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风暴》:美到极致,即是综艺

subtitle 刺猬公社 10-24 08:22 跟贴 23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节目的好口碑、高品质,是我们邀请舞蹈大神的底气,所以我们从来'不留后路'”,洪啸说。

作者 | 周矗

编辑 | 杨晶

在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上,导演洪啸走上了台,接过了白玉兰最佳综艺的奖杯。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在业界,他最为人知的作品是《我是歌手》《歌手》系列。但在这一刻,站在舞台中央的是洪啸工作室的另外一档作品,《舞蹈风暴》。

这档与《声入人心》《声临其境》一起,诞生于湖南卫视“飙计划”的节目,再一次刷新了国内原创综艺的高度。

首季豆瓣评分9.2,第二季豆瓣9.5。在“中国电视三大奖项”中,“斩获”白玉兰,提名金鹰奖。第一季连续十二期蝉联双网收视全国第一,第二季首播便达到了三网收视第一。

然而,这档拿了综艺“大满贯”的节目,却是最不像综艺的一档节目。

在《舞蹈风暴》中,没有主持人,只有风暴伙伴。

节目开场,何老师的声音娓娓道来,讲述着舞者们的故事。以往站在舞台中央的何老师,在《舞蹈风暴2》的前两期中从未登台。作为“风暴伙伴”,他在后台与舞者们坐一起观看表演,时而兴奋,时而泪目,时而紧张,时而轻松。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风暴伙伴何炅是节目的灵魂所在。艺术家们内心丰富细腻,而何老师在舞者大厅能够给予他们关怀与温柔呵护,用理解与懂得架起沟通的桥梁。”洪啸对娱刺儿(ID:haozhugongshe)说。

在《舞蹈风暴》中,没有赛制挤压下的“怪态百出”的真人秀。节目的主角,永远是舞蹈。

第二季的初评级阶段,没有舞者的入场仪式,没有导师之间的访谈环节,也没有复杂的阶梯赛制。评委落座,观众就位,大幕拉开,舞蹈才是舞者直白的标签。

无论是在灯光下回望自己的李艳超,在低吟中阐释时间流痕的谢欣,还是用热血挑战全场最高分的O-DOG舞团。在这个舞台上,不需要作秀,也不需要博同情,一切只用作品说话。

李艳超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在风暴鉴证官面前,三票及以上通过,两票待定,一票淘汰。

三强挑战赛制,则是《舞蹈风暴》第二季舞者晋级的新方法。选手可以挑战《舞蹈风暴》第一季的前三强,结果由现场观众投票产生。成功则直接晋级,失败则由风暴鉴证官决定待定或淘汰。

这样看似残酷的赛制,却迸发出了另外一种火花。

休斯顿芭蕾舞团首席舞者陈镇威,是第二位推杆挑战上届三强的舞者。他认为,Battle(比拼)不只属于街舞,还属于强者。

意外的是,他选择挑战的不是自己的老朋友李响,而是第一届《舞蹈风暴》的冠军,胡沈员。

在参加第二季之前,陈镇威用两天的时间刷完了第一季的节目。其中,胡沈员的表现深深地吸引了他。于是,他希望以挑战的方式与他见面。

“我为什么欣赏他,选择他,是因为跟我的舞蹈理念很相似。从上一季节目到现在,很多人都会觉得芭蕾舞很难去表达情绪,或者是讲好一个故事,但是胡沈员它可以做到,我觉得芭蕾也可以做到。”

“互相挑战,互相去爱”。在陈镇威眼中,这两者并不矛盾。这也是在《舞蹈风暴》中,舞者之间自然流露出的情绪。输或赢,在这一刻已经黯然失色。

陈镇威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除了惺惺相惜的舞者,在《舞蹈风暴》中,没有毒舌评委,只有风暴鉴证官。

鉴证官扬扬认为,她在《舞蹈风暴》中的角色,不是单纯评论舞蹈,更多的是代替舞者与观众沟通,让观众更好地理解舞蹈,理解舞者。

作为资深的舞蹈节目制作人,扬扬经历了舞蹈节目的1.0版本至6.0版本,参与制作过11档节目。但当她来到《舞蹈风暴》时,她觉得自己十几年在舞蹈节目中所做的所有铺垫,可能就是为了站在这个舞台上,绽放出来一种发自内心的爱和赞美。

