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创建一流营商环境之摄像头得失

subtitle 新天涯观察 10-26 12:56 跟贴 198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摄像头“恐惧症”

10月中旬以来,一则网帖在网络论坛上持续发酵,网帖标题是《去一趟被罚三张罚单,还敢去乐东?》内容摘要如下:

我驾车龄近三十年,驾驶高速路最少有五十万公里,过去从未吃过"超速"的罚单。在广州开车十多年,收到的罚单不超十张,回海口四年多也只收到三张(多为停放车辆不妥被罚)。去年从海口出发穿粤西到广西柳州、南宁,又到贵阳、遵义达重庆,来回几千公里,干干净净一张罚单都没有。而今年国庆前,从海口跑中线去一趟乐东莺歌海,回来就收到三张“超速”的罚单,这让我目瞪口呆。吃亏的是在进入乐东的支路上。在乐东境内,见到相隔才几百米一组又一组的摄像头心里就有点发毛怕被罚,不幸的是却被猜中了。一些贫困地区,把投资摄像头当做一本万利的经济手段,但对外地车罚一万元,该地区可能损失的是十万、百万甚至更多。那些热衷于“摄像头经济”的人想过没有?这样的乐东,还敢去吗?我相信落陷阱的不会只是我一人……

在网上,类似的投诉时常可见,并非海南才有,早已不足为奇了。但上述网帖中危言耸听的一句话:“对外地车罚一万元,该地区可能损失的是十万、百万甚至更多”,还是让人陷入了思索,假如这种因果关系的确存在,那无疑是个长远的警示,除非我们只看眼前,长远的事就随他去。

平心而论,这些年各地致力于“电子交警”建设,向科技要警力,查处交通违章的效能和效力空前提升,在保障交通安全、追究违法责任方面确实发挥了主力军作用,功劳大大的。不过凡事都该有个度,有个平衡点,一旦过度、失衡,就会带来新的问题,会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造成始料不到的冲击,乃至走向初心的反面。

全国最有名的案例是,沈海高速临近广东电白服务区,一个摄像头一年拍到违规压线125294次,罚款创收约2500万元,平均每天343起,日均“收入”6.8万元。该摄像头前面是一条长达1.5公里的白色实线,想要进服务区,就必须在1.5公里之前变道,否则肯定会错过,只能再开80公里到下一个服务区了。绝大多数车主都没想到要提前那么远变道,接近服务区时非得进去加油或上厕所,就只能压线进入。扣3分罚200元,谁都少不了。打击面太大难免引发众怒,在群众长期投诉和媒体接连曝光后,广东高速警方终于下决心对该路段的设置进行整改。据广州全媒体和澎湃新闻2019年1月份报道:这个堪比印钞机的摄像头已被撤除,原本1.5公里的连续实线大部分也变成了虚线。

2012年前后,海口滨海立交桥上也有个专拍压实线的摄像头,令过往司机们叫苦连天又无可奈何。立交桥上有右转、左转和直行三个方向,由于上了桥就是实线,同样必须早早地变道就位。很多车上桥后才看清去向,可这时再变道就铁定违章。而附近珠江广场出来的车,要沿滨海大道直行或左转上世纪大桥,一上路就必须冒险冲到第二、三条车道,否则进入右侧实线内就被圈进去,只能沿右车道下桥去龙昆北路了。那段时间,为了躲避违规被拍,立交桥上的惊慌、迟疑、拥堵、事故时有发生,摄像头拍汽车,跟猫捉老鼠一样,结果被迫违规变道的还是接二连三,罚款扣分自然难逃,有人竟然被罚过十多次。这个摄像头很快也出了名,成为“创收”大户。但因“民愤”渐起,投诉者络绎不绝,交警调研核实后顺应民意,将实线缩短虚线延长,并撤除了那个摄像头。立交桥上恢复了正常,拥堵和事故反而不多见了。对司机们来说,那段“惊恐”的岁月成为历史,有人专门上网发帖:《赞!从滨海立交桥的新变化看海口交警的从善如流》,共鸣者甚多,警民关系自此有所改善,社会和谐也进了一步。

频繁限速与发展滞后

与压线违章相比,被摄像头抓拍更多的是超速违规,海南也不例外。不论高速公路,还是城镇、县乡的道路上,限速警示及其变化实在太频繁,摄像头实在太多了。行驶到哪里都要提心吊胆,一路上不断侧目盯着路旁,担心错过警示牌无意中被罚,有时都顾不上路面应有的行车规范,反而不利于安全驾驶。如果有恶意、故意违章者挨了罚,那肯定活该,罪有应得。但要是到了人人自危、防不胜防的地步,那又该怎么办呢?

