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人物志】 2020基金圈“顶流”——诺安基金蔡嵩松

subtitle 理财老娘舅 10-29 20:56 跟贴 61 条

近期三季度报密集出炉,明星基金经理的调仓吸引着所有人的关注,也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其中的大多数为基金界“久经沙场”的“老将”。不过,有一位新人基金经理,不仅获得了高于其他老牌基金经理的关注度,所管理的两只基金规模也在三季度累计增加156亿,创下成立以来的规模新高。

2020年,如果要让所有基民一人一票选出一位具备顶级流量的基金经理,那么这个人既不会是公募基金行业的老牌名将,也不会是手捧金牛奖的行业翘楚。

他一定会是那个在诺安基金就任基金经理仅一年半多的新人——蔡嵩松

蔡嵩松有一大批“迷弟”,也有一大批“黑粉”,他是最像“娱乐明星”的基金经理:曾经3个月四次登上微博热搜榜,抖音和微博等互联网平台,充斥着有关他基金的段子和传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曾被其他同行在基金报告中公开质疑,在投资圈内掀起一片舆论波涛。

他的诺安成长不止一次登上同类回报排名第一宝座,随后的大幅波动又使其跌出前100,高波动的净值表现让人欢喜让人忧。

他管理的基金仅用一个季度就完成规模从十几亿到200亿的转变,随后一跃成为全市场3000多只混合基金中规模排名前11的基金。(wind数据,截至2020年基金三季报)

他的基金让人又爱又恨,投资者们夸它、骂它,但怎么也离不开它。

微博基民对此的评价十分贴切:没有一个男人能让我撕心裂肺,除了蔡嵩松。

“少年天才”

2001年,年仅15岁的蔡嵩松进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就读计算机专业

硕博阶段,蔡嵩松就读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专业主攻芯片设计

2011年博士毕业,25岁的蔡嵩松进入天津飞腾——一家芯片半导体企业,在此从事芯片设计与市场战略工作。

2015年,蔡嵩松从企业出来,进入华泰证券研究所从事计算机行业研究

2017年11月,蔡嵩松从卖方转买方进入诺安基金,任计算机行业研究员聚焦科技及相关产业研究

2019年2月,蔡嵩松金仅用两年时间便完成从行业研究员到基金经理的蜕变,自此开启他的投资之路。

从上述履历可以看出,蔡嵩松的个人履历既单纯又不凡。

单纯在于他从求学到就职,近20年时间里,所涉足领域均未离开计算机和芯片半导体。

不凡在于他堪称彪悍的人生经历。蔡嵩松以“少年班学霸”身份进入顶级学府中科大,随后又连读硕博,职业生涯横跨实体企业、金融卖方、金融买方等多个行业赛道,人生道路极为顺畅。

无论在哪一个层面,用“少年天才”形容他的履历并不过分。

崭露头角

2019年一季度,蔡嵩松相继担任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相比诺安成长,诺安和鑫一开始的持仓变动更能体现蔡嵩松的“嵩”式投资风格。

2019年一季报显示,诺安和鑫的持仓发生了“大换血”,作为一只当时仅有9000万规模的小基金,并没有人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数据来源:wind,截至诺安和鑫一季报

随着蔡嵩松的上任,春秋航空、中信证券、新华保险、格力电器等蓝筹股从前十大重仓股中消失,而中国长城、兆易创新、浪潮软件、卫宁健康、中国软件等科技股登上诺安和鑫的前十大重仓股榜单,且重仓比例从四季度的7.94%一跃上升到64.15%,持股程度十分集中。

他更早接任的诺安成长,持仓同样重仓押注科技股,只有个股上有些许差异,大部分持仓与诺安和鑫一致。

彼时的科技股代表指数国证芯片,随着科创板的加速推进,已经在一季度大涨了47.26%,由于蔡嵩松接任诺安成长的接手时间更早,从净值上看,诺安成长踏踏实实的吃到了这一波的涨幅,净值增长43.78%,但是诺安和鑫的一季度净值毫无起色,说明蔡嵩松对科技股的加仓,应该是科技股大涨后的“高位接力”,蔡嵩松并没有进行择时。

数据来源:wind 统计日期:2019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

同一时间,蔡嵩松在两只基金的一季报中阐述了相同的选股策略:规避和宏观经济关联度高的企业,偏向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科技成长股,拥抱国家意志,拥抱产业代表未来发展刚需或者国家意志支持方向的科技创新类企业。毫无疑问,就是科技股,更加细分些,也是它的老本行——芯片。

在随之而来的二季度,由于贸易摩擦和2000亿关税落地,科技股表现平平,蔡嵩松的选股策略并没有发挥威力,诺安成长的净值甚至有所下滑,份额下降了1100多万。

二季度的公告显示,虽然净值下滑,诺安成长的选股策略并无变化,只是在走势展望中,蔡嵩松表达了科创板开市对于科技行业估值提升的乐观。

时间的车轮,最终为蔡嵩松的判断带来了丰厚的回报,2019年的7月22日,科创板开市了!

