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张火丁”到底好是不好呢?我觉得“科学”

subtitle 一个温暖的家 10-30 09:05 跟贴 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火丁《江姐》

张火丁《锁麟囊》

文 | SJKL

五人合演几乎成了《锁麟囊》合作演出的“标准”。这次是张火丁的五位学生,曾经都是张火丁京剧程派艺术传承中心的学员,现在不同京剧院团工作。本次参加的是中国戏曲学院建校70周年教学成果展演,由中国戏曲学院张火丁京剧程派艺术传承中心与国家京剧院三团合作演出。
戏曲有流派,有传承,但又属于个人特色不可磨灭的艺术,所以即便是同一流派的传人,每一位传承人的艺术表现也是各具特色。但是,个人特色属于“高精尖”那部分,京剧艺术基底是大同的,所以流派的传承和发展大概是“京剧-流派-个人-新流派”的一个路径。
在这个路径上,大多数京剧演员基本停留在了“流派”向“个人”转变的这一阶段,也就是对流派创始人艺术的不断描摹,然后以“正宗”“标准”标榜。有一部分人达到了“个人”的阶段,或唱腔或表演或剧目,依据自己的艺术理解创造了,上世纪中叶成长起来的不少演员都在此列。自上世纪四十年代后,有极少一部分演员达到了新流派的艺术高度。此后,流派发展便“停滞了——由于敢于在当代成就“新流派”会被唾沫淹死的危险环境下,都必须保平安求生存,即便是“够格”了,非但自己不能称,周遭最好也要默不作声,任其“无声”存在。
这条艺术路径上不同阶段的转化,不是截然分开的,不会由此突然入彼,而是渐进渐变式的。所谓的质变都是在潜移默化中实现,是靠一台又一台的演出,一部又一部的戏,一次又一次的创作实现的。
着力模仿便是“正宗”,是一个伪命题。即便五体投地、心甘情愿地要“驻扎”在某一流派的起始点,那也是一厢情愿。传承人不是流派创始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替代他的“标准”。更何况,很多人早已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所谓的“正宗”也只是为了招揽而高挑飞扬的“幌子”。
但另一个反面是,要想成就“个人”——还远不到“新流派”的阶段——前提是对流派、对高级艺术的扎实学习。值得强调的是,对于学习戏曲艺术而言,“模仿”是极其重要和不可跨越的必要学习方式和学习阶段。每一个成为“个人”的演员,都必然是在对老师的不断重复中发现和找到自己,有的是一个老师,有的是多个老师。在这个阶段,过早地找自己是危险的。依靠大量细致的技术和程式保障的艺术,都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找到自己。而实现自己,也就是创造属于自己的艺术,又是一个更为艰深复杂的命题。
这其中有个貌似“相左”的问题,就是戏曲必然是个人特色凸显的艺术,但又同时是一个靠艰苦卓绝地模仿他者来实现的艺术。他者与个人,非我与我的关系处理,是个人艺术发展必然面对的问题,也是一个最为棘手的问题,是一个不但需要认清自我,也要认清他者,并找到从他者实现自我的准确方法的问题。诚然,这是难的,可实现的是少数人,有多少人始终在旋涡中打转,又有多少人死在了自我放飞的歧途上。


2020年10月24日,梅兰芳大剧院,潘钰、翟谦、殷婵娟、姜玥名、李林晓五位程派青年演员合作的《锁麟囊》,都是张火丁教授的,演出十分整齐,特别可喜。她们大都还处于学习老师的阶段,所以观感比较一致。这与以往的合作有所不同,很多合作版本,都有各唱一出的感觉。
这里就有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像张火丁。有人觉得学生像老师,是必然的也是应该的,有人认为学习流派开始就要依据自身条件去取舍。简单粗暴地理解一下:前者倾向于照样地模仿,后者倾向扬弃式地学习。从学习的角度看,依据自己特色扬弃式地学习貌似很科学。但我觉得,在一定的时期扎实地照样模仿依然是正确的道路,甚至更长更远的将来,也依然是必要的。
首先,不要把”像火丁”理解为错误的学习路径。在学术领域,学生与老师的观点相左、冲突,那师生可能会在研究之路上分道扬镳,只有在认同老师学术观点的前提下,学生才可能有研究成果,然后才可能开辟新研究领域,提出新的有价值的观点——部分天才除外,而这些天才之中成功了的就成为了某一领域、流派的“创始人”。我想,学戏也大致如此,“像老师”是科学的过程。张火丁在向赵先生学习、为师父音配像,演出的程派经典剧目,都极像她的师父赵荣琛先生,从艺术的表现层面看,在表演细节、节奏把握上,在情感表达上、艺术神韵上,都极像。这才有了今天的张火丁,她不是及早地走出赵荣琛,恰恰是在对赵荣琛先生的的深入学习中找准了自己。
其次,“像张火丁”表达的是对高级戏曲艺术的肯定。歧视链无处不在,戏曲界也不例外,昆曲嫌京剧“脏”,京剧看不上梆子的粗,梆子类剧种认为地方小戏简陋,越剧认为自己已经是第一大剧种,黄梅戏感觉自己无所不能,啥戏都能演……反正各有各的自信。不论这个链条科学与否,是否有可比性,但艺术一定是会被拿来比较的,会被认为是有高下之分的。具体到一个剧种,如是,具体到不同的演员,也是如此。毫无疑问,张火丁是当代票房最好的程派青衣演员,她每一次演出火爆的市场反响,是对她艺术之好无可辩驳的佐证。因此,在对程派青衣的继承和发展中,向张火丁学习,是一条值得珍惜的难得的学艺之路。那么,正在这条艺术之路上的人,被认为“像张火丁”是一个向高级的流派艺术学习的肯定。
最后,“像张火丁”非指简单的模仿秀。不是在任何场合唱一段、念几句,把音色模仿到活灵活现,获得很多不可小觑的赞誉,就是很好地向老师学习了。这其中有模仿得不到的部分,如唱念做等戏曲基本功是要靠艰苦锻炼的,演员气质是模仿不了的,舞台气韵是模仿不了的,等等。向老师学演得到底如何,检验标准可能很多 ,但其中之一必然有舞台这一条,要在现场有真正观众的舞台上,认真地、有质量地演出大戏,且获得观众认可的“像”,才可能说明学到了。从这个角度看,类似这一次《锁麟囊》和《江姐》的演出多多益善。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

张火丁《锁麟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