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另一种美

subtitle 孔夫子旧书网 10-24 10:54 跟贴 1 条

作者 |千卷花萼楼

来源 | 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书店日记# 谈另一种美
一些古籍,首页一开,空白处被盖上好多大小不同的红印章,好像要显出身世不凡,“传承有序”。其实,多数是新钤,多数是乱盖一通,天头变成了“乾隆爷的盖章自留地”,不仅大煞风景,也失去了古籍原有之美。章不在多,应如书画,得法有度才能共古书一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触古籍多了,难免遇上一些残缺不全的,如没有书衣,缺牌记,缺页,缺角,虫蛀鼠咬面目全非等等常见“病书”。固然,完整无缺的全本是好,就像刚做好的新衣服,漂亮悦目,怎么看都顺眼,但我们也不得不面对比全本更多的残本。我以为,残本虽残,但并非一无是处,就成了可弃的废纸。
残本古书更有一种别样的美。那缺失的书页丢的不是信息,而是故事,是岁月,是留给现在主人的一把钥匙。如果说一切盆景都是病态美,那么一本古书的残缺美则是天意之美。所以做出八破图的人,内心一定是极细腻和热爱的,才会起一个“锦灰堆”这样的雅名,从残缺中升华出另一种志趣。古籍把玩,不也是图个内心一乐么。
王安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古籍收藏是少数人的爱好,这其中之乐趣也不足与外人道也。只是与各种爱好一样,追求的过程,品味玩赏是极美也是极甜的。即便是残缺的,或是有难度的事,其志一也。


如今我已不食柿子,而晚秋甜柿之美,极令我开心。但柿树高大笔直,那最大的最好看的,也是最能经受住风雨寒霜的柿子,往往在树顶。小区公园里的柿树,过了半月有余,几颗诱人的大柿子仍挂在树尖,可见很多人都望而却步了。我也知即使能爬上去,摘下来也不易,但我要尝试。
当站在树腰之上,仰看蓝天,透过阳光看血红的柿叶,我被这种美丽的秋色圈粉了。树下的人只是担心我会不会掉下来或刮破衣服,或是好奇我是怎么爬上去的。我不需要向他们解释。我借助树枝的弹力,巧妙地够到了一枝橘黄橘黄的柿子,其中之乐之美是无法与树下之人分享的。


摘下这枝晚秋甜柿,和用残卷书页新做的锦灰灯,放在一起,我觉得是极好的风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