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学不会广东话,是因为没有「粤语基因」吗?

subtitle 微基因日历 10-29 19:14 跟贴 2778 条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种语言在使用吗?

答案是,711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世界现存语言分布(-ethnologue.com)

看起来确实很多,但大约 40% 的语言已经处于濒危状态,每种语言不到 1000 人使用。

前十被使用最多的语言

至于汉语,凭借人多势众名列被使用最多语言第二,具体方言种类更是多达 304 种,包括五大语系(汉藏语系、阿尔泰语系、南亚语系、南岛语系、印欧语系)、朝鲜语和混合语。

中国语言分布(-中国语言地图集)

既然中国的语言种类这么多,那么哪种语言是最难学呢?

综合了一下网上的答案,最难学的方言分别是:

温州话,潮汕话,粤语,客家话等。

1. 温州话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温州人讲鬼话。

据说在抗日战争中,八路军部队联系为了保密,派两个温州人进行电话或者步话机联系。而日本的情报部门,非常努力也翻译不出这发音极其复杂的温州话。

2. 潮汕话

潮州话保留着八音拼读的语音系统,发音复杂,而且掺杂了很多土话,外人想要学习绝非易事。

3. 粤语

粤语有九声六调,较完美地保留古汉语特征,同时也是保留古汉语最完整的语言。听过粤语歌的人都知道,有很多词汇发音和普通话差别很大。

其他难不难我不知道,反正菜哥本人觉得粤语就蛮难的,因为总是听不懂 36 妹子跟阿基说什么悄悄话。

因为声调。

汉语是声调语言(Tone Language),声调起伏是一个音节的固有组成部分,而音调起伏的改变可以直接影响该音节的意思。

由此可见,学习汉语时,声调的变化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sorry,有钱真系大晒(粤语)

平时粤语人士说的粤语有「九声六调」。「九声」的「声」代表传统汉语音韵学上的完整声调;「六调」的「调」代表不理会顿挫性质的单纯调值。

《广韵》分汉字为「平上去入」四声,按此,标准粤语的声调有 9 个,分别为:阴平、阴上、 阴去、阳平、阳上、阳去、阴入、中入、阳入。

如上图所示,粤语中单纯 fen 一个发音,不同声调可以衍生出各种汉字,意思也完全不同。

更有意思的是,粤语中的数字 0-9 的读音,其实正是分别对应了粤语 9 个声调。

想想看,平时咱们说的普通话音调也就只有四种: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另外还包括一个轻声(不标调)。如「衣 yī、姨 yí、椅 yǐ、亿yì」,这四个字的语音环境一样,意义不尽相同,已经逼疯很多外国人了。

而粤语的声调是普通话的两倍有多,足足 9 个!啧啧啧,想要学粤语的孩子真的太有勇气了!

讲真,菜哥也很想学粤语,毕竟粤语歌那么好听,但总觉得很难学,所以学粤语的能力有可能和基因相关吗?

没想到,一篇文献告诉了我答案!

今年 5 月发表于《科学 进展》(Science Advance)的论文表明,ASPM 基因与语言的词汇声调密切相关,侧面反映了语言演化受遗传影响。

研究人员测试了 426 名以广东话为母语的成年人,要求参与者进行词汇声调,音乐(节奏和音调)以及一般的认知的测试,以确定他们区分粤语中 6 种音调的熟练程度。

声调感知能力平均准确性比较(-论文)

结果表明,ASPM 基因上的一个突变(rs41310927)能预测参与者对音调的感知能力。他们还发现大多数被测试的人(约占 70%)都存在这种突变,这也证明后者在使用粤语的人群中具有突出地位。

但这一基因的整体影响很小:在测试音调熟练度中,它排在智商和音乐能力之后。

换句话说,携带 rs41310927-C 的参与者,声调感知能力较弱;但如果经过音乐训练,也能提升声调感知能力,并且非常显著。

声调感知能力与基因型和音乐训练之间的相互作用

(-论文)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觉得学粤语特别难,自己没有说粤语天赋时,或者可以曲线救国,先去学一下唱歌。

又或者直接学唱粤语歌,可能事半功倍噢!

不多说了,还是先看看我的基因结果怎么样吧。

长扫二维码 get 结果

看来我的粤语天赋还是蛮强的,感觉要跟 36 妹子多学习!

36 妹子有话说:

今日「点赞」满 88,我就直播教大家说粤语。

Reference:

[1]ethnologue(https://www.ethnologue.com/)

[2]《中国语言地图集》,李荣等编,朗文Longman,1987

[3]中国语言及汉语方言分布图 - Prince的文章 - 知乎

[4]语音语调之语调的重要性 - 雅思终结者的文章 - 知乎

[5]中国语言声调的发展之路 - 黑炮先生 - 百度百科

[6]Wong PCM, Wong PCM, Wong PCM, et al. ASPM-lexical tone association in speakers of a tone language: Direct evidence for the genetic-biasing hypothesis of language evolution. Sci Adv. 2020;6(22). doi:10.1126/sciadv.aba509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