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武王伐纣精确年月日考:全盘粉碎夏商周断代工程和清华简(7)

subtitle
温润如玉的瑶瑶 2020-11-22 09:44

经过前文的文献细读分析和天象推步还原,可以得知,如果认定伶州鸠所述武王伐纣牧野之战当天出现的系列天象为实际发生的天象,即“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鼋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结合史料文献所记载的武王伐纣进军过程中的重大天象,如“东面而迎岁”、“甲子,日月若合璧,五星若连珠”等,则“甲子日”牧野之战当天清晨7时左右,在南面天空中将可以看到如下系列天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以确定的是:

(1)东边(图左)太阳位于析木天区,即尾九度到斗十一度之间;

(2)在南斗斗柄处,有一颗“辰”星,可能是金星,也可能是水星;

(3)由于“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而水星与太阳的视运动角度不会超过28°,因此水星必然位于宽度为30°的析木天区之内或下边(东边)附近——换言之,在东边随太阳一同升起的,必然有水星和金星,其中一颗行星位于南斗斗柄处;

(4)一弯残月位于房宿(天驷)天区,即从房宿四星西边(右边)的西咸三到东边的键闭,大约5°的天区范围;

(5)木星位于30°的鹑火天区,即从西边的柳八度到东边的张十七度之间,并且和轩辕十七星挨得很近。

不能确定的是,如果确实出现了“五星若连珠”,则暂时不能确定火星和土星的位置。

但就可以确定的天象情况来看,这张南面星空的天象图特征已经非常明显了。我们如何用高精度的专业天文软件Stellarium将出现如此特征的“甲子日”迅速找出来呢?

我们需要结合文献史料记载的武王伐纣进军日程,来进一步缩小寻找范围。

岁在鹑火。星在天鼋。

月在天驷

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

史料文献记载的武王伐纣进军日程是这样——

(1)出发:惟一月壬辰,旁死霸,若翌日癸巳,武王乃朝步自周,于征伐纣。(《汉书·律历志下》引《武成》。)

但是,《逸周书卷四世俘解第四十》记载的出发日期不同:“惟一月丙午,旁生魄,若翼日丁未,王乃步自于周,征伐商王纣。”

上文中的“旁死霸”和“旁生魄”,指的是月相,我们暂时不管它。“翌日”和“翼日”,就是“次日”。

(2)渡河:《史记·周本纪》:“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师毕渡孟津,……武王乃作《泰誓》……。”

《周书·泰誓》序的记载跟《史记》有所不同:“昔十有一年,武王伐殷,一月戊午师渡孟津,作《泰誓》三篇。”

武王伐纣在哪一年呢?显然,文献史料没有歧义,在“武王十一年”。可是,武王大军渡河是在哪一个月呢?《史记》称“十二月”,《周书》称“一月”,这是怎么一回事?

(3)作战:《汉书·律历志下》引《武成》记载:“粤若来三月,既死霸,粤五日甲子,咸刘商王纣。”

“粤若来”是一个发语词,且不去管它。“既死霸”是月相,暂时也不管它。“粤五日甲子”指的是从“既死霸”这个月相当天开始计算,第五天是“甲子日”。

我们根据六十甲子表来考察武王伐纣的日程会更方便:

武王大军渡河是在“戊午日”,渡河后第六天甲子日,就干掉了商纣王。

那么,武王大军出兵,到底是在“癸巳日”,还是在“丁未日”呢?如果出兵在“癸巳日”,则出兵的第26天渡河;如果出兵在“丁未日”,则出兵的第12天渡河。

我们用电子地图测距工具粗略测算一下就知道,从孟津的黄河狭窄处渡河,直奔新乡牧野区,直线距离约为130公里。武王大军“戊午日”渡河后,第六天就到达牧野排兵布阵准备大战,这个行军速度大约就是每天20-30公里左右。

可是从西安附近的周都出发,抵达孟津黄河口岸,沿河曲曲折折地行军,行程大约500公里,行军速度不可能跟在大平原上相比。按每天行军20公里算,好歹也要25天才能抵达孟津口岸。

因此,武王大军“癸巳日”出发,这个记载是合理的,出发的第26天“戊午日”渡河

那么,武王大军到底是在“武王十一年”的哪一个月的“癸巳日”出发的呢?