很多外地来客到海南都有一个突出的印象——马路上的机动车流动速度奇慢,太慢了,为什么这么慢?香港、上海、深圳,人口和车辆密度巨大,但法规严明清晰,人车分流各行其道,整体速度比我们快很多。海南的慢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习惯,可能跟我们的发展程度及一些人的心理节奏有关。以慢为荣,以慢为乐,视效率为粪土,历来如此。有的人或许无所事事,偏偏喜欢游车河,故意开慢车。每条路上都有这样的车,不管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也不顾后面整条道路被拖延。更多的车则被各种各样的限速所困,一路寻找警示牌,估摸着到底该怎么开。在舆论呼吁下,海口江东大道、海秀快速路、龙昆南北路去年已提速,明显顺畅起来了,而道路安全并未恶化。即使拥堵的时候,司机们也会自我调控,在安全和效率之间求得平衡。但全市大部分道路上,古灵精怪的限速仍有许多,还有限速30、20的,不相信司机都是大活人,会根据实际路况自主调节。海甸五西路尽头有一小段从限速70突然减到40,不知为什么,也没看到有警示牌,要不是偶尔开导航提醒还不知道有这个。

海南的城市风貌目前不如内地发达地区,但要拿乡村来对比的话,海南比大部分地方都更胜一筹。乡村更能代表海南的本来面目,更本色、更纯朴、更悠闲也更自如。东西南北中,处处都有别样的景致和风情。椰风海韵、田园山野、树荫下的吊床……疑似回到心灵的故乡,令人流连忘返。海南推广全域旅游已有多年,乡村游日益成为人们的新选择。很多乡镇公路蜿蜒而流畅,两旁林木郁郁葱葱。路上车流稀疏,很少障碍物,城里来的游客们往往心旷神怡,兴味无穷。不过开心还没几年,烦恼就来了——限速牌就从天而降,摄像头更是密密麻麻,看上去比路灯还多。在文昌、琼海,一些优质的县道,本来开60没什么危险,却设了40公里大限,一些高等级乡村路,明明可以开40,偏偏设限20。一位广东来的朋友说:“这样限速根本就不是让人开车,而是挪车。”那也没辙,不留神超速被拍,一路下来,处罚比城里还要多。探访美丽乡村的旅程中接连被罚,游客心里很不舒坦,有时还弄不明白到底咋回事,“摄像头恐惧症”进一步蔓延开来。笔者曾经是狂热的海南乡村游倡导者,只要有空,每个周末都要下乡转悠一圈儿。如今眼见道路从舒畅变蹉跎,陷阱星罗棋布,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个人兴趣受挫不算什么,忧心的是,在大量贪婪的摄像头严管下,海南的全域旅游还能发扬光大吗?

号称“最美高速”的海南中线高速公路,沿途风光旖旎、车辆稀少。在媒体宣传的诱惑下,笔者与身边的朋友们争先恐后去兜风、游览。其中有人往返一趟被扣了6分,外加罚款,回来得知后一下子就泄了气,到处劝人“别去那里,太扫兴了!”。高速上途经一些县乡镇出口时,要下去看看,后果可能更严重,更多严阵以待的摄像头在等君入瓮。有人被罚后在网上公开呼吁:“千万别去中线高速沿线县乡镇,设置的陷阱非常多,一天可以罚完一年的分,罚到你脚软!”网络围观者响应道:“大家还是能躲就躲吧,避开中线,从东线、西线高速绕行,实在不行就别拉那边的活了,不去也罢!”这可能不是当初修建“最美中线高速”和乡镇道路的初衷吧。

再说西线,有朋友想到儋州考察投资,第一次自驾前往,高速120下来直接降到60,一趟就被罚了一千多,吓得再也不敢去了。

10月24日,马云在上海“外滩峰会”上演讲,谈到部门监管时一针见血地说:“最怕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不发展的风险。”的确,保障安全是必须的,但一味降速并不能与安全划等号,任意限速开罚“创收”,更不是可持续的发展方式。在全国你追我赶的发展大潮中,海南已经慢下来了,还要更慢到何时?

