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朗普,2024年总统选举再战江湖

subtitle
鲁晓芙看欧洲2020-11-21 05:06

欢迎关注“鲁晓芙看欧洲”,第一个全欧洲范围内的财经生活公众号。

鲁晓芙,财经作家,旅居欧洲,以荷比卢为基地,从事全欧洲投资并购业务。

中国经济已经国际化了,如果不了解欧洲,有时候,你就不了解中国。

“鲁晓芙看欧洲”,已经推出同名微信视频号,请在微信点击“发现”-“视频号”,并搜索同名关注视频号。合作:Xiaofu_Lu

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而言,人间最可悲是输家,人生最难为是认输。

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强调将继续循法律途径赢得大选。

但是,他也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下台之后,要如何继续独领风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卸任总统再参加选举,有先例么?

无论特朗普何时、如何斗争,例如穷尽司法手段、下台但不认输……他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再过大约9个星期,新任总统与副总统拜登与贺锦丽,就会在国会山庄西侧宣誓就职。

两人除了要收拾多项迫切的危机、弥缝严重分裂的社会,恐怕还得应对一个美国政治史上罕见的局面:卸任总统化身在野党实质领导人,4年后大选再次对决。

实际上,美国历史上有先例。

19世纪后期的克里夫兰(Grover Cleveland)与20世纪初期的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都曾在卸任总统之后,再度竞逐大位。

▲克里夫兰(Grover Cleveland,左)与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都曾在卸任美国总统之后再度投入选战

但近代美国总统卸任(无论是否败选)之后,往往韬光养晦,不轻易评论时政,对于实质政治运作的参与,顶多就是为同党公职候选人背书站台。

奥巴马今年力挺拜登、痛批特朗普,其实已经有点出格;

不过明年1月20日之后的特朗普,恐怕会让近代所有的“前总统们”,都相形见绌。


特朗普的铁盘还在,还稳定无比

特朗普下台以后,绝对不甘寂寞。

他虽然是今年的败军之将,但是在“众多民调都不乐观”的情况下,拿到近7300万张选票,足足比上届多出1000万票,超越史上任何一位寻求连任的总统。

而且特朗普的动员力,让共和党人受益良多:在州议会与州长选举固守“红大于蓝”的局面,在联邦众议院削弱民主党的优势(至少7席),在联邦参议院与民主党至少打成平手。

特朗普也完全不必担心话语权缩水,他把许多主流媒体,打成“人民公敌”,但全美收视率最高、最赚钱的《大众新闻网》(Fox News)以及《一个美国新闻网》(OANN)、Newsmax等新兴极右派媒体,都是他的传声筒。

此外更别忘了,他在推特有近8900万名不离不弃、言听计从的跟随者。

如果特朗普粉丝组成一个国家,可以排入全球前20名。

2016年与特朗普对决的希拉里选前预测,共和党其实比民主党更想摆脱特朗普,这名败军之将,很快就会被边缘化,偶有惊人之举但无足轻重,败事有余但成事不足。

不过越来越多迹象显示,曾经6度申请破产保护、但总能东山再起的特朗普,很可能会尝试在政界,复制自己的商界经验,而且他除了确保家族企业利益、构筑选后司法防线,他还有更深层的动机,要放手一搏。

特朗普结合传统保守派意识形态、民族主义、排外主义、民粹浪潮与反全球化情结,打造出让美国选民爱恨分明的“特朗普主义”(Trumpism),接管并改造了共和党。

他的基本盘,白人劳工、无大学学历白人、基督教福音派、乡村选民,并没有在败选中伤筋动骨。

特朗普是个政治暴发户,对于捍卫这份政治资产,他很可能深信舍我其谁。

202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一定姓“特朗普”?

共和党既是“特朗普主义”的受害者,也是受益者,一方面被迫修正或放弃一部分传统政策立场,一方面建立更加牢固的基本盘。

2018年与今年两次国会选举,共和党人想要从党内初选脱颖而出,不二法门就是证明自己的“特朗普成色”。

2024年可能逐鹿华盛顿的中生代选将如副总统彭斯、彭佩奥、柯顿(Tom Cotton)、克鲁兹(Ted Cruz)、鲁比欧(Marco Rubio)与海莉(Nikki Haley),个个都以“特朗普护法”、“特朗普传人”自居。

不难想像,卸任后的特朗普,长住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Mar-a-Lago),共和党众弟子定期前去朝觐,渴盼得到法力加持。

如果祖师爷不打算金盆洗手,众弟子也只能继续抬轿;万一祖师爷决定“传子不传贤”,他的长子小唐纳德,与长女伊万卡都有可能代父出征,众弟子恐怕会进退两难。

▲对于大选结果及后续应对,特朗普倚重的子女意见分歧。左为特朗普长女伊万卡,右为长子小唐纳。

特朗普的看家本领:乱中取胜

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是严重破坏民主体制,但共和党敢于批评者,寥寥无几,充分凸显他号令、宰制全党的能耐。

共和党内不是没有反特朗普的势力,“林肯计划”(Lincoln Project)与“共和党选民反特朗普”(RVAT)等组织,今年都来势汹汹,但显然还远远无法抗衡特朗普主义。

分析家普遍认为,尽管拜登拿下史无前例的7870万票,尽管他向来标榜温和务实,尽管他与参议院共和党领导人麦克康纳尔交情不错,但特朗普主义毫无退潮迹象。

民主党进步派(左派)摆明反对妥协,民主党内部都可能打起来,民主党内部都可能分裂。

未来4年,美国从民间到政坛,都将继续分裂对立,甚至继续混乱动荡。

特朗普的看家本领,正是乱中取胜,美国的最坏时刻,可能是他的最好时刻。

今年美国大选,两大党总统候选人加起来超过150岁;下届美国大选,这项记录有可能刷新为160岁。

附:长期坚持原创不易,如果文章引起大家共鸣,请大家点赞转发,支持我继续创作,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