登上顶峰

数据来源:wind 统计日期:2019年1月1日-2019年12月31日。

自科创板开市掀起科技股涨停潮后,直接带动芯片指数上涨10%,随着8月初一波短暂的回调,科技股彻底起飞!

国证芯片指数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上涨近40.9%,重仓科技股的诺安和鑫和诺安成长,在一个月内净值增长分布为43.02%和45.22%,并于9月24日随芯片大涨登上顶峰,此时,距离蔡嵩松接任基金经理才刚满7个月。

随后的日子,便是科技股的狂欢,蔡嵩松的诺安成长与诺安和鑫一路高歌猛进,从2019年的3季度至2020年的1季度,随着贸易摩擦再度升温,国产替代成为了A股的热门概念,蔡嵩松的两只基金规模净值持续暴涨,于2020年的2月24日登上第一波科技股的顶峰,净值分别上涨97.81%和110.54%。

数据来源:wind 统计日期:2019年1月1日-2019年12月31日

对比2019年一季报和2020年1季报,蔡嵩松所管理的诺安和鑫与诺安成长累计增加规模近118亿,这使得入行刚满一年的他一跃进入百亿基金经理行列。

蔡嵩松入职的第一年,就拿到了别人想也想不到的剧本,基金净值一路增长,一路新高,人生巅峰,也不过如此。

两起两落

在诺安成长登上顶峰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调整。

2020年春, 蔡嵩松的两只基金在2月25日创下阶段性新高,年内收益均超43%,然而,辉煌过后的黯淡来的更加猛烈。

在随后的25天里,两只基金净值急速滑落,并于1季报的最后一天—3月31日。将当季的所有收益亏光。

数据来源:wind 统计日期:2020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

基金回撤如此之大,照理说,基金经理应该会反思自己的策略,基民也会重新考虑自己是否要继续持有这只基金。

但是,由于2019年的表现太牛了,此次净值的大幅下跌并没有阻挡投资者的热情,2020的1季度,两只基金规模仍然增长近一倍!

蔡嵩松的配置方向也依然故我:着眼新基建,重仓电子和计算机,细分领域瞄准半导体、计算机的云和安可产业链。

依然是科技股,依然是半导体,依然是熟悉的“嵩”式风格,投资者简直被这位基金经理迷住了!

3个月后,半导体的风口再次如期而至。

随着二季度两只基金于7月6日起连续突破市场新高,蔡嵩松彻底引爆了市场热情!

7月14日,仅用了3个多月时间,诺安成长的年内收益就达到惊人的75%,而诺安和鑫更夸张,已经接近80%,蔡嵩松于次日登上微博热搜,因为一篇《诺安成长一年半狂赚超200%》的文章,蔡嵩松成为席卷网络的“网红基金经理”。

数据来源:wind 统计日期:2020年1月1日-2019年3月31日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半导体板块冲高后走低,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连续3个月的回调,使得蔡嵩松从巅峰掉落到了谷底,之前的夸赞变成了诋毁,潮水般涌入的新基民们的喜悦和愤怒转换竟如此之快。

自第一次登上热搜之后的三个月时间里,蔡嵩松开始被基民们频繁的送上热搜:

8月26日大跌当天,大量网友吐槽其净值连跌6天,让他的基金再次登上微博热搜。

8月30日,网络上谣传蔡嵩松被调查,诺安基金紧急做出澄清,使得蔡嵩松第三次登上微博热搜。

10月12日,经历了巅峰后3个月调整的诺安成长大涨5.7%,第四次登上微博热搜。

历经两起两落,蔡嵩松也成为了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四次上登上微博热搜的基金经理,围绕他的段子和图片也开始层出不穷。

对此,蔡嵩松的回应却很简单,只有8个字:

受宠若惊,感谢关注。

是“渣男”还是“奇才”?

作为新人基金经理,蔡嵩松一出道便是巅峰。

净值迭创新高,规模增长超百亿,净值两起两落,四次登上微博热搜,但这都没有改变他重仓集中投资科技股的风格,毕竟从他的人生履历来看,科技板块正是他20年来一直专注研究的对象,而科技股投资,也正是他的能力圈。

他在半导体起飞伊始任职,随后的一年半,风口恰好来临,天时地利人和都造就了他的成功。截至3季报,诺安成长的规模再次创下新高,基民们无论怎么调侃,最终还是用钱投了自己的一票。

正如北京人在纽约中的那句话:

如果你爱他,请让他关注蔡嵩松,如果你恨他,请让他关注蔡嵩松。

对于蔡嵩松究竟是王牌基金新星,还是只是踩中风口的幸运儿,老娘舅思来想去,只有一句评价最为合适: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就把答案交给时间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