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国出生人口跌至1000万,是不能生,还是不愿生?

subtitle 第一心理 10-30 17:01 跟贴 29855 条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2018年我国出生人口降至1523万,较2107年下降200万。

2019年我国出生人口降至1465万,65岁以上人口占比12.6%,创自1949年以来新低。2022年中国将进入老龄化社会,2033年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

据专家猜测2020年我国出生的人口或有可能跌至1000万。

人口是社会发展的基础和动力,没有人口基数,一个国家的运行势必受阻。我国近年新增人口数量逐渐走低,随之而来的人口危机亦渐渐逼近了我们。

人口危机会导致我们面临劳动力萎缩、老龄化加速、人口红利消失、男女比例失调等一系列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问题。如果不想走日本的老路,解决人口问题于我们而言迫在眉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国目前处于第三轮婴儿潮中后期出生人口的生育窗口期,第三轮婴儿潮的峰值在1987年,中后期出生的人尚处于35岁之前的主力生育年龄。

如果人口增长错过了这一波婴儿潮,未来再想提升人口数量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人口是一个国家国力的重要支持和标志,我国目前有14亿人口,但30年后可能会减至11亿,届时印度会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而我国也会面临因为人口不足导致的各种社会问题。

对于个人来讲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不足,会对产业带来结构性影响,转化成经济压力分摊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对个体实现个人价值、追求幸福来说也是极大的阻力。

对于生育我国一直以来实行的是计划生育,从1949年以来我们经历了鼓励生育、限制节育以及人工流产、宽松阶段、最后到现在的全面二孩开放政策。

既然一直以来都是有计划地在进行,为什么二孩开放政策的效应渐渐失灵了呢?为什么当代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了?

每一个社会现象背后的原因都绝对不是单一的,它集结了各种复杂的现实问题。

第一个不容忽视的便是:女性意识的觉醒。

女性在生育上做出的努力和付出,千百年来一直被无视,而随着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她们越来越不愿意做这样的牺牲和付出。

怀孕生子对女性来讲意味着,要承受激素环境变化带来的身体健康负担,12月以上的哺乳期,3-5年的全身心陪伴。

最让女性感到恐惧的是,社会的歧视。

一位职场女性一旦离开随时都会被替代,一到三年的时间完全有可能让一个人脱离社会,跟不上节奏。而资本主义是不会为此买单的,国家生育保险的保障对女性怀孕生子的保障力度并不够。

这一切都让大部分女性在成为母亲这条路上犹豫不决。

第二,生育成本太高。

人类社会早期死亡率比较高,人类社会需要通过高生育率来对抗高死亡率,从而保证收益最大化。

但随着文明的进步生育不再是一件盲目的事情,每个家庭对于生孩子更多的是出于情感需求,他们更在乎孩子出生以后的质量,而不是初始社会的数量。

因此在孩子的培育问题上就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成本。

近些年的教育成本上升幅度极大,从1997年-2019年中国公立幼儿园在读人数比例从95%降至44%。公立幼儿园供给不足,很多家庭被迫选择了价格昂贵的私立幼儿园。

这使得教育花费在一个家庭中的占比过大,很多年轻夫妻不愿意牺牲自己的生活质量培育下一代。

根据《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抽样统计,学前教育阶段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收入的26%,义务教育和高中教育阶段占21%,大学阶段占29%。

生养一个孩子,在教育上的投入就足够让一个家庭的生活水准降低一半,更别说两个了。

尤其对很多“四二一”结构的家庭,还需要承担双方老人的养老成本,巨大的经济压力导致年轻人不敢有意愿自由生育。

再者就是医疗费用、各方面物价的上升。

自2004年-2018年,中国居民平均到医院机构诊疗人次从3.07人次上升至5.95人次,住院率从5.1%升至18.3%。

2018年公立三级医院次均门诊费用为322元、人均住院费用13313元。

日益上升的医疗费用、各方面生活必需品的物价,都让很多适龄生育者对孩子望而却步。很多人都持有既然不能给他好的生活,就不要带他来这个世界承受激烈竞争的想法。

第三,结婚率下降。

中国结婚率从2013年见顶后持续回落,离婚率却持续走高,晚婚晚育现象日益突出,1990-2015年平均初育年龄从21.4岁推迟到26.3岁

由于价值观念的转变,人们生活方式的多样化,婚姻已经不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重要事项,很多人更加在乎自己个人价值的实现,更倾向于感受个体生命的多姿多彩。

晚婚、丁克、不婚族、同性等群体的数量上涨,都是生育率下降的原因。

《经济学就是这么有趣》一书中说道:城市养儿的收益主要是心理的(孩子带来的欢乐或实现自己的理想),但成本高,不仅直接货币支出多,机会成本也特高。

人类本质上都有权衡利弊的心理,如果一件事情明显失去的要比得到的多,就没有必要去实行它。虽然人口基数对整个社会发展很重要,但具体到当下每一个个体则会成为他们追求更好生活的负担。

生育率下降是未来整个全球都会面临的问题,根据《柳叶刀》做的研究显示世界人口可能会在2064年达到约97亿的峰值,然后在2100年下降到约88亿人。

人口持续性减少将导致世界各国的人口年龄结构、经济发展、劳动人口以及移民政策发生巨大变化。

生育率走低似乎是无法阻挡的事实,或许我们在鼓励生育的同时,也该想想是否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人口问题。但谁能完全预测到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一切未成定局,静观其变吧。

- The End -
作者 | 神奇小小
第一心理主笔团 |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
参考资料:《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
[1]Winnicott, D. W. (1953). Transitional objects and transitional phenomena: A study of the first not-me possession.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34, 89–97.
[2]Houston, E. (2020). 21 Self-Determination Skills and Activities to Utilize Today.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