在这个舞台上,她甚至有些“不敢讲话”。

“我非常熟悉这个位置的工作,但这次唯一的压力就是舞者太好了,我们点评的每一句话都不能随心所欲,以前我觉得我不需要做功课,但现在我要做很多功课。一旦讲错了,节目播出去了,就会在专业领域里面激起很多的争论。”扬扬对娱刺儿(ID:haozhugongshe)说。

扬扬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无论是主题、赛制,还是选角、剪辑,在综艺节目制造噱头的各类工具上,舞蹈风暴都力图做到极简。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极致的美。

首先,是舞者的极致。在第一季的基础上,第二季的舞者几乎都是各自领域内的“传说”。李艳超、谢欣、华宵一、黎星、谭元元.....无论她们在外界的地位如何,在《舞蹈风暴》中,她们都回归了自己最初始,也是最热爱的身份,舞者。

为了让这些舞者可以更好地在舞台上释放自己,洪啸工作室联系到了业内最顶尖的编导和舞蹈总监,尽最大可能给予舞者自由与支持。

圆形舞台、音乐灯光、“风暴时刻”技术的加持,都是为了让一支舞蹈通过屏幕,有着不输现场的绝美体验。

很多观众抱怨,节目时间太短了,很多舞者的舞蹈没有看全。对此,制片人洪啸表示,无法完整播出的舞蹈也会在芒果TV、微博、抖音、视频号、微视等平台上进行完整呈现,保证舞者用心创作的内容被观众看见。

这种极致,让一向理性的谢欣都经常热泪盈眶。

“《舞蹈风暴》的精彩是真实。和你同时站上这个舞台的人,他们真的值得你去非常用心的去对待。同时,每一位工作人员都给予了我最大的尊重,给予节目和作品最大的热情,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想把高质量的舞蹈带给观众的节目。”

谢欣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扬扬笑称,在《舞蹈风暴》里,没有任何一位工作人员向风暴鉴证官提出,“要说得狠一点”“要把选手弄哭”,所有的语言都要与舞蹈有关。

“不太适合这个节目基调的发言,哪怕可能观众也很想听,但节目组认为跟舞蹈偏离了,就会无情地剪掉。”

一切都是为舞蹈服务。这种纯粹,让扬扬在《舞蹈风暴》第一季结束的时候,甚至一度很难从情绪中走出来。

舞者需要投入,而导演洪啸却需要清醒。

虽然在节目制作上,《歌手》班底对节目制作和品质把控上有丰富的经验,两者对艺术的追求也是一致的。但舞蹈节目相比于音乐节目来说,观众欣赏的门槛更高,他们要花更多的精力去钻研如何让观众与舞蹈产生共鸣,如何去破圈。

华宵一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在节目制作之前,他们拜访了很多舞蹈圈内的专业人士,也通过微博、B站、豆瓣等平台收集了观众的建议。

其中,他们发现不少用户反映舞者表演作品时,观众欢呼声太大,也有观众提出希望在节目中看到更多国标和街舞的表演,以及看到对舞蹈知识的更多科普。

于是,在第二季中,节目对舞者表演时的观众声进行了调整,整体参赛阵容里也增加了国标舞和街舞的比例。同时,风暴鉴证官对舞蹈知识科普的内容,也尽可能地被保留下来。

张艺兴加入,也是出于“破圈”的考虑。

“正如节目名字一样,我们希望掀起舞蹈的风暴,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我们的态度。张艺兴在年轻观众中拥有强大号召力和影响力。同时,他本人的舞蹈实力以及他对舞蹈独到专业的见解,也是符合我们本季节目所需要的。”洪啸说。

张艺兴

图源:新浪微博@湖南卫视舞蹈风暴

在对很多人来说艰辛的这一年中,舞蹈不但是美的享受,也是现实生活的抚慰剂。《舞蹈风暴》希望通过极致的舞蹈之美,带给观众力量。

李艳超的作品《艳超》,带给了更多30+女性们力量;街舞舞者马晓龙,用街舞讲故事《你还记得我吗》,道出了千千万万人渴望被人记得的情感;谢欣的《流痕》,则是用时间真正地穿过了身体,也让很多人感受到了浮华背后的宁静。

面对几乎“零差评”的市场反馈,《舞蹈风暴》第二季似乎打破了“原创综N代”的瓶颈,但也给下一季节目带来了更高的门槛。

在做第一季时,洪啸工作室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不过,经验告诉他们,只有将节目品质做到极致,优秀的舞者都会看得到,才会相信这个舞台和这个节目组。

“节目的好口碑、高品质,是我们邀请舞蹈大神的底气,所以我们从来'不留后路'”,洪啸说。

END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