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东北,网络红人讲排场,好面子,但是一切都以钱为人生准则

subtitle 用事实说故事 10-26 12:46

原创‖用事实说故事

在网络高速发展的今天,无论是卖货还是直播等等一些,都在推动着网红经济,想做个网红简单么?我觉得应该不简单,除了应该有吸引力外,持久度也是很重要的,要不然没几天就不火了,成为一种现象,不是很鸡肋么?

但是网络确实是个大染缸,里面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人直播卖货,有人唱歌跳舞,有人传道授业,有人记录生活等等,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应有尽有。可是你想成为网红,没点低俗的东西能行么?尤其是一些没有才能又没有学识水平的人,不去博眼球怎么吸粉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东北,网红有很多,尤其这几年,出奇的多,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东北的网红如雨后春笋一般,飞速的冒头,也不明白为什么东北成了网红的代名词,我无从查证来源。

东北的下滑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网络直播却挺发达,网络并没有给东北带来质的飞跃,我就在想,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呢?我找不到真实的答案。

今天的故事讲的就是网红,她或许算得上玩网络比较早的,也借上了东风,可是她在这条道路上走的迷茫,而且她也能代表东北的网络红人一部分。

太小的排场我不去,请记住,我可是网红

网络经济火不火?呵呵,那是真火,有一句话说的好,在网络的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网络给了很多人赚钱的渠道,但也有人迷失在网络的大潮中。网络给了草根们崛起的希望,也给了这些平凡人认清世间的本质。成功可以复制么?其实是可以的,但是几率极小,你想想,如果人人都是带货高手,网红大咖,还有平凡人么?不要看到光鲜亮丽的外在,他们付出的辛苦要比你看到的难上百倍都不止。有些人总以为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一样可以,我想告诉你,太天真了。

馨儿今年28岁,(馨和儿分开念)在网络的直播中已经干了10年了,如果严格点说应该是12年了,她的学历不高,只是定格在了九年义务教育上,可是这并不影响她成为网络风口上的那只“猪”。

馨儿长的挺漂亮,虽然化了妆,但是确实是底子好,也的确是美女,她是那种男人看了心动,女人看了嫉妒,身材很标志,长发披肩,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可是她虽然很漂亮,但是给我的印象不是很好,因为她抽烟。(本人非烟民)

馨儿说她不爱念书,初中毕业就没有继续念了,一个是因为家里条件差,是单亲家庭,另一个就是自己真的不是念书的料,就是爱玩,爱跟朋友一起热闹。初中毕业后自己就到东北某知名服装批发市场当售货员,拿行话来说这个职业叫站行的。因为馨儿长的好看,身材也出众,受到很多档口的青睐,只要是馨儿穿过的打版衣服,没有卖的不火的,而馨儿很快也成了那个市场的红人。馨儿说:站行的一般都是100到200一天,有些好的才300一天,那时候我一天就是800起,曾经有一天赚了3000。

其实去到各个档口卖货的时候不多,一般都是用她来拍图片,打版,然后发到网上或是群里,让二线进行批发,她很少自己去卖货,拿现在的话说就当个花瓶就好。来回换衣服拍照,一天下来也挺累的,可是虽然累,但是收入也高。再后来网络直播兴起,她干起了直播卖货,那时候她的群体就是二线,也就是上货的经销商,她直播卖货就是批发,从来没有20件以下的散货,然后卖出去多少件,馨儿按件提成。

馨儿说:我不是那种有长性的人,卖衣服是赚的不少,但是我不爱干了,赚够钱了,该转行了。

馨儿不卖服装以后其实迷茫过一段时间,因为自己学历低,又不会干啥别的,馨儿还是回归到了网络上,她选择网络直播。因为馨儿的外在条件特别好,她就在直播间里唱歌跳舞,人气积攒的很快,而财富也积攒的很快。

馨儿说:姐心情好了就跳一段,心情不好就不跳,就算我不说话也有人给我刷礼物,这叫自带流量,天生的。

曾经有个大哥一晚上给她刷了50万。虽然在偌大的网络中不算啥,但是对那些天天上班的人来说,这是一大笔钱。

馨儿在网络直播中成了大咖,算是有名的网红了,之后她就出席各种活动,帮忙站台等,每次馨儿的标准都一样,五星酒店,高档车接送,馨儿说:我出场必须排场够,不然都丢不起那人。

在东北,像馨儿这样的不少,但是能红的不多,她们天天在直播间里搔首弄姿,大哥前大哥后的叫着,再配合着一些低俗的游戏,网络就是个大染缸,什么样的人进去最后都一样。我想问的更深层次一些,我说:你下过水没?

馨儿也明白我的意思,说:我没下过水,这个我可以保证,别看现在很多人都刷礼物加微信之类的,我从来不干这事,我缺钱么?我不缺,下水赚的是挺多,但是我恶心,我又不是没见过钱,何必拿自己不当回事呢。

馨儿最后说:我不知道什么是三观,也别跟我提三观,我唱歌跳舞咋了?又没偷没抢,有人愿意看,愿意刷礼物,这是他们自由,我也付出我的劳动了。

说完这话,馨儿又点了根烟,吸了起来。馨儿现在又回归卖货了,但是大不如前,因为网络太多卖货的了,她最近在合计干点别的。

故事结束了,我想馨儿不是东北的独苗,或许全国很多地方都有,她们每天在直播间里搔首弄姿或是玩一些低俗游戏,无非就是博眼球,最后起到吸金效果,但是她们却带动了潮流。

有人会问,每个人的人生方向不同,不是所有人都像馨儿这样,我来告诉你个现实吧,网红开始低龄化了,有多低龄呢?有些父母让自己的小孩在直播,连学都不上,有些年岁大一些的,比如高中或是大学生,她们都不想去找工作,只是想做网红。那么这是正确的么?在我看来,这不正常,可是在这个时代,或许在正常不过了,每一个产业的兴衰都有这必然规律,只是这么多的年轻人投身网络中,是否是正确的选择,真的是有待商榷。

这个时代无奇不有,也许你看到的挺出奇的事物,其实在很多人眼中再正常不过,只是东北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来建设,搞创新,而不是一窝蜂的挤网络中,而现在,这个群体正在呈量级的扩大,越演越烈。

留守下来的人没有带给东北希望,而在东北又有多少人下岗?多少人失业?一个又一个规则让人们无处藏身,避之不及,东北想不想发展?我敢肯定是想的,可是圈子太多太大又太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好去改革。35岁成了下岗标签,人情社会又让人们关系套关系的活在圈子中,而东北人最爱的面子,又给前进的道路上蒙上一层阴影。何时是重塑?我不敢奢望,因为我势单力薄,没有一呼百应的权利。

下一篇我们聊聊就业吧,来说说真正的东北的失业人群,看看到底有多少,他们是自己想失业么?答案必然是否定的,但是又是什么规则让他们下岗呢?

本人专注揭秘各行业规则,人间百态,职场类文章和公务员类文章,感谢关注和评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