按《周书》的记载,武王大军“一月戊午”渡河,第六天“癸亥”就抵达牧野,因此“日月若合璧”的“甲子日”就应该在“一月”的月末。

按《汉书》的记载,“甲子日”居然到了“三月”“既死霸”后第五日,这跟《周书》的日程就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更奇怪的是,《史记》称武王大军在“十二月”的“戊午日”渡河,这样看起来,“甲子日”就应该在“十二月”月末。

这么一绕,古今中外专家学者全给绕晕了!

哎呀呀,我们长脑子是干什么用的呀?是要合乎逻辑地想问题,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嘛。不要绕,要脑子清醒地想问题。

武王大军行军600多公里,以少敌多,以弱胜强,这是一次远程奇袭,必须速战速决,一击致命,绝不能在冰天雪地里磨磨蹭蹭,否则不待纣王大军动手,武王大军就自取灭亡了。

既然要发动远程奇袭,必须军心稳定士气高昂,更需要粮草充足,在严冬大雪酷寒到来之际迅速解决战斗。要进行这样一场战斗,很显然,必须在秋收之后,大雪节气之前!

秋收是什么时候呢?懂得农学基本知识的读者脚趾头都知道——很显然,是且仅是在寒露霜降之间。寒露霜降在什么时候呢?懂得传统天文历法基础知识的读者脚趾头都知道——很显然,是且仅是阴历九月!

我们坚信——武王大军必须在阴历九月秋收之后粮草充足才出发,不误农时,军心稳定;必须在阴历十一月大雪之前就迅速解决战斗,否则就面临德军在斯大林格勒城外的灭亡厄运。

这样一看,我们就完全理解了伟大的太史公司马迁在《史记》中称武王大军“十二月戊午”渡河的记载。周历是“正月建子”,即冬至所在的阴历月份为子月,周人以子月为阳历岁首,以通常的阴历十一月为年首,即“正月”。因此,司马迁叙录的“十二月”是且仅是周人的“十二月”,是且仅是我们通常所知的“阴历十月”。

这就是说,武王大军是且仅是在“正月建寅”的阴历十月月底实施“甲子日”作战,完胜纣王大军

因此,武王大军是且仅是在“正月建寅”的阴历九月月底“癸巳日”出发,第26天与阴历十月戊午日渡河,十月底甲子日大败纣王大军。

那么,文献中的“一月”和“粤若来三月”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很简单嘛,这是按行军作战的月份次序来叙事,可是又记混了。“粤若来三月”一项,学界早就明白这是误记,很显然是且仅是“粤若来二月”。实际上,“一月戊午师渡孟津”也不对,很显然是且仅是“二月戊午师渡孟津”。

从《汉书律历志下》引《武成》叙录的武王大军班师回朝日程来看:

惟四月既旁生霸,六日庚戌,武王燎于周庙。翌日辛亥,祀于天位。粤五日乙卯,乃以庶国祀馘于周庙。

很显然,这个“惟四月”是且仅是指战争进程的第四个月。

这就是说,武王大军作战进程是这样:

一月(九月):月底的“癸巳日”出发。

二月(十月):戊午日渡河,甲子日牧野之战。

三月(十一月):班师回朝。

四月(十二月):辛亥日祭天,乙卯日在周庙杀战俘割耳朵祭祀祖宗。

我们对武王伐纣的战争进程有了如此坚定的判断,就极大地缩小了搜索“甲子日”的时间范围,这个“甲子日”必定是且仅是在小雪之后、大雪之前

现如今,小雪通常在公历的11月22日前后,大雪通常在公历的12月7日前后。但是,在遥远的西周初年,比如夏商周断代工程论断的武王伐纣公元前1046年,小雪在(儒略历)12月1日,大雪在12月16日。

中国科学院陕西天文台的古天文学专家刘次沅论断武王伐纣牧野之战甲子日是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这时刚过小寒6天。

上海交通大学古天文学专家江晓原博导论断武王伐纣牧野之战甲子日是公元前1044年1月9日,这是冬至后第10天。

且不说这两个甲子日的天象根本不符合伶州鸠所述的天象条件,看到武王大军在冬至后的严寒中作战,我的脚趾头都冻伤了。

好了,根据我们坚定判断的武王伐纣甲子日系列天象,再结合我们坚定的判断武王伐纣进军日程,我们用高精度专业天文软件Stellarium为利器,三天时间就精确解决了武王伐纣牧野之战“甲子日”的精确年月日,横扫两千多年来中外考古学界、历史学界和古天文学界。

正确答案下篇揭晓,敬谢读者猛烈打赏。

#华夏文明# #夏商周断代工程# #武王伐纣# #牧野之战#

科研创作不易 欢迎广泛转发 敬谢打赏鼓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