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暴躁rapper直播断指,PG One和贝贝的行为摧毁了说唱圈?

subtitle
杂志之旅2020-11-25 03:05

01

嘻哈文化

嘻哈是一种文化形式,起源于美国纽约布朗克斯。

这种文化在非裔及拉丁裔青年之间兴起,继而发展壮大,并席卷全球。

目前嘻哈文化所包含了四大要素,分别是MC(俗称饶舌歌手)、DJ、街舞和涂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一档以说唱为主题的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将说唱这种音乐类型带到大众跟前。

《中国有嘻哈》的火爆播出,让中国迎来了“说唱元年”。

这档节目将说唱音乐普及,随着主题的深入,很多人渐渐能说出“某某厂牌”、“freestyle”、“flow”、“punchline”这样的词汇。

关于说唱音乐,不得不说一个点。

嘻哈文化在中国算不上主流文化,因此华语乐坛的说唱音乐是非常落后的。

相比欧美的说唱,落后了不止一个十年。

即便是通过两档综艺《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的大力推广和众多rapper的努力,华语HIP-HOP依然受众面不如其它类型的音乐。

一阵说唱风从美国西海岸吹到了东方。

再经由早期港台嘻哈歌手的近距离传播。

导致内地嘻哈团队逐渐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

相比于美国的原汁原味和满口脏话的嘻哈,中国的嘻哈更显年轻。

而且很大一部分中国的说唱歌手在做音乐时,坚持贯彻“peace and love”的宗旨。

但是个别说唱歌手在传播价值观的时候有失偏颇。

作为饱受争议的说唱歌手,没有以身作则将说唱音乐发扬光大。

反而以自身不成熟的行为伤害了粉丝和整个国内说唱圈。

02

中国的说唱文化

红花会,一个来自西安的说唱厂牌,听厂牌名字便颇有几分江湖气息。

但我们不能仅凭厂牌的名字来断章取义。

当年《中国有嘻哈》中年度双冠军的其中一位PG One就来自这个厂牌。

凭借《中国有嘻哈》而圈粉无数的PG One却因为和李小璐掀起的风浪迅速跌下“神坛”。

与之一起坠落的还有国内的说唱圈。

无数rapper和节目主办方的努力好不容易才让说唱音乐从“地下”上了台面。

却因为PG One歌曲中的歌词和他自身的行为中宣扬的错误的价值观而受到了牵连。

反观另外一位年度冠军GAI——周延。

在PGOne“喜提”紫光阁和共青团等官媒的打压时,GAI却登上了《歌手》的舞台。

一曲改编的《沧海一声笑》将说唱音乐和主流音乐牢牢绑在了一起。

仅仅露了一集的脸,GAI就退出了《歌手》的舞台,其原因无从知晓。

或许是受到了PG One的影响,也或许是说唱精神暂时还不符合社会主义主流的价值观。

GAI的黑历史一点也不少,没出名前只是挣扎在社会底层的rapper。

一首《超社会》,其粗鄙的气息展露无遗。

但相比PG One,GAI是很聪明的。

离开了《中国有嘻哈》舞台的GAI是被主流招安,被包装后要赚钱的GAI。

因PG One事件的影响,第二季的《中国有嘻哈》改名为《中国新说唱》。

其中的“新”或许意味中国的说唱音乐渐渐在往主流的方向靠齐。

也不再有那么多的diss和diss back。

更多的是Rapper之间互相的Respect。

当然,说唱音乐其中的灵魂之一battle还是要有的。

越来越多的说唱歌手将重心放在了比赛规则和音乐上。

因此,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如《星球坠落》、《目不转睛》等诞生。

逐渐步入正轨的说唱圈越来越得到大众的认可。

虽然其中也有很多歌手和歌曲饱受争议,但是争议和名声是相辅相成的。

03

红花会贝贝直播断指

中国说唱刚走出PG One所带来的“阴霾”。

两季《中国新说唱》的高关注度预示着中国说唱在一众视说唱音乐为信仰的人的代领下能迎来春天。

但最近一位在国内说唱圈中的大咖人物,因为自己不成熟的行为,可能又会为中国说唱圈蒙上一层阴影。

