,借着这股冲劲儿,有时我们会不欢而散,还挺有意思的。前几天打击乐手孙志方在排练时出错,当场做了100个俯卧撑。这么辛苦的排练,都是为了12月低苦艾大乐队“我爱你”专场演出

西安、成都、北京、杭州。

圣诞节我们会在西安开启第一场特别专场。有人问我,那岂不是“小花花”专场?我只能先透露一下,到时候的《小花花》会由一把电吉他、一把木吉他和一台班多钮一起演奏,而且我不唱,我不唱,我不唱,你要来唱吗?可以的,上台来唱,真的。

刘堃

photo by HuHu

说起来,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圣诞节,与音乐无关。

上初中的时候跟我发小第一次过圣诞节,和我们喜欢的女同学一起去了旱冰场。这个旱冰场的气氛堪比古惑仔里的柴湾屯门尖沙咀。一个永昌的大哥带着小弟跟我们起了冲突,壮汉大哥就把我死党给打了。年轻气盛的我俩忍不住,从旱冰场溜出来,捡了两块砖头,蹲在树丛里埋伏,腿都蹲麻了一直在等着壮汉大哥下楼,准备偷袭之后立刻逃跑。

年轻的小刘

结果不知道谁通风报信,大哥知道了我们在楼下蹲他,立刻拎了一个锁自行车的铁链子从楼上冲下来,嘴里大喊着“我就看谁想打我”。真的千钧一发时,我俩一咬牙,一跺脚,拿着砖头就冲上去拍他,结果是我们都伤得不轻。

这么多年过去,这些细节依旧出现在我脑海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初的愤怒、恐惧和疼痛让人久久无法忘记,有时候人的一股浑劲儿也是音乐匹配给他的。

小刘18岁和初恋女友

我的脾气好像也没怎么变,前不久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男的在家暴他妻子,我立马上去打了他,跟他撕扯的时候,他扯断了我的项链,我只是很心疼我的项链。

哈哈 扯远了,不知道今年的圣诞节我在星球工厂听大家唱小花花时,会想起什么?

还挺期待的。


低苦艾乐队

photo by Sui

见面

演完西安,接下来就是跨年元旦了。

节日对中国人来说非常重要,大家都在节日的时候送问候、回家、团聚、买礼物......2020年,在半年多的闭关当中,在焦虑甚至是恐惧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节日。真心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地过完接下来的节日

希望在节日里,大家可以聚在一起,跟音乐在一起,自在一点。

跨年会在成都,我们在成都创建了工作室,所以在成都跨年是有私心的,成都是多么迷人的地方,我们团队的工作重心也将往成都迁移,会在成都开启全新的2021年

至于北京,每年一个专场演出的习惯,我的朋友们,每年收到演出邀请函的我的老朋友们,如果有心留着每一年的邀请函应该挺有意思,可以在未来做个邀请函图片展览。

杭州呢,对于杭州,那是我的爱,我爱酒球会,我爱王涤,爱孙怡,爱和他们一样的人,他们和我们在一起做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做的工种不同,我在做音乐,他们在做场地,在做主办方和经纪人,对于整个独立音乐行业来说,这是整体,缺一不可,共同进步才有明天,所以,杭州的演出在酒球会@天目里的新场地,据说是亚洲最好的livehouse,1月9号那天也是酒球的周年纪念日之一,看看在亚洲第一livehouse里怎么翻江倒海。

低苦艾乐队演出现场

photo by Sui

2021年,我的工作触角也会伸的更远一点。我一直在以艺人的姿态要求自己,不仅仅是音乐人,音乐人是根本,之前的工作从电影配乐、游戏配乐,到尝试演电影、写剧本等等,任何工作形式都要“讲究”,这个“讲究”就是你的三件套、浑不吝、鬼马、勤奋、颠覆以及可爱。

”跨界“尝试的低苦艾乐队会有更多惊喜

前不久参加了一个综艺拍摄真人秀,大家不是都去乐夏玩了吗,我也去个综艺节目转转,可以的,非常有趣,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播出时间应该是在12月中旬,看看我们帅不,哇咔咔~

“我现在30多岁,在努力突破自己

我厌倦重复的东西

我现在30多岁,无所谓

你没到30多岁你不知道,真好,真的”

2020年岁末,“加长”的低苦艾乐队将踏上新的征程,四城专场,一同庆祝节日,大家聚在一起,跟音乐在一起,自在一点,迎接新的一年,迎接新的一切。

开票时间:

11月25日(周三)12:00

彩蛋:

每一站都有神秘嘉宾,

可能是你盼望见到的那个人

12.25 西安 星球工厂

12.31 成都 正火艺术中心1号馆

01.02 北京 糖果三层Live

01.09 杭州 酒球会@目里空间

海报设计师:dai

这个世界意想不到

随时都会扑面而来

我们”耗子尾汁“

现场见!

作者:Monica

校对/排版 :下酒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