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海大学亚洲三剑客:篮球不只是黑人和白人的游戏

subtitle 龙哥看球 10-28 14:01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一秒!科比!!(终场哨声——哔~)球进了!!!”

就如千千万万在本世纪初出生的孩子一样,李弘权因为崇拜科比生涯后期的场上表现及那股英雄般的意志爱上了篮球。从五年级开始,他就开始在油管上观赏黑曼巴的集锦。然后,他也跟我们一样,在他安大略马卡姆的屋外试图复刻科比的每一记投篮。

在李弘权的家乡万锦市,有接近70%的居民是亚裔。在那里,篮球文化欣欣向荣。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条路鲜有人走。当他加入更高水平的球队时,他发现,球场上经常只有他一个亚洲小孩。他说,如果他爸妈没有坐在观众席上,那他通常是整个球馆唯一的亚洲人,唉。因为他的种族,他不可避免会在人群中被一眼认出来。

“关于亚洲球员的一切你都可以说,骂也可以。我都听过了。”里海大学大一新生李弘权说道。

镜头转回到如今的李弘权,他住在宾夕法尼亚南部的一个叫伯利恒的小镇。对于里海的大一赛季,他已经蓄势待发。里海大学是开拓者球星CJ-麦科勒姆的母校。

一名拥有中国和加拿大血统的球员打NCAA一级联盟篮球,至少也是标志性的、历史性的事件。

不过,更有纪念意义的是,李弘权在里海并不独行。一同加入球队的还有两名亚裔美国人:有菲律宾和中国血统的JT Tan和来自印度的Jayshen Saigal。

根据2018年的数据,350支NCAA D1篮球队的数千名篮球运动员中,只有0.5%是亚裔或有太平洋群岛血统的。

所以一对比,说新赛季的里海创造了历史也并非空穴来风:

2020-21赛季,里海大学成为NCAA历史上首支拥有三名亚洲血统球员的球队,更不用说他们三个是同一届的了。

社会人文学家Stanley Thangaraj说过,亚裔球员的篮球之路通常布满荆棘,因为几十年来,篮球一直都是黑人和白人的游戏。不过成长于四面八方的李弘权、Tan和Saigal都有各自独一无二、激情无限的经历,让他们爬上了亚洲D1篮球运动员金字塔的塔顶。

“中国蔡恩”

在李弘权五年级被科比圈粉后不久,林疯狂之旋风也在NBA刮起。找到篮球激情的林书豪对李弘权造成了不小的冲击,这段成功故事,李弘权也可以有。

很快,李弘权萌生了冲击NBA的梦想。由于体型较大,他能利用自己的身体条件对位同年龄段的佼佼者。从六年级起,李弘权就加盟加拿大最强的AAU球队之一。但是,质疑他的人依旧走不出他不是黑人白人的事实。

“从小大家对我说的都是‘那个肥仔,那个亚洲小孩,那个中国小孩,他一无是处。’”李弘权说道。“只有我朋友、家人跟我一起从最开始走到现在。我想成就一番事业,但大家都说,‘他想多了吧,他打个锤子呢。’”

到了9年级的时候,他已经1米92,118公斤了,在加拿大最强的中学之一桑里中学打首发,在对手头上投进12记三分砍下40分。

他在桑里中学的前两个赛季开始目睹了队友们陆陆续续拿到D1的offer。队友们知道,他也能凭借自己的表现做到这些。

“我教练经常跟我说,如果还有两名球员实力跟你差不多,一个是黑人,一个人白人,你的顺位通常是在最后的。所以我得比其他人更努力。我走在球场里面,没有人真正对我有什么期望,我得靠自己赢得别人的尊重。”李弘权回忆道。

高三赛季,李弘权去往美国,加入米德尔堡高中。他说,这是他人生中做得最正确的决定。在这里,他能得到他渴求的招生人员的关注。在弗吉尼亚短暂的几个月里,他努力拿下了几个D1 offer,然后和里海签下了合同。

在他高三升高四的那个暑假,李弘权入选了中国U19国家集训队。在中国的时候他还参加了篮球综艺《篮板青春》。他甚至还给腾讯拍了视频。

视频里还有谁?他一直以来的偶像林书豪。他俩聊了一会儿,亚洲篮球全村的希望林书豪还给李弘权不少有用的建议。李弘权说,他俩现在关系还很铁。

那个夏天快结束的时候,李弘权在中国篮球界掀起来一起波澜,有些CBA球队展现出了对他的兴趣,他的球迷也赐予他“中国蔡恩”的外号。

虽然回到祖国受到如此厚爱,但李弘权还有很多未竟的事业。他决定回到加拿大读高四。在那里,他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大家谈到加拿大篮球时,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名字中,李弘权是其中一个。他的球迷很多,本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都有,他们会去看李弘权高四的比赛。在高四赛季,李弘权表现出色,场均贡献23.6分10.9篮板。

