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下乡没几年回城了,农民进城后,还会返回农村么?

亲!请点右上“关注”,俺是回村歇歇。从今天开始不再在村里留守,做一个创业路上的农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在今天农村城镇化进程中,俺忽然想起了当年知青下乡。

对于俺这个农民来说,知道知青和俺村里青年不一样是1976年,当时俺10岁,毛爷爷逝世,本来村里活泼的一群城里青年,一下子全部面色沉重,都在胸前挂着一朵小小的白纸扎成的花朵,胳膊上用扣针扣黑袖章。而我们村里和知青同龄青年,还和往常一样,没看见谁胸戴白花,和黑袖章。因此,俺觉得这从城里来俺村的一群青年与众不同。更让人想不明白的是,这群知青把村口通向田野的路口上一棵杨树上都扎上了一朵朵白色的花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这些青年离开爹娘离开家来俺村里干什么?俺不知道。后来,上小学五年级,有个从天津来的女知青,当我们老师,这些知青无一例外,都是说的一口洋腔,非常好听。因此长大后,喜欢上了阅读知青题材的小说,在俺脑海里经常拿小说里的人物和当年村里的知青做对比。也才知道了知青为什么下乡,就是那个时代城市里容不下这么多青年了,毛爷爷号召他们上山下乡向贫下中农学习来了。

当年知青来我们村里,我们村里农民的日子并不好过,一日三餐是高粱玉米小米,一年吃不上几次白面馍馍。可是,村里很快盖了知青宿舍,知青食堂;知青宿舍墙都是蓝砖垒砌,更让俺羡慕的是知青宿舍门窗上都按着大块大块玻璃;而我们家里都是住着土坯房子,窗户是木头格子的,每年深秋用纸糊上,春天把纸撕掉;更让人羡慕的是知青食堂,顿顿吃的是白面馍馍。对于已经是十几岁少年的俺来说,更觉得知青与我们村的村民不同了。

可是,后来,这些知青突然都走了,怎么这些知青在我们村里住的好,吃的好,怎么说走忽然都就走了呢?难道城里有比白面馍馍更好吃的饭么?怎么我们农民吃玉米高粱都不离开农村呢?

知青走后,生产队的田地开始分给了各家各户耕种,俺门前记工房外歪脖子洋槐树上的铁钟再也没人敲了。村里的大人一个比一个勤快,都是早早就下地劳动,天黑了还舍不得回家。只用了两三年,我们也天天吃上了白面馍馍……

那些年的农村,真是人欢马叫。《在希望的田野上》这首歌好像就是唱我们村外的一模一样,很快家家户户盖了新房子,也有不少农家学着知青宿舍,窗户也是玻璃的,能开能关,再不用冷了纸糊窗户了。

再后来,村里人越来越舍得花钱了,从黑白电视更换成彩色电视,自行车更换成摩托车,村边的泥泞土路也开始用水泥打了。农民盖房买拖拉机三马车像比赛一样,不知不觉中,村里那些地里的收入,已经满足不了村民的欲望了。不知道谁最早到城市去盖大楼,见一个去,就有人跟着去;更有初中毕业没毕业的小伙子去南方电子厂服装厂等等当工人了。

破五刚过,村边一堆一伙,都背着行李卷,领着蛇皮袋,坐上汽车超城市干活去了。种庄稼的双手,学会了到城市种楼房。村里年轻人越来越少,有的青壮年收麦收秋才回来,有的年轻人干脆到过年时才回来村里。

没几年,不大的小村里,很多老人都认不清年轻人是谁家的孩子谁家的孙子了……很快在县城在市里买房,成了农村青年的梦想。每年过年最热门的话题是,谁谁家的孩子在哪个城市“首付”了。一向看菜下饭的农民,怎么也学会了贷款买房?住着自己的房子,每个月要还房贷,开着车还车贷,据说,装修房子也能贷款。

哦!原来这就叫农民城镇化,城镇化率高低标着一个国家的发达繁荣文明程度。当年知青下乡,是城市容不下了;今天的农民进城,难道也是农村容不下农民了么?知青下乡后,没几年返城了;而农民进城后,还会不会返乡呢?

俺作为一个老农民,怎么也想不通,请各位看官帮俺科普一下,好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