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元元、华宵一…刷新2020综艺评分的“仙女”如何养成

subtitle 樱桃说 10-24 19:02 跟贴 50 条

优秀的女演员到底该拥有怎么样的品格是很热门的话题,但讨论的重点无外乎两个层面:一面是应该直接的表达自己,另一面是懂得自省和坚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这不仅仅是女演员,也适用所有领域的优秀女孩。比如说《舞蹈风暴》第二季的华宵一,以及10月24日晚即将登场的谭元元。

熟悉舞蹈的朋友或许知道,这是两位“大神”,是摸到了天花板的那种。因为她们加盟,这档节目频繁被扣上“仙女开会”等关键词。

这些单词听起来很美好,但是就像批发的流水线词汇,完全遮住了她们背后的付出,显得过分片面。

这些女孩真的是“仙女”

一定还有人问,谭元元和华宵一是谁啊?

谭元元是被称为国宝级的舞者,这话不虚。2006年春晚中,杨丽萍、谭元元和刘岩跳了一支《岁寒三友,松竹梅》,她用芭蕾跳出了松的屹立和挺拔。

扬扬



被誉为芭蕾界的神话,谭元元从14岁开始在各大国际芭蕾舞赛得奖,18岁就被旧金山芭蕾舞团相中,至今都是舞团主演中的唯一华人,2004年还登上《时代》杂志的封面,被评为“亚洲英雄”。

在全球顶级芭蕾舞团连续签约的女一号是什么概念?可以套用一下沈伟点评陈镇威能够成为休斯敦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时说的那句:“去别人家,做别人的东西,还做得比他们每一个人都好”。谭元元是持续了20多年的无懈可击。



谭元元大可不必费神上节目博点名声,关之琳、宋茜、唐艺昕都向她学过芭蕾。

王一博也向谭元元请教过,即便只是转个圈都感慨其中不易。

金星看着她都会由衷鼓掌,闭着眼睛说:“真是跳到我心里去了。”



歪嘴说个,任何人和舞者同框真的是很容易会被秒,天鹅颈和天鹅臂真的是功夫里熬出来的美。

所以,当她亮相《舞蹈风暴》第二季时,为什么扬扬都感觉要膜拜,素来挑剔的沈伟都双眼放光。

按照地位和成就,她完全应该出现在导师席。

但她认定“一日是舞者,永远是舞者”,站上风暴舞台并没有半点放不开。

已经7个月没有登台的她触碰到舞台时双眼都在闪光,自带灵魂里的热爱。

最动人的不是她曾经的战绩,而是即便身在绝对高位,却完全没有世俗里常有的偏见,43岁的她优雅得像一只天鹅,享受舞台。

谭元元是芭蕾舞圈的天花板,华宵一则是古典舞的Top,连李响都说,他被认为是《舞蹈风暴》的古典舞标杆,是因为华宵一没有来。

2009年,华宵一凭借《罗敷行》摘得桃李杯舞蹈比赛的一等奖,并连续斩获金奖。她的代表作,至今都是艺考生们定点模仿的考试作品。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

在华宵一得奖的前15年,有个16岁的女孩拼尽了所有努力拿到了优秀奖,这让她为了从小的付出得到肯定而开心了很久。

这个女孩叫章子怡。



和谭元元站上舞台双眼闪光不同,28岁的华宵一的《长相思》全程都含着泪,契合了舞蹈表达的牵肠挂肚,其实也道出了她对舞台的迷恋。



因为结婚生子,华宵一已经暂别舞台两年,和演员的产后复出不同,舞蹈演员在产后能否满足舞台的需求是个疑问。

但是看到她纵身一跃的起飞感,这份轻盈和动作的利落,谁又能想到这是个新手妈妈呢?



