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四川除了浓香,酱香酒品质也不错,里面还有不少故事

subtitle
阿诬品鉴白酒 2020-11-23 21:31

“川浓黔酱”是许多人对西南优质酒的概括,但这一说法的背后也蕴藏着老百姓对白酒风格“地域化”的理解,在许多人眼中,四川出优质浓香酒,贵州出优质酱香酒。其实在我品鉴的各种白酒中,四川也有不少优质酱酒,贵州也有不少优质浓香酒,只是他们的名气及影响力有限,时至今日,有的甚至因经营问题彻底没落,每次品味那些老酒,都有一股莫名的惋惜之感。

说到四川的酱酒,最早且最有名的要数郎酒,郎酒位于赤水河下游,其酱酒工艺起源于清末,相比新中国成立之后崛起的各路川酱,郎酒比其要早许多。在第四次、第五次评酒会上,郎酒荣获金奖,而这也更奠定了郎酒在川酱中的地位。

对于川酱,很多人是以郎酒为标杆来评判的,11年那段时间,由于互联网的普及,许多人通过互联网讨论酒质,那一时期郎酒的部分产品比较爆且有微酸感,而这也使得许多人认为川酱酸且爆。相比之下,黔酱则细腻且醇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随着酒友对各路白酒了解的深入,许多人才发现郎酒并非是这种特点,酸爆是某一时期某些产品的表现,并非该品牌的特点。在我品鉴的各路郎酒中,80年代的郎酒酒体醇厚细腻,微带人参曲陈,蜜甜舒适;90年代焦味明显,复合出一种类似香菇的气味,11年那段时间的部分郎酒有微酸感,现在的部分郎酒曲陈味明显……

虽然现在酒友不以“酸爆”认知川酱,但不少还是喜欢以川黔这种行政区域来划分酒质路数,其实从小环境来看,四川郎酒厂和贵州习酒厂隔河相望,两家酒厂共用一个小环境,他们之间的区别主要是工艺执行,而非地域。

说到四川的酱酒,许多都受郎酒的影响,甚至连贵州的习酒,早期的风格都有一些郎酒的影子。90年代初期的习酒,香艳蜜甜,酒体舒适愉悦,相比陈敛幽雅的茅台,其风格更接近早期郎酒。

在四川的酱酒中,除了郎酒,影响力最大的要数潭酒。说到潭酒,酒厂建于80年代初,早期主酿浓香型白酒,80年代后期开始涉猎酱香酒酿造。然而四川浓香酒竞争激烈,潭酒而后主酿酱香,产能一下子提到2万吨。由于潭酒过去品牌实力不强,使得其产的酱酒主做原酒,因此其有酱香“原酒大王”之美誉。

说到潭酒风格,不同时期也有不同的特点。在我品鉴的潭酒中,2012年是一个节点,这之前的潭酒酒体突出花果香,口感偏酸,微带涩感,这种酸涩,很像那一时期的郎酸。整体路数上,其风格跟早期郎酒相似,但陈敛度、均衡细腻度较差。

12年之后的潭酒有一股浓郁的曲陈香,这种风格有点茅系特点,但其曲陈过重,舒适度不好且怪异,开瓶闻起来有点像烧焦塑料的味道。现在潭酒也有这种味道,但其通过勾调手段淡化了这种曲味,酒体整体倒是显得均衡舒适一些。说到潭酒的这种曲陈香,因为个性强烈,所以辨识度很高,许多其他品牌的中低端酱酒中也能喝出这种味道,其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潭酒。

说到川酱,争议最大的要数五粮液酱酒,从其诞生之初到现在,关于他的争议就没有停止过。对于五粮液酿酱酒,是从1999年开始的,其是从郎酒厂挖过来的团队,在宜宾本土研发并酿造的。

说到五粮液酿酱酒,其最开始的目的是干扰并抢占酱酒市场。90年代的五粮液如日中天,倒是茅台显得比较沉寂,然而那一时期的茅台主做军队、政务市场,其营销团队专做军队高层及政府高层的公关,通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其收获了一个利润丰厚且稳定的市场。在茅台把这个市场做得差不多的时候,五粮液也意识到了这个市场,然而当其公关这个市场的时候,才发现时机已经晚了。在这个领域,五粮液再怎么努力,也竞争不了茅台。既然营销、公关做不赢茅台,那就抢占市场,在五粮液看来,下一个时代酱酒会有很大的份额,也正是因为如此,五粮液从郎酒厂挖来团队,研发并酿造酱酒。

相比当时的茅台,五粮液的资本实力是很强大的,这是茅台当时没有的优势。几年之间,五粮液一下子将自己的酱酒产能提升到18000吨,相比之下,当时的茅台产能还没破万吨。很难想象,在酱酒酿造史中,五粮液曾有一段时间产能最大。

