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余秀华:想死的次数多了,你就会不把自己当个人了,当成一个畜生

subtitle
朱竟年2020-11-23 17:5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无法选择的,是出生的时间与身份,这个世界浩瀚,从来没有逃避的选项,我们被浪潮推拥着,走向远方。

残破的躯体

一九七六年,坐落在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的,横店村内,新生命的到来,显得那样措不及防。

因缺氧而致脑瘫的余秀华,哪怕余生行动不便,口齿不清,也还是幸运的,至少可以活着看到这个世界。

如果可以,谁也不想拖着一副残破的身躯,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哪怕残疾,可谁也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

无论是谁,都希望能成为更好的人啊!

哪怕是余秀华,她也有很努力的,想要变得更好。在一次访谈中,她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地向世人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你别羡慕我,如果你像我这样,你早就死掉了。"

"我面对的不仅仅是个人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问题。"

"要不是死皮赖脸地活着,我肯定早就死掉了。"

"因为想死的次数多了,你就会不把自己当个人了,当成一个畜生!"

这个世界,对于残疾人,总是不公的,有太多的事情与幸福与他们无关,甚至有些人,还毫不掩饰对他们的厌恶。

可我们却不知道,那些强颜欢笑的外表下,是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才迈出了,走出去这一步。

如果不够坚强,就不要去羡慕他人的成功,如果可以选择,余秀华情愿有一副完全协调的身体,和一段平淡无奇的人生,也不愿拥有现在的,什么风光无限。

任何人,只要还活着,哪怕死皮赖脸,那必然是对这个世界,还留有遗憾与希冀。

如果不曾见过光明,或许我们并不会厌恶黑暗,只是余秀华曾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散步,听过耳语花香,所以又怎么会想去到那阴冷的,地下三尺。

余秀华就这样,拖着一个残破的躯体,活着。这就是宿命,正像余秀华的诗中,被反复提及的,"逃不开"的意象。

可是,哪怕如此,余秀华依旧活着。只要还活着,就会有无数的可能,开心是一天,苦恼是一天,身体已经这么糟了,余秀华不想让自己的精神也随身体的残破而封锁。

只要还有精神与意志,人活着,便还有意义,有的人死了,可他还活着,因为精神长存,永不堕落。所以,余秀华的诗中,总是有那么多的大胆和与众不同。

正如刘年评价的那样: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失败的婚姻

而自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闲赋在家的余秀华,终于在一九九五年,迎来的她的第一次婚姻。

十九岁的余秀华,听从母亲的安排,在非自由恋爱的情况下,嫁给了比她大十二岁的尹世平。

自那之后,余秀华的余生便一直在追随属于自己的爱情。

她对爱情的渴望,从来不加掩饰,她可以为了一个人,去创作诗歌,而那个人,却连她的存在都不知道。

这主要还是她同尹世平婚姻的矛盾所造成的,他们总是看对方不顺眼,只要在一个房间,必定吵架。

余秀华的思想十分开放,她自出生起,便开始失去,可却从未放弃,无论前面有什么,哪怕撞破南墙,也从不回头。

余秀华曾坦言,在她的一生,爱过的人,没有几个,但都是真真正正,光明正大的爱过的,哪怕结局,都十分痛苦。

在五年前,就在余秀华以"脑瘫女诗人"之名爆红后,某酷曾邀请范俭,为余秀华制作拍摄纪录片。

而在这期间却发生了意外,那时,余秀华爱上一个比她年纪大许多的文人,第一次表白,不过却遭到了拒绝。

那一天,她哭了一整夜,最后胃疼得不得了。疼到后来吐血了。

那一整夜,范俭陪着她,没有开机拍摄。

余秀华的经历同三毛很像,可结局却凄惨十分,三毛大声示爱,她的爱,无论成功与否,曾存在过,向全世界宣告过。

可余秀华的示爱,又有几人知晓,见证者也独独就那几个罢了。

"过去二十多年,余秀华最想得到的就是爱情、由爱情产生的情欲。但都没真正实现过。当她有能力掌控人生时,她就想去实现。首先要解除不自由,就得离婚。"

于是,在同年的十二月,余秀华与尹世平离婚。哪怕他们之间有了一个儿子,可余秀华不愿成为任何人的附属品,也不愿被任何事物绊住手脚,她毅然决然的,为这个错误的婚姻打上了句号。

只是,祸不单行,次年,余秀华的母亲就因肺癌病逝。

不灭的萤火

曾经诗人张执浩曾说过,余秀华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行走了几十年,当她找到诗歌这支铁拐时,才终于真正站立了起来。

在爱情与亲情的双重打击下,在那段昏暗的历史中,是诗的辉煌照亮余秀华的世界。

曾经,余秀华说过,因为出生带来的缺陷,她一直到六岁才学会走路

而在那以前,她总是在院门口爬来爬去。行走对于幼年时代的她而言,非常困难,家人先是给她做了学步车,后来又换成拐棍,再到后来终于可以摇摇晃晃地走了。

在二零一零年左右,那时候,余秀华还没有写出《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离出名还早,她想给自己谋个生路。

"父母会老,丈夫靠不住,儿子会有自己的家。如果还想活下去,迟早会有(讨饭)这一天。"

她去荆门市,观察天桥上的乞讨者如何行乞,自己也跟着拿了一个破碗。

"没有搞成,我就是跪不下去。"

就是这句话,让我明白了她的所有努力与不甘,让我知道了,为什么,明明都说了,是死皮赖脸的,还要继续活着,因为她不想死。

如果全世界都希望余秀华去死,可余秀华仍要活着,还会活的张牙舞爪,因为她同一般人不同,不同在,她的身上的那片傲骨,是那样的铿锵有力。

嗟来之食,朱自清宁愿饿死,也不吃;余秀华也不会吃,也她更不会让自己饿死,她认为,只要自己有手有脚,行动不便,也总有比行乞更好的活法

作为一个青年诗人,余秀华的身上或许会有许多不足,可我相信,只要上天不去收她,她依旧会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去活,活出自己的色彩。

我们应该去幸庆,幸庆自己的完整,不要去挑剔自己的不完美,不要轻生,因为这世上,还有许许多多,像余秀华这样的人,她们哪怕身体上有缺陷,可她们却依旧挣扎着活着。

我们现在日复一日,所厌恶的生活,是别人无法企及的未来。

像是倔强的萤火虫,哪怕知道身处黑暗,也会尽力去放光,哪怕天亮之前会死亡,可也从不去后悔,曾经追寻过阳光的脚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5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