看她跳舞,老阿姨全程都跟着闪泪光,不仅因为美,还有一个妈妈除开母爱,对于自己的追求,每个动作的极致舒展和干净都写满了她在产后付出了多少。



《舞蹈风暴》第二季首播后得分9.4,如今稳定在9.5。

这种好评不仅仅是张艺兴频繁被舞者们震出迷弟脸所带来的影响,更多是这些“大神”齐聚折射出来的坚持和热爱。

曾经是胡沈员的老师,和刘迦是挚友,谢欣也是现代舞圈的天花板。

曾是同场不少舞者评委的她在第一季时还被邀约当节目的编舞,但是第二季被朋友们劝说着自己下场,不缺名利的她想要用给自己舞者的身份打上一个符号。

看谢欣的舞,不需要看她柔韧性到底有多好,而是所有的技术都在完成舞蹈的意境,连手指尖都延伸出空间。



还有30岁的李艳超,2017年央视春晚中唯一的舞蹈节目《清风》中的领舞。



基本功扎实到身体仿佛测量尺,但是惊艳的却是她的那一支《艳超》跳出了一个舞者的坚持和孤独。



比起许多行业,年龄和身体状况都是舞者要面对的硬指标,这些已经成为行业天花板的女孩们身后,是大批同业者早已纷纷转行。

常年的训练、身材苛刻的要求、伤痛都如影相随。可以轻松看到谭元元的天鹅颈,却看不到她一双舞蹈鞋只能穿三天就会磨破。

当所有人在惊叹这些神奇舞者刷新了2020年综艺节目的口碑评分,却没有看到舞蹈女孩们的不易,她们看似柔弱,却要忍耐多少折磨、舍弃多少生活日常才能成为外界口中的“大神”、“仙女”?

“仙女”如何养成

在艺术圈,演员、歌手总是更加容易站在光环下,喊喊努力的口号就可以让粉丝们陶醉。

但是舞蹈演员的坚强和努力是有硬指标的,芭蕾舞演员有绝美的腿型,也一定有双伤痕累累的脚;古典舞、现代舞等等的演员,在每一个强大的肌肉控制力背后,却有不为人知的伤痛。

最大的问题是,比起女演员们担心中年瓶颈,舞蹈演员更多都要面临中年改行。
很多女演员在综艺里感慨担心生娃后进入事业瓶颈,一度成为焦点话题,但舞蹈演员的感受会更加真实。

华宵一含着泪说她在暂别舞台的日子里,会坚持一些训练,也会去看舞剧,但却总是每次都会赶在观众离开前先走,因为她害怕被误认为已经不再跳舞。

舞蹈演员不能胖,身形不能走样,身体是他们所有表达的基础,生育很可能会导致原本的身体机能难以恢复,成为职业路上的一道坎。

不仅于此,舞蹈演员们到了一个年龄就意味着生理机能下滑,爆发力、身体延展性都会不及巅峰时刻。他们的舞台生命总是被烙上短暂的标签,华美不过匆匆十几年,稍纵即逝。

舞台上能用身体演绎出时间的定格,然而结婚生子后的谢欣也曾感受到身体机能的滑坡,下蹲会发抖,腰部失去了韧性,只能一点点重建。但是这个过程有多难?

孙俪和邓超定情的《幸福像花儿一样》中,女主角杜鹃是舞蹈团的领舞,一直被老师要求尽可能晚一点结婚生孩子,要珍惜女演员的黄金时期。

虽然高希希把这部戏当成爱情剧来拍,但是从小学习舞蹈的孙俪想必感受得到其中的辛苦。20出头步入婚姻,杜鹃怀孕后陷入两难,选舞蹈还是选事业都很棘手。

以杨丽萍的艺术成就,到了花甲之年依然活跃在舞台,成为了舞台传奇,却因为不生娃而被认定缺失了天伦之乐。

太多人看不到她为了舞台的完美表演即便摔伤都会坚持健身和训练,一点点脂肪都不能有;为了舞蹈保护指甲,许多生活日常都要其他人帮助,生怕断裂,已经付出了自己的所有,还是敌不过世俗偏见。

舞蹈真的是个很残酷的艺术门类,谢欣说,一个舞蹈演员在舞团里的黄金时间最多不会超过20年,但她就是因为喜欢舞台,希望把中国的现代舞让更多人看到,所以产后迅速回归训练,一路坚持。

谭元元也曾经打算35岁暂别舞台,但是从骨子里是不甘的,她自认还有很多门类想要去尝试,反而在35岁后达到了许多事业上的巅峰。

说起坚持和热爱都是简单的词语,但是外界眼里的“仙女们”就是和时间在对战,这些堪称惊艳的风暴时刻中经历了多少艰辛?还有老天给了多少偏爱?

