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兹|美国的保守主义革命

subtitle 保守主义评论 10-24 18:36 跟贴 1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本文选自托马斯·伍兹《你一定不知道的美国史》(陶文佳 译),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19年版,第13-18页。

当大部分人思考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起因时,他们会想到这句话:“无代表不纳税。”这一原则的确扮演了重要角色,但它只是一场更为壮阔、为支持有限政府的宪法斗争的一部分。那些抗议英国人侵害殖民地自由的美国人希望保存自己的传统权利,他们可不是那些寻求激进重建社会结构的革命者。

你知道吗?

1. 美国革命根本就不是一场“革命”

2.殖民地居民是一群保守派,他们希望能够保有那些从传统和习俗中来的权利。

3. 美国革命与法国大革命大相径庭。

殖民地传统还是不列颠的创新?

殖民地的发言人对不列颠传统和法律的运用自如令人叹为观止,当他们使用创新这个词时常常语带轻蔑,正像约翰·亚当斯1765年起草的《布伦特里指南》中就将英国议会的新赋税称为“违反宪法的创新”一样。他们非常清楚可以用哪些著名的英国法案来维权,特别是《大宪章》(1265)、《权利请愿书》(1628)和《权利法案》(1689)。

围绕1765年印花税法案的争论非常具有教育意义。不列颠政府设计这一法案是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法案规定各殖民地各种类型的印刷品——从法律契约到报纸,从酒馆执照到遗嘱——都需贴上税标,以表明每件物品都已经缴纳过这种新税了。从美国人的角度来看,如此未经同意就征税的行为完全无法容忍。

印花税危机中的伟大英雄们包括来自弗吉尼亚的帕特里克·亨利。亨利向殖民地的立法机构提交了《弗吉尼亚决议》,列举七条决议概述了殖民地在印花税问题上的立场。前两条还算温和,坚持殖民地居民也拥有所有英国人都有的权利,第三条宣称殖民地的自我征税原则对不列颠宪法极为必要。第四条则主张殖民地有权在涉及内部事务时,完全只受由殖民地立法机构通过并由皇家总督批准的法律管辖。

第五条决议就用更加对抗性的语言表达了第三条的意思,称“这一殖民地的议会享有唯一、排他的权利和权威,向此殖民地的居民征收税赋”。并且,任何通过他方取代这种议会权力的尝试都必会动摇殖民地和不列颠的自由之基。第六条简单地从第四条得出逻辑结论,主张殖民地没有必要遵循并未被殖民地立法机关批准的法律,而印花税法案就是如此。第七条以戏剧性的调子结束了整个决议:任何人如果否认殖民地只需服从其立法机构通过的法律原则,就是弗吉尼亚的叛徒。

谨慎的立法者决定只批准“亨利决议”的前五条,最终还是撤销了他们对第五条的批准。但由于18世纪通信仍很原始,北部各殖民地搞错了这一事实。例如,罗德岛就有报道说,弗吉尼亚立法机关批准了所有七条决议,为了不被人比下去,罗德岛的立法机构迅速批准了这七条弗吉尼亚决议。

1765年下半年,在纽约举行的印花税国民大会召集了各殖民地代表,要通过一项联合声明向不列颠政府表明不满。他们抗议说,他们自古以来的特许财产权受到了侵犯,唯一能够合法地向他们征税的——他们宣称只有他们自己殖民地的立法机关。

国父们怎么说:和其他人一样,约翰·亚当斯也认为印花税法案违宪。为了支持自己的立场,他引用了“宪法重大而根本的原则,即任何自由人都不应服从任何未经其同意——不论是他亲自表达意见还是通过代理人表达——的税赋”。

今日之政治正确:当今天的自由主义者以我们需要一部“能够随着时代改变的”“鲜活的有生命的宪法”为理由来证明过于宽泛地理解宪法的正当性时,他们实际上是在向我们推荐殖民地居民想要逃避的体系。的确,不列颠宪法非常富有弹性——对殖民地居民来说过于有弹性了,因为他们要毫不动摇地捍卫自己的传统权利。“鲜活的有生命的”不列颠宪法根本无法保障美国的各项自由。

事实:美国革命与法国大革命截然不同

美国人要捍卫他们的传统权利,而法国革命者则蔑视法国的传统,试图新建一切:新的政府结构、新的行省边界、新的宗教、新的历法——而等待那些反对者的是断头台。英国政客艾德蒙·伯克(注:也译为埃德蒙·柏克)是现代保守主义之父,他很了解两场革命的关键问题所在。他认为自己对1770年的美国革命充满同情,却对1789年法国大革命谴责连连。他采取的原则始终如一。

在某种程度上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美国革命,有的只是一场美国独立战争。在战争中,美国人为了保有自己的各类自由和自治权利推翻了不列颠的统治。18世纪60年代,殖民地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自行处理内部事务不受干涉,因为殖民地居民已经享受了那么久的自治实践,他们相信这是他们在不列颠宪法框架下所拥有的权利。不列颠宪法并未成文——它是一系列富有弹性的文件和传统的集合——但在美国保守派的眼中,当不列颠政府颁布约束性法案和征税法案时,它的行为已经违宪。

当美国人争取自治权,并相信这是他们在宪法下本该有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寻求与其他革命如法国大革命或俄国革命相似的彻底社会变革。他们只是想要涉及内部事务时可以继续享受自治,延续保有在不列颠侵犯他们的权利之前已经过了多年的生活方式。美国的革命是保守的,它体现出了保守一词最好的含义。

殖民地居民怎么说

1842年,梅伦·张伯伦法官询问1775年曾参加康科德战役的91岁的上尉普雷斯顿,以了解他为何与英军作战。

张伯伦法官:你是否拿起武器反抗无法忍受的压迫?

普雷斯顿上尉:我从未感受到任何压迫。

张伯伦法官:是因为印花税法案吗?

普雷斯顿上尉:不,我从来就没见过一张印花税标。

张伯伦法官:是因为茶叶税吗?

普雷斯顿上尉再次否认。

张伯伦法官:你是读了约翰·洛克和其他自由派理论家的书了吗?

普雷斯顿上尉:一本都没听说过。我们只读《圣经》、教理问答、沃茨的诗篇和圣歌,还有年鉴。

张伯伦法官:那么,你为何参战?

普雷斯顿上尉:年轻人,我们去打那些红外套英国佬的原因是,我们一直都是自己治理自己,也永远都会这么做下去,而他们认为我们不该这么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