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书法史上最狂的一个人!不把王羲之放眼中,笔下行书浑然天成

subtitle
书法网2020-11-23 17:35

论起书法史上的“狂徒”,米芾米元章绝对古往今来第一人,此人行为怪异,举止疯癫,认一块石头为兄,早晚参拜,更是把那些书法名家们骂了个遍。

如此胆大包天之人,唯米芾一人而已。

张旭和怀素够狂够优秀吧,可米芾却评价“张颠俗子变乱古法”、“怀素少加平淡,稍到天成,而时代压之,不能高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颜真卿和柳公权够厉害吧,名列楷书四大家,可米芾却说“颜鲁公行字可教,真便如俗品”、“柳公权大小不相称,费尽筋骨。师欧,不及甚远而为丑怪恶札之祖。自柳公权始有丑书”。

批评两句也就得了,可米芾竟是直接把柳公权说成了“丑书之祖”,真的是狂妄至极!

不仅如此,就连书圣王羲之都没有逃过米芾的口诛笔伐,对于王羲之和王献之,米芾评价:“一扫二王恶札,照耀皇宋万古。”

他不仅没把王羲之放进眼里,还将王羲之和王献之的字称为“恶札”,真是让人惊叹。

不过米芾虽狂,却有资本,他的书法在整个书法史上都是有着一定地位的。

如《郡官帖》、《雨寒帖》、《伯允帖》、《清和帖》、《虹县诗卷帖》等等,都是书法史上瑰宝级作品。

明代书法家董其昌更是将米芾的书法,奉为宋朝第一!

他在《画禅室随笔》中说:“吾尝评米字,以为宋朝第一,毕竟出于苏轼之上。晚年一变,有冰寒于水之奇。”

在米芾这些书法作品之中,有一幅大字行书作品,十分珍贵,这幅作品,就是《虹县诗卷帖》。

这幅作品,是米芾坐船往河南,履任书画博士一职的时候所写,当时正巧沿运河经过虹县(安徽泗县),沿途秀丽的风光和米芾激动的心境,使得这幅千古佳作诞生。

此作米芾是用大字行书写成,而大字书法在米芾的传世作品中很少,米芾将其称之为“刷字”,所以这就使得此作显得更加珍贵。

纵观此作,写得轻重缓急,节奏感极强,尤其是在用墨方面,干湿分明,浑然一体,而且他还将飞白、渴笔这两种用笔方法,展现的淋漓尽致。

所谓“飞白”指的是笔迹中丝丝露白;“渴笔”指的是笔毫迅速磨擦纸面而形成的枯涩苍劲的墨痕。

可以说,这幅书法集齐了许多书法精髓,堪称是书法史上的上等佳作,即便是到了现在,它仍然影响着很多书法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