“感觉这一年大家对我太热情了。”李弘权说,“我的名字出现在亚洲篮球界的频率比在加拿大还多...承蒙大家厚爱啊,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

李弘权以入选加拿大Bio-Steel高中篮球全明星赛的方式结束那个赛季。这项比赛产出了像贾马尔-默里和索恩-梅克这样的加拿大篮球之星。

作为祖国和亚裔社区的代表人物,李弘权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入选这项赛事的中国籍球员。

菲律宾的骄傲

JT Tan天生流淌着篮球的血液,但他到了高三前发现了自己对篮球的热忱后,才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爷爷曾在菲律宾打过大学篮球和职业联赛。

跟李弘权相似,Tan自小体型就比同龄人大一圈。在这中锋也能拉开空间的时代,他却被培养成一个背身型的传统内线。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在联赛、AAU甚至亚洲打球。

在读高中前,他已经有肉眼可见的天赋。但他爸爸John Tan对于儿子是否走职业还有些犹豫。

“即使有林书豪这样的例子,能打出来的也是凤毛麟角。”对于篮球界的亚裔美国人,John这么说道,“我们更多考虑让他接受好的教育。”

所以加入Rolling Hills 预科高中对于他们家庭来说是个无需多虑的决定。这所高中是一所学术型私立学校,而由前全国最佳教练Harvey Kitani执教的篮球队则是他们的金字招牌。他的到来给学校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他高一赛季担任首发中锋,带领球队夺得加州冠军。

一开始,John并没有觉得JT有多强,觉得他就是打D3或者NAIA的水平。但下一年,大学球探蜂拥而至,不仅过来看他比赛,连训练都看。从那时候开始,John渐渐看出了JT真正的潜力。

从2013年开始,John为了方便家人看儿子的比赛,把集锦上传到了视频网站上。他很多亲戚都不住美国,为了见证这位初出茅庐新星的成长,看视频就成了唯一的方式。得益于油管魔法般的算法,菲律宾篮球界注意到了这些视频,把他们转发了出去。菲律宾的大学和职业队也看到了这些视频,开始对他展现出了兴趣。

“菲律宾有个大学叫马尼拉亚典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就来看我打球。”JT说道,“我(意识到)地球另一边的人正关注我呢。”

尽管隔着一个南海,JT因为被邀请去和中国球队参加训练营,在中国篮球界也小有名气。

承诺里海大学后,JT在亚裔美国人中的名气开始提高。南加州的亚裔篮球社区产生了很大一部分亚裔美国人的代表,在D1的比赛中,他们一直都是自己的主要支持者。JT也不例外。

而由于JT参加了菲律宾Fil-Am Nation Select训练营节目,他在菲裔美国人的社区中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我觉得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亚洲的球赛了,然后之后我听到的就是,‘我要去电视上看你啦。’”JT Tan说,“能得到家乡球迷的支持感觉非常棒。”

属于自己的联盟

住在离篮球界的麦加仅30里远的Jayshen在年仅5岁的时候就开始打球了。他经常和他的哥哥Aryaan 一起打。Aryaan回忆说,Jayshen开窍得很快,从一开始就能打爆他。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他很特别。”谈到看小时候的Jayshen打球,Aryaan说道,‘他真的有一些和别人不同的地方。’

是啊,他的技术与众不同,但他的心态也是。对于他来说,什么事都不成问题,他只想用自己场上的表现赢得尊重。但是,在纽约的印裔美国球员可不多,Aryaan说,亚裔美国人中有个约定俗成的共识,就是亚裔美国人要不专一搞学术,要不从事像网球或者高尔夫这种比较典型的亚洲运动。

“站上球场,你就是唯一的印度小孩。”Aryaan说道,“即使你是队里最菜的一个,大家还是会注意到你。他就是这么想的。”

随着兄弟俩年龄和技术的增长,Aryaan意识到他可能走不了大学篮球这条路。不过,他打算给Jayshen铺路,让他接过自己的棒。深知弟弟潜力的Aryaan不辞余力地去找最好的运球和训练视频,帮助Jayshen完成他打NCAA的梦想。

“他一直是最支持我的那个。从我打球开始,他就是我最好的教练。”Jayshen 说。

随着斯卡斯代尔最佳控卫的离去,Jayshen在高四赛季顶替了他的位置,他要起飞了。而对于Jayshen的高四赛季,Aryaan打算从大学休学一学期,看他弟弟最后一次站在高中比赛的舞台上。每场比赛,一有机会,Aryaan就会站在场边为他欢呼,给他指导。

最后这个赛季,Jayshen场均贡献21分9篮板,入选了全联盟、全赛区和全地区的一阵,并进入全州一阵提名。这些嘉奖对于斯卡斯代尔高中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Aryaan说,他们学校上次产出D1球员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