舞者这个职业,即便是常年勤加练习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刻,因为受伤不得不告别舞台的也比比皆是。

如果说演员和时间对抗的手法依托于冻龄,舞者更需要从身体机能上和时间对抗,并祈求老天不让伤病来袭。

舞者是孤独里的涅槃

舞蹈的残酷除开年龄和体能的考验,更大的问题是要和自己作战。因为谁都明白要和自然规律对抗,所以很多舞者在花样年纪就开始寻找出路转行,做老师、做编导等等。

《幸福像花儿一样》中,孙俪饰演的杜鹃为了舞台而坚持,殷桃饰演的大梅虽然拥有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却早早为自己想好退路,结婚、生子再慢慢从商。

这个逃离不值得争论,而是折射了人生选择。舞蹈家是很孤独的,最好的年纪里,在舞台上的时间不过一瞬,大多时间都在练功房里面对镜子一次次的重复。

舞蹈演员的路尤为难走,因此不少人纷纷落跑,从小学舞的章子怡在《十面埋伏》的表现让人叫绝,她说起从童年时期因为柔韧性天生不好,却在中学时期开始自卑,从天份上已经输掉的无力感渗入心扉。

考上表演班的那一天,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解脱了。

在青春最美的时刻,舞者们想要如跳到女一号,但席位只有一个,所有条件优秀的舞者都拼尽全力。不同于演员,可以在不同的影视作品里获得机会,舞者的路更像独木桥。章子怡也曾调侃,即便她拼尽所有努力,但是在群舞中永远都是站在最边角的一个。

电影《黑天鹅》里演绎过,A角是所有人的仰望,但是全舞团只有一个,所有的女孩都垂涎着。

通往A角的路就像独木桥,除开要眼观六路,还有反反复复的练习,让自己变得无可挑剔,别无他法。

如果说演员可以带资进组,舞蹈演员中的领舞如果技不如人,根本压不住台。

即便站到了自己最想要的领舞、独舞,年龄又会告诉她们光彩时刻已然进入倒数,许多舞者的艺术生命真的很像蝴蝶的一生,蜕变、涅槃只为惊艳一刹。

为了熬过这种已经注定的困境,只有更多的付出才有机会与时间赛跑。

看《舞蹈风暴》第二季,这些“仙女”们让人忘却了时间对舞者的限制,但其实谢欣、华宵一或是李艳超的舞蹈,她们都尤为聪明的选择了在基本功基础上,强调感悟力的表达。这是岁月的积累,也是年轻舞者还未能感触到的内心层面。

“仙女”们更强调表演中故事感,这也是为什么让人格外动容的原因。





比起明星们来说,舞者们得到的关注始终都停留在小众,她们的幕后坚持只有关注的一部分人看到,喝彩的也只有那一部分爱好者,这些舞者的颜值、身材、表达也都符合当下女明星们的基本要求。

且不说章子怡、刘诗诗、佟丽娅这些舞者跨界影视后大红大紫,金晨、李纯、尹昉这些年轻舞者在进入影视圈后也光彩照人。要忍受住内心的落差,并笃定地跳下去,除了热爱,没有其他原因。

这也不仅仅限于女性舞者,就像黎星这样的业内大满贯的“魔王”,已经是舞剧圈最炙手可热的男一号,连周涛都愿意出镜为他打call,然而又有多少人是在节目之前认识他的呢?

大学毕业后十年都扎根在剧场,长相有几分像年轻时佟大为的他很享受剧场带来的成就感,但也希望舞蹈的黄金时代更早到来。



孤独且残酷,是舞者独有的美,不被名利裹挟的纯粹也是舞者们最动人的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