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由楷化行的好途径:临摹他的法帖相当于楷书行书都学了,一举两得

subtitle
书法网2020-11-22 21:14

当今学书基本是从楷书(绝大多数)开始,继而学习行书,学书法学行书必学王羲之,学王必学《集王圣教序》已成为千古不变的事实。由楷书到行书会有过度的难度,毕竟行书的笔法、结体完全打破了楷书形式,学起来有难度。这里为学术者推荐一种学习方法,有楷书自然过度的行书,那就是临习褚遂良的楷书,是由楷化行的好途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褚遂良塑像

当代新帖学代表人物著名书法家张旭光曾有一句话说行书要“潇洒”行书写出潇洒,是必须要提的住笔,是一种轻松、自然书写的状态,那样才能写出点画的潇洒、俏丽,恰恰褚遂良的“褚体”最具这一特色。纵观褚遂良书,点画偏细而圆润,运笔相对随意、自如,与其他唐楷比较没有可以藏头护尾,入笔讲求因势利导,直接露锋起笔,行笔,或露锋起笔切入,形成方笔的效果,不拖泥带水、显干净利索,这些特点也都是行书的笔法特色,所以笔者推荐临摹褚遂良,褚体是由楷化行的好途径。相当于楷书行书都学了,一举两得。

褚遂良(596—659),字登善,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初唐四家”之晚辈,其书体学的是王羲之、虞世南、欧阳询诸家,后登堂入室,自成体系。其特色是善把虞、欧笔法融为一体,方圆兼备,波势自如,比前辈更显舒展。

艺术要传承还要创新,书法讲传统,凡学书必取法古人,最终还要创造个人面貌。唐代的每一位书家均取法王羲之,褚遂良是继传统而能创新的代表,《唐人书评》文字记载,把褚遂良的字誉为:

“字里金生,行间玉润,法则温雅,美丽多方”

就连宋代那位狂颠大书画家米芾把最美的颂词送给了褚遂良:

“九奏万舞,鹤鹭充庭,锵玉鸣珰,窈窕合度”

足以说明褚体有着强烈的个性魅力,因为米芾对唐代是不以为然的。

褚遂良《倪宽赞》局部放大

几乎可以说,褚遂良存世法帖都是杰作,就因为它是一个整体,而又自成一个世界,这在书法史上是少见的。褚遂良书法以独到的运笔、结体、章法之美,风格、线条新奇,将他的书法艺术推向高峰。他的书法境界都是那么单纯、自然和平静,艺术视觉上并没有强烈、夺目的暴风骤雨,褚体的妙处就在于它潇洒自然,不锋芒毕露,是风和日丽,体现的是精致的趣味。

“初唐四家”风格

“初唐四家”中,褚遂良是把王字的笔法化到其楷书中的代表人物。与褚遂良同朝为官的魏徵评价褚书:“褚遂良下笔遒劲,甚得王逸少体。”李世民曾让褚遂良鉴别内府所藏王羲之墨迹真伪,他竟无一误断,可见褚遂良对王的书法研习精熟,得其精髓,同时帮了李世民大忙。我们知道李世民极推崇王羲之的,他的“书圣”地位与李世民的推崇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知道,李世民为了得到王羲之法帖,曾广泛收集,普天之下天下争相奉献领赏,这里边不免有赝品伪作,鉴定真伪成了问题,这个重任落在褚遂良身上。那些以伪代真领赏的人将赝品送来邀功,都被褚遂良识破,之后没人再敢造次。褚遂良的举动得到了李世民的极大欢心与信任,并加官进爵,之后在有了记录皇帝起居之事的差事,李世民每有大事,都要向他谘询,是书法这一技之长换来了远见卓识。可见信任是多么重要。

学习褚遂良还能学到和重要的一点——提笔。书法贵在能提得起笔,董其昌曾说:

“发笔处,便要提得笔起,不使其自偃,乃是千古不传语。”

提的起笔是行书点画俊俏之要,不然笔毫偃卧,易拖沓、冗长,肥而无力。

褚遂良笔法上得王羲之精髓,书风也得王字的空灵之气,清代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梁巘评褚遂良:“褚书提笔‘空’,运笔‘灵’。瘦硬清挺,自是绝品。”书法的空灵,正是通过运笔与提笔而体现出来的。

褚遂良的楷书不仅有行书的笔法,而且还有草书之法,扬无咎有句:“草书之法,千变万化,妙理无穷。今于褚中令楷书见之。或评之云:笔力雄赡,气势古淡,皆言中其一。”

褚体虽然是露锋入笔,但并不简单行笔,如下图这种笔法,在褚体中是最常见的,这是取法王羲之行书用笔的典型笔法。这一用笔方法在王羲之《兰亭序》中如“今”“此”“咸”等字。

王羲之《兰亭序》举例

运笔痕迹

孙过庭《书谱》中要求的“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殊衂挫于毫芒”行书,帖学之核心,讲求两端,碑学讲求中段,行书的一点一画痕迹清晰,观一样便知运笔之法,在褚遂良的书法之中,体现得是最为彻底的。他以毫不掩饰用笔,甚至是强调这种痕迹,以表现他所倾心的活泼节奏,一起一伏,一提一按,韵律明快。在欧阳修或虞世南书法中,运笔的痕迹不太明显。

代表作品

褚遂良存世书法作品有碑刻《伊阙佛龛记》、《孟法师碑》、《房玄龄碑》、《雁塔圣教序》等。《雁塔圣教序》是晚年精品力作。《雁塔圣教序》全名大唐三藏圣教序,是褚遂良晚年杰作,书体刚健秀美,媚而不俗;结构疏落有致,用笔既有行楷笔意,又有隶书余韵,清润挺劲,提顿自然;充分体现了褚体仰俯有情,意生法中的艺术风格。张怀瓘《书断》曰:

“少则服膺虞监,长则祖述右军。真书甚得其媚趣,若瑶台青琐,窅映春林,美人婵娟,似不任乎罗绮,增华绰约,欧、虞谢之。”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该碑,龙婉媚遒逸,波拂如游丝,万文韶能将转折微妙处一一传出,为唐碑之冠。是褚遂良瘦劲飘逸书风的代表。

晚年,褚遂良书法艺术上达到高超的、至臻至美的境界。就楷书而论,把褚遂良、欧阳询、虞世南的作品放在一起,我们会明显地看到一种风格差异,是其对笔法的追求,造成了这种转变,褚遂良楷书表现了一种来自于笔意的华美。褚遂良一位具有唯美气息的大师,他的刻意追求,倾注在一点一画、一根线条,甚至一个点、一个转折……,已非是形体的独立意义,是点、线变为一种抽象的美。(一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