所以教练、队友和社区都觉得他最多有潜力打D3或者D2也情有可原。不过,有一个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他很了解Jayshen和他的水平,觉得他是世界第一。

“我这句话没半点假的。”Aryaan说,“我可能是唯一一个觉得他能打D1的人。”

3月4号,Jayshen签约里海,完成了这看似葫芦藤上结南瓜的事情。他成为了他们那一届唯一一个继续在任意级别的比赛中打球的球员。

“他们给我发offer的时候,我觉得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我就想,我要抓住机会得到它。”Jayshen说。

齐心协力

里海三剑客们各用各自特别的方式走到了这一天。他们没人是因为之前就互相认识或者受其他亚裔影响而来到这所学校的。里海教练组中也没有需要为了代表D1亚洲而战的亚洲教练。他们三个能成为队友完全是一个巨大的巧合。不管如此,他们现在就都在里海了,还占了六名大一球员的一半数量。


“我们从来没真正聊过是怎么走到这里的,但只要我们看着彼此,就懂了。”李弘权说,大家都相互知道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打D1不简单,就这样。但如果亚洲球员想打D1的话,要付出非常非常多的努力。我们都不用互相聊什么经验,看看彼此,啥都懂了。”

作为亚洲球员,他们知道,他们的经历只能由少数人分享。不管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他们都知道,这会让他们的感情更加深厚。

六名新生都住在两间公寓式的宿舍,还是隔壁。开学以来,他们很快变得像一家人。李弘权说,他是新生们的大厨,可以将亚洲文化通过自己的厨艺传播给队友们。对于一些队友来说,他们可能是第一次和亚洲球员做队友,有些人甚至第一次见到亚洲球员。

JT和李弘权远远比大家认为亚洲人,甚至是传统亚洲球员的体型大得多。JT 2米07米,127公斤,李弘权2米01,104公斤,并且他1米01的垂直弹跳往往能惊呆众人。

“大家看我打球, 包括我队友看我,最震惊的就是我的弹跳。”李弘权说,“他们说,‘我从来就没见过亚洲人在我面前大风车,或者胯下换手扣篮。’怎么了?亚洲人就不能这么扣?我们都可以做得到,你就知道我们能这么扣就行了。”

全国聚光灯的力量

里海大学作为一个中小联盟的学校,自从2012年疯三CJ率队击败2号种子杜克后就没有获得太多关注。但今年9月份,里海所在的爱国者联盟宣布和ESPN+达成协议,联盟内所有主场比赛都会直播(有些会在CBS体育直播)。

这三剑客已经拥有本土和其他国家的球迷了,现在毫无疑问的是,他们也要吸引美国球迷的目光了。

“他们三个作为一个集体,要感谢这个平台,感谢在这个国家经历的一切。”Aryaan强调说,“这会让他们知道,你是什么性别,什么肤色,都不是个事。这么说吧,如果你觉得刻板印象不是个事,那就不是个事。”

如果没有别的,那在屏幕上看这些亚洲球员打球能让观众们停下来思考。这能让他们重新想想,篮球运动员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也能让教练和招生人员知道他们的印象流偏见。

这三个人都觉得,如果时间倒流回一年前,换他们在电视机前看到三名亚洲球员打D1,那能证明,他们在篮球路上不会独行。他们会坚信,篮球世界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并不如社会所告诉他们的那样。这也是他们希望想给下一代球员的忠告。

“你看,亚裔球员能打高水平的比赛,特别是现在有三个小孩在里海。我们准备要把这块蛋糕做大做强。”Fil-Am Nation Select创始人Cris Gopez说道。“我相信,有一点很重要,我们有领导层,也有球员能激励更多的年轻球员去追梦。”

李弘权收到了很多上进的亚洲球员发来的消息,有人想要建议,有人单纯感谢他开辟的这条路。他说这也让他大开眼界,知道了原来有这么多人受他的影响。JT则曾经回到南加州的亚裔篮球圈当训练营教练,他成了孩子们的榜样,让很多孩子开始找到对体育的热爱。看到哥哥的成功,Jayshen还在读初中的表弟不仅把他当成追赶的前辈,也当成了一起追梦的球友。

里海三剑客各有各自大大的篮球梦。虽然才大一,但如果有机会,他们都很渴望打上职业。但李弘权的梦想是最大的:他想打NBA,想为中国男篮效力,想激励下一代球员。

但李弘权很清楚,他希望有一天大家能把他视为‘就是另一个在这个联赛打球的亚洲球员罢了’。这就意味着亚洲球员打D1,甚至打NBA都是常态。

“一个(D1)篮球队里有三个拥有亚洲血统的球员太特别了。”李弘权说,“特别是我们都是同一届的。但十年后,这些都将变得不值一提。”

到了2021年1月赛季开始的时候,如果李弘权、JT和Jayshen能同时上场,那他们将创造大学篮球的历史,我们将一同见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