在每个说唱歌手高呼“peace and love”的说唱教条时。

这位rapper的做法却一点都不peace,反而还很惊悚。

无独有偶,这位rapper同样来自西安说唱团体“红花会”。

PG One事件后红花会低调了很多。

成员的相继离开以及互撕让红花会名存实亡。

成员贝贝在直播间剁手指的行为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此,中国说唱圈数一数二的天团“红花会”解散。

红花会贝贝,原名李京泽,battleMC出身。

虽然他没有参加任何以说唱为基调的综艺,但是他凭借过人的实力和超强的freestyle早已声名远扬。

通过早前红花会内部互撕的事件情节网友们知道了PG One参赛的歌很多都是贝贝帮他写的。

贝贝这次剁手的行为居然是因为受不了粉丝的诬陷言论。

有人爆料说他人品有问题,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利用名气公然睡粉丝。

同时也放了很多证据,接着贝贝开直播回应此事,情绪激动时,拿刀剁下了手指。

他声称自己遭受了网络暴力,并且有甲亢。

且不说爆料者的消息是否属实,甲亢和遭受网络暴力并非是直播剁手的借口。

而且作为一个成年人且是一个擅长写词diss人的rapper,自证清白的方式难道只剩下剁手指吗?

如果事实并非粉丝所说,如果贝贝真的遭受网络暴力。

难道最好的解决方式不是应该“写歌diss back”或者联系平台申诉来证明清白吗?

为什么要用这种偏激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呢?

网络暴力固然很可恶,但是过激行为造成的反响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下可好,自己受伤了不说,还与之前直播中“现出原形”的乔碧萝一样被各大平台禁播。

最后导致红花会也就地解散。

说不定这把火最后会烧到中国整个说唱圈,亦如PG One一样。

与其无辜受牵连,不如第一时间划清界限。

甩锅给甲亢的红花会,终于逐渐恢复了正常思考——他们宣布红花会正式解散。

04

加油,中国说唱

可能是PG One事件给红花会乃至整个中国说唱圈的rapper们当头的一棒的滋味并不好受。

文中提及的“此事纯属个人行为,与我们所从事行业、以及从业人员无关,请大众切勿一棒子打死其他人,给一个领域定性。”颇有几分悲凉的意味。

贝贝的狗血剧情随着红花会的解散暂时告一段落。

为了不影响其他圈内的兄弟和说唱音乐在国内的发展。

红花会这种“舍小我,成全大我”的解散方式不知道能否得到其他rapper的respect,但是估计难。

两年前大家都在高呼嘻哈元年的时候,那些曾经在地下为说唱音乐发展吃过苦的rapper们;

那些曾经被主流定义为异类的rapper;

那些在质疑声中为中国说唱奉献一切的人,在好不容易迎来的嘻哈元年中,岂会想到在神州大地上初现的说唱文化的荣光竟只是昙花一现。

而掐断那束光芒的竟然就是自己圈子内的人。

说唱从来就不是黑人的专利,我们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照样能玩说唱。

虽然在诞生背景、社会条件和传统文化方面有不少差异。

但是我们照样能玩儿押韵、玩技巧、玩flow。

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预示着中文说唱有无限的可能。

当嘻哈这种亚文化风吹到神州大地的时候,就预示着未来是多元化的。

尽管如此,嘻哈文化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么多人的努力和沉淀才迎来了嘻哈的“初露峥嵘”。

随着嘻哈文化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爱上了这种文化。

中国说唱也不会因为个别rapper宣导的错误价值观而再一次被埋没。

也希望国内的说唱圈中一些乌烟瘴气逐渐消失。

真正建立起“peace and love”的说唱基调。

让这类亚文化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