然而动作越大,影响也越大。一股“神秘”的力量打乱了五粮液的计划,也打乱了川酱的发展,在五粮液大力发展酱酒的同时,泸州老窖和舍得酒也有这样的安排,毕竟谁都知道酱酒的潜力。泸州老窖于2004年并购湖南常德武陵酒厂,武陵酒是中国三大酱香名酒之一,其与茅台、郎酒齐名。拥有浓香、酱香“双名酒”的泸州老窖,也想大干一笔。毕竟这一年的茅台酒产能刚破万吨,且势头很猛,抓住这个机遇,利用武陵酒驱动酱香,势必会带来强大的市场反应;说到舍得开始酿酱香酒,圈内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是1996年开始的,另一种说是2001年开始的,不管是哪一种说法,舍得很早也有酱香酒的产业布局,在当时火遍大江南北的沱牌舍得酒,酿造酱酒也是为下一个白酒时代做安排。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三家酒厂的酱酒都不约而同的“沉默”起来,当时的这三家酒企,实力强劲,有充足的资本运作酱酒。尤其是五粮液,酿了大量酱酒竟然不推广品牌,甚至连一些五粮液专卖店都看不到其酱酒产品。在当前酱酒火热又好赚钱的大环境里,这种操盘让人匪夷所思。

相比五粮液,舍得也花了不少功夫从郎酒那边调来团队,建造酱香生产线酿造优质酱酒,然而其吞之乎酱酒运作竟然是“小打小闹”,产量少,价格标上天,整一营销思维就像“姜太公钓鱼”。更有意思的是,舍得好不容易将吞之乎酒做出点影响力,结果摇身一变,开始出兼香风格的陈香型吞之乎酒。在酱酒行情大好的当下,想要赚钱的舍得竟然淡化酱香,另起炉灶出陈香,也让人想不明白。

而泸州老窖硬是把武陵酒玩成了“烫手山芋”,其不仅没有操盘好武陵酒,还让武陵酒错过了那一波酱酒发展的红利。2012年,泸州老窖退出武陵酒,在那段时间之后,其也出了一些酱香型的“四面酱”产品,这系列产品经营更是惨淡,连圈内的不少酒友都不知道,最后泸州老窖草草收场了自己的酱香酒。

对于五粮液、泸州老窖和舍得的酱酒操盘,让人很是不解,其有运作酱酒的谋略及野心,出的酱酒品质也不错,但却是稀烂的操盘。对于当时实力强劲(当时的舍得酒也很厉害)且深谙白酒运作之道的这三个品牌,肯定知道如何操盘好酱酒,为何都折戟长沙,只怪那股“神秘的力量”。

这股力量对于郎酒来说算是“苍天有眼”,毕竟其2002年改制,改制那段时间的郎酒,实力太弱,在四川六家名酒中排行垫底。如果当时五粮液、泸州老窖和舍得三家中的一家大力发展酱酒,都可以让郎酒失去机会。改制之后的郎酒,在酒厂决策层和地方资本的共同努力下,发展成一个大型品牌酱酒,实力仅次茅台,行业排名前十。而河对岸的习酒,在1998年并入茅台时便主产浓香酒,到了05年那段时间才慢慢出酱香酒,而且主要出中低端酱酒。说到习酒的高端酒,也是这几年大量推出的,但在茅台雄厚资本的推动下,其也坐稳了酱香白酒“老三”的位置。

更有意思的是,现在酱酒发展的大好局面,让洋河、今世缘、劲酒、白云边、高炉、仰韶等品牌都在出酱香酒,而五粮液、泸州老窖和舍得不仅对这一市场不为所动,甚至有所回避:泸州老窖彻底断了自己的酱香酒,舍得出了各种瓶子,也没见其出多少酱酒,而五粮液的酱香原酒库存居然多了。要知道在当下,酱酒的火热导致众多酱酒酒企业原酒库存不足,连做原酒的潭酒库存都不足,五粮液库存居然多了,这很让人不解。凭五粮液的品牌及资本实力,现在要想将这些酱酒运作出去并赚钱,真的很容易。

越让人难以理解就越让人觉得有问题,对于这股“神秘力量”,我曾打听过,也有人曾隐晦的说过。现在想来,毕竟白酒是国家的利税产业,没有国家及地方的支持,不可能有当今的局面。

抛开战略,谈谈品质,其实五粮液和舍得酱酒的品质都不错,舍得酱酒柔雅陈香,酒体细腻;五粮液的酱酒除了窖底味重,其他的表现都不错。说到窖底味重,毕竟其在宜宾酿造,土壤是黄黏土,相比茅台镇的沙质土壤,更易长己酸菌。其实不只五粮液酱酒,宜宾高洲酒厂的酱香酒也是这个特点。在五粮液的酱香酒中,有两个路数,一种是浓郁偏焦糊的永福老酱,一种是醇柔细腻的15酱30版,更高端的50版倒是这两种风格之间的融合及升华。泸州老窖时期的武陵酒比较幽雅,顺喝感不错,而后出的“四面酱”给我感觉是茅台产区风格,难怪泸州老窖的酱酒断的这么彻底。

总的来说,对于川酱,其发展经历了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晚清时期,早期郎酒在这一时期诞生;第二个时期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郎酒周边的酒企先后开始酿造酱酒;第三个时期是2000年前后,四川的几家浓香名酒企开始布局酱酒。其实在酱酒的发展过程中,川酱的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毕竟郎酒是中国名酒,酱香酒的老二;潭酒产能大,这几年的品牌运作也让其站稳了酱酒的第三梯队;五粮液、舍得的酱酒品质不错,虽然不做大,但搅个局让消费者对其有个认知也是没有问题的。最后,关于川酱的这段历史和故事,作为酒友及行业的您怎么看?欢迎大家在留言区留言,我们一同讨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