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鬼”出现?她曾是共和党隐藏最深的“人气女王”,一投票就惊呆世界

subtitle 环球人物杂志 10-30 16:28 跟贴 1475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科林斯在很多问题上的摇摆不定,让她逐渐从一个潇洒的“独立派”,成为受两边排挤的“边缘人”。

|作者:咖喱 张子涵

|编审:苏苏

距离美国大选还有一个多周的时候,已故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继位者终于尘埃落定。由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巴雷特(这位保守派大法官环环写过,点击复习)顺利就职,算是给处于大选关键阶段的特朗普和共和党打了一剂强心针。

其实,由巴雷特来补缺也算板上钉钉的事了,毕竟共和党以53:47的席位优势直接控制着参议院,决定了最终投票阶段不会有啥意外。

谁知,还是发生了点小插曲。从表决中52:48的票数比来看,和预想的还是有1票的跑偏。

这1票出自苏珊·科林斯,此次唯一一个投反对票的共和党参议员。她当然不会不知道投出这1票的后果——虽然不会对结果造成影响,但算是彻底得罪特朗普了。

实际上,这不是科林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2017年,就是因为她的一张反对票,让共和党废除奥巴马医改的行动泡了汤。“身在曹营心在汉”,这不仅因为科林斯身处的缅因州一直是民主党把持的“蓝区”,她是片区唯一的共和党议员,被看作是“万‘蓝’丛中一点‘红’”。更因为,她多年来凭借自己特立独行的跨党派人士这一人设,一度成为参议员中的人气女王。

然而,如今随着两党日益变得水火不容,她开始 “两面不是人”,如意算盘也没那么好打了。

与特朗普的尴尬关系

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科林斯就一直和他“八字不合”。

之前科林斯常常顾及自己所在缅因州民主党人较多的情况而跑票,但共和党高层没有刁难她,毕竟科林斯也算守住了蓝区中的一块红色阵地。

2016年特朗普的当选成为一个转折点。当时的科林斯已是共和党成员、缅因州州长,家族里除了父亲,再往上推三代也都曾在参议院任职过,可谓政治大户了。

·科林斯早期照片。

彼时,科林斯为《华盛顿邮报》撰文,说不会投票给特朗普。这一举动让她上了头条,也让共和党颜面扫地,指责她完全无视“共同的体面”。

特朗普最终赢得大选,还做出竞选承诺,要废掉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2017年,共和党尝试废除法案,凭借多数席位的优势,成功近在咫尺。但这时候科林斯又来“坏事”了,她投出了一张决定性的反对票,让这一计划流产了。

这次科林斯反对提名巴雷特后,她的屡次拆台终于让特朗普忍无可忍。特朗普在推特上怨念深重地细数科林斯的“前科”,甚至斥责她不配当参议员。

·科林斯和特朗普

如果说投出反对票的行为符合科林斯一贯的人设,但她又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不那么“独立”。毕竟共和党的支持影响着她的参议员席位,因此科林斯也几次放下身段,努力弥补和特朗普的关系。

2018年,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退休,获得共和党提名的卡瓦诺是保守派最大的希望,但他被指控性侵。

在特朗普和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的施压和劝说下,科林斯犹豫之后,最终以性侵证据不足为由,选择支持卡瓦诺。

·科林斯(穿红衣服者)和特朗普

科林斯是政坛上资历最老的女性参议员,并且一向支持婚姻平等和堕胎权,因此收获了不少自由派和女性主义者们的好感。但她的这个决定让很多人“粉转黑”,说要在2020年把她拽下台。

·科林斯投票给卡瓦诺的事一直被深深诟病。

如果说一次还是偶然,科林斯的第二次妥协,让她的部分民主党支持者确信自己的偶像已“人设崩塌”。在2020年的特朗普弹劾案中,科林斯选择站在共和党一边,认为特朗普无罪。