声明一下,笔者本人近十年在海南和内地驾车,均未有过超速被罚的记录(违停有过两次),环岛高铁开通后省内长途也不再开车,不存在发泄个人情绪的动机。只是有感而发,担心随意限速制约海南发展。一个地方人流物流不畅通,往来处处受阻,谈何迅速发展呢?

柔性执法讲述新海南故事

针对普遍存在的乱限滥罚问题,国家交通部已发布《公路限速标志设计规范》公告,今年年11月1日起施行。届时,大量不合理的限速标志将会被拆除,相信各条道路上那些让人琢磨不透的、变化无常的、还有“断崖式”降速的警示牌和摄像头也会逐渐消失。

放眼全国,发达地区的交通治理往往更科学、更文明、也更包容。尤其最近几年,多地推出了“柔性执法、减少处罚”举措,以温暖人心为出发点,舒缓社会矛盾,优化营商环境。山东省撤销了一大批不醒目、忽高忽低、过多出现的限速标志牌和配套摄像头;重庆市2019年颁布新规,对十八项情节轻微、未影响道路安全通行的交通违法纳入“免罚”范围,其中包括“在限速60公里的道路上超速不超50%的、单边压线未影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的、驾驶人无意识短促鸣号的、外地车不熟悉道路临时停靠的……”有的地方在免罚的同时,交警以发短信、贴纸条等柔性方式,提醒车主别再违规,多次提醒仍继续违章的再予处罚。这样既保证了执法的严肃性,又充满了人情味,最终被罚的人也会心服口服。人民日报就此发表评论说:这样的“免罚”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治理从强硬向柔和过渡的重要性。柔性执法有一种“润物无声”的作用,让当事人感受公共规则温度的同时,提升其对公共规则的文化认同和价值追求。与那种生硬、冰冷的“一罚了之”相比,这样一种带着温度的人性化执法,恐怕有着更为良善的意义。

相比之下,一些欠发达地区这方面的问题还相当突出,对外来的物流车辆、自驾游车辆过于严苛,过度设限,以罚代管,将部门执法行为商业化、产业化,甚至将摄像头当成生财利器,只图一时之利,不顾长远发展,让当地社会经济运行陷入恶性循环。

海南自贸港一方面要严明法制,对恶意违法、知法犯法者依法严惩,加强震慑。与此同时,也应全面推广柔性执法,对往来游人、客商给以适度的包容与善待,对非恶意、非故意、不知不觉的轻微违规,推行免罚、少罚,从而让人流、物流愿意来、经常来,而不是相反。海南整体上还属于欠发达地区,高油价、高物价带来的高成本,已经让“一脚油门踩到底”的优势被弱化不少,如果任由“摄像头经济”大行其道,不确定成本持续攀升,只会恶化我们的营商环境,长远必将得不偿失。目前看,海南对柔性执法还在迟疑、观望中,一些市县对“摄像头经济”弊大于利的本质还需要时间来验证和思考,但愿别拖太久。

有人说海南运气太差,多年来,一些重大利好政策总是生不逢时,屡次被突变的外部环境冲淡。自贸港今年横空出世,又遇到新冠疫情和中美关系变局影响,一举一动太不容易!其实除了运气,不妨也找找我们自身的原因,我们有没有更新观念和思维,主动拥抱历史机遇;有没有自我变革,从限制、处罚转变为引导、服务;有没有算大账,看长远,从小处着手,从眼前做起。

无论如何,未来的自贸港,将诞生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海南故事,我们所有人,不仅要构思这些故事,还要想方设法将它们孕育出来,传播出去。希望天南海北来过海南的人,都能带走温暖的回忆和良好的口碑,而不是莫名被处罚的记忆。我们要旗帜鲜明地强调,降低社会成本,优化营商环境,人人有责。特别是执法部门,在直接的岗位责任外,也有义务为改善和守护我们的营商环境尽一份力,如果还能参与新海南故事的创造与输出,那就再好不过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