尽管种种迹象表明,科林斯与特朗普政治意见不合,但同党派的出身仍把这两人时刻绑在一起,这种关系简直就是大写的尴尬。

两边受尽夹板气

想要“脚踩两只船”,没那么容易。科林斯在很多问题上的摇摆不定,让她逐渐从一个潇洒的“独立派”,成为受两边排挤的“边缘人”。

首先,特朗普就没给她好果子吃,在疫情中给她穿了“小鞋”。

在美国疫情暴发之初,科林斯不得不暂停议员竞选活动,并试图通过抗疫来笼络人心。而在向特朗普发出物资支援请求被拒后,她眼睁睁看着特朗普大方地给科罗拉多州和亚利桑那州调拨了呼吸机。这差别待遇,让人为她掬了一把辛酸泪。

·科林斯和特朗普

疫情期间,科林斯还努力推动了一个名为“薪水保护计划”的救济方案,但特朗普却在10月27日取消了与议长佩洛西的谈判,表现出对这个方案的不支持。

另一方面,民主党也不再青睐科林斯,还将之前卡瓦诺案和特朗普弹劾案中她的投票举动视为突破点,费尽心思想赶她下台。

在舆论上,民主党声讨柯林斯是虚伪的温和派,和特朗普狼狈为奸。同时,民主党中也跳出许多科林斯的挑战者,想借助党派扶持接手她的参议员位置。

这令科林斯的选举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在2014年的选举中,科林斯的支持率领先对手37个百分点,而现在,她的支持率只有37%,远远落后另外两位支持率均超过50%的对手。

·号召把科林斯投出去的海报。

两边的排挤也让科林斯的声望坠入谷底。

2015年,她以约70%的选票赢得连任后,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参议员之一。但在现在的民调中,她甚至超过麦康奈尔,成为全美最不受欢迎的参议员。

《纽约客》还嘲讽她,说她“在决定为麦康奈尔午餐点什么之前要花几个小时深思熟虑”。

两极化下无以为继的“独立”

科林斯的尴尬处境看似是她“自作自受”,立了人设却无法一以贯之,想要兼顾却落得两边都不讨好。

比如,对于这次给巴雷特投出反对票的原因,尽管科林斯声称,是为了“公正和一致”,因为参议院打破了在总统选举前不进行大法官提名投票的惯例。但很多人揣测,她也有自己的私心。因为2020年的参议员连任竞选在即,科林斯想用这种方式重拾“独立”,为焦灼的选战赢得一点胜算。

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投出这一票,科林斯都把自己温和性摇摆的行事风格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实际上,科林斯身上也反映着美国左右两极化政治气候下,温和中间派的尴尬处境。

美国社会的割裂早有先兆。奥巴马执政期,中下层的保守派白人和主流精英的价值断裂就开始凸显。特朗普当选后,白人至上主义的气焰再次上升,不仅使美国政治开始保守化,也让美国政坛加剧两极化。前段时间,由弗洛伊德事件导致的大规模左派抗议运动,就是一场因“左右”矛盾引发的标志性事件。

·今年6月份,弗洛伊德事件引发全美大游行。

衡量美国两极化程度的一个指标就是反对派选民对总统的看法。调查显示,支持特朗普的民主党人比率极低,而共和党人恰恰相反。

在总统身上的意见分化如此剧烈,更何况有明确党派倾向的地方州了。科林斯以往“以共和党之名、行民主党之实”的做法已经行不通,因为选民更看重的是立场坚不坚决,是不是和自己站一边。

其实稳定的政局需要科林斯这样的温和派,他们可以维持美国政治不断变化的动态平衡,修补两党之间的裂痕和鸿沟,甚至有时能用决定性的一票改变政局走向,让政治达成双方妥协的艺术。

此前科林斯也一直在努力扮演这个角色。不管投票是否被期待,她从未错过参议院一次投票,拿下了“美国参议院史上最长完美投票”的纪录。她也曾在2005年与其他参议员一起阻止共和党取消对下议院候选人的提名,成功避免了提名可能导致的政党极化。

但如今,她个人的努力似乎已经无法抵抗时代的浪潮,只能在美国日益极化的政治气候的夹缝中生存,不禁让人唏嘘万分……

元神内鬼违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