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人民海军参战了吗?

subtitle 环球军事时报 10-23 16:45 跟贴 379 条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发生在70年前那场伟大的战争,一开始陆军就是参战主力,中后期年轻的人民空军参战。那么,成立不久的人民海军参战了吗?

美军恃强杀入内战中的朝鲜

1950年6月25日,朝鲜突然发生内战。美国虽距朝鲜万里之遥,却恃强横加干涉,纠集英、法、土、澳、新、加等16国军队,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杀入朝鲜。特别是麦克阿瑟指挥美军在西海岸的仁川实施两栖登陆,切断朝鲜人民军的后路,一举扭转战局,并很快越过三八线,渡临津江、大同江、清川江等大小数十条河流,直逼中朝界河鸭绿江,猛叩中国边疆大门,甚至出动飞机轰炸我国东北边境的城市和乡村,把战火烧到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之上。同时,美国还派遣其第七舰队入侵台湾海峡。

根据朝鲜党和政府请求,中国人民志愿军百万将士跨过鸭绿江,解东邻困厄,保东境安宁。一战云山,二战清川江,连战皆捷,把打着联合国旗号的百万虎狼之师,打了个落花流水,一气将敌军赶回三八线以南。经过5次战役,双方打打谈谈,激烈相持。

1952年底,艾森豪威尔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军制订了大规模军事进攻计划,包括正面进攻、两栖登陆和轰炸中国东北等冒险内容,准备以“行动”而不是“言语”来改变朝鲜僵局。

第二个“仁川登陆”!美军欲从西海岸切断志愿军后路,彻底断绝粮食、弹药等一切补给。必须重点做好朝鲜西海岸抗登陆准备!志愿军总部下达《粉碎敌登陆进攻部署》的命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美军仁川登陆

海军司令员肖劲光主动请战

1952年12月9日,总参召开特种兵负责人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对朝鲜抗登陆作战准备的重要指示。

闻令而动,众志成城。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副司令员王宏坤、副政治委员刘道生、参谋长周希汉等,根据中央指示精神,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形成了海军出兵援朝的决心和方案,并派刘道生率先遣组赴朝与志愿军西海岸指挥部研究了海军参加抗登陆作战问题。

1953年1月5日,海军司令员肖劲光以信函形式,专题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员报告海军1952年主要建设情况,主动提出海军入朝参战问题,“为配合陆军粉碎敌人可能在朝鲜登陆作战,海军拟派1个海岸炮兵团和组织18艘快艇的1个大队参战,唯该团阵地建设和快艇大队所需的码头基地建设均未列入1953年概算,请准予追加。”1月8日,毛泽东主席在报告上批示:“第五项问题,请彭处理。”1月16日,彭德怀副主席批示:“海岸炮团和18艘快艇参战阵地建筑费由战费内报销。”军委迅速批准海军入朝作战方案。

1949年4月23日成立的人民海军,在炮火中诞生,在战斗中成长。初创时期,主要舰艇装备陈旧落后,防空和突防力量薄弱。1950年美国第7舰队侵驻台湾海峡后,国民党军队转退为进,在浙江、福建沿海不断抢占岛屿和袭扰破坏。为了应对美英可能扩大的战争和台湾国民党反攻大陆,1950年至1952年,中央军委赋予海军的主要任务是,突破国民党军队海上封锁和浙闽粤沿海的剿匪作战。

边打边建,主动请缨。年轻的人民海军,在协同陆、空军解放东南沿海岛屿的同时,抽出部分精干兵力,参加朝鲜西海岸的防守。

人民海军派出精锐力量

2月19日,海军发布关于入朝作战部队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的命令。

中央军委确定海军的作战任务是:以海岸炮兵配合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炮兵部队打击敌人中小型舰艇;以鱼雷艇突袭敌人的登陆舰和运输舰,牵制和消耗海上敌人;投放水雷,设置障碍。

为便于统一指挥,2月底,成立志愿军西海岸指挥部海军作战办公室,组织协调由朱军负责,归西海指领导,海军副参谋长张学思任指挥员,海军机关共派出36名指挥人员,分两批前往朝鲜。入朝的海军指挥人员,为保密起见,全部身着朝鲜人民军海军军服,佩戴朝军军衔。其中,张学思佩戴朝鲜海军少将军衔,和他在1955年被正式授予的军衔相同。

多路出击,齐头并进。

▲图为时任志愿军西海岸指挥部海军指挥员张学思少将

测量先行。

1

首批海道测量队

为保障鱼雷艇、海岸炮、布雷队等部队入朝后顺利投入战斗,海军司令部海道测量队首批于1953年1月上旬入朝。海上测量组于2月26日完成了朝鲜西海岸海上测量,为设置水雷阵地提供保障。

2

第二批人员

第二批人员于2月上旬出发,5月初完成鸭绿江的测深任务。

3

陆上测量组

陆上测量组于4月中旬完成朝鲜西海岸大同江以北的海岸炮、高射炮阵地以及指挥所、观通站和洞库等军事设施的测量任务。

▲图为在夜间测量

耳听八方。为掌握海上气象和敌情,必须在海洋岛、铁山半岛、瓮津半岛设若干个观通站,负责观察海区气象、潮汐及敌情。4月9日,根据海军指示,青岛基地组织1个雷达站、2个观通站的人员赴朝鲜参战,执行观测通信和对海对空监视任务。

▲图为复杂气象下瞭望

岸炮突击。岸炮部队是部署在沿海沿江重要地段,以重火力参加防御的突击力量。当时海军的不少岸炮还是缴获的日本火炮,也缺少对空防御火力。为增强打击力量,现从苏联购买一批130mm海岸炮和37mm口径高射炮,混合编组。1953年3月7日,海军命令青岛基地海岸炮兵第1团4连入朝参加抗美援朝作战。3月15日,命令华东军区海军淞沪基地海岸炮兵第8连入朝作战。海岸炮兵2个连的人员提前入朝,从苏联购买的海岸炮在沈阳装配后,于3月23日运往朝鲜。2个海岸炮连于4月20日进入阵地,与朝鲜人民军共同扼守西海岸的清川江口。

▲图为海岸炮兵在训练

雷阵森严。

1

1953年1月9日

海军淞沪基地参谋长孙公飞率部分布雷人员先到朝鲜。

2

1953年3月

海军抽调青岛基地军械处水雷队和华东军区海军第4扫雷舰大队部分人员共17人组成布雷队,由孙公飞带队,布雷队使用的水雷为苏制触发式锚雷,分大中小型,从20公斤到180公斤重量不等,共携带水雷及备品410枚,于3月30日首次布雷,4月6日布雷完毕,共布设水雷384枚,完成对西朝鲜湾航道布设水雷的任务。虽然布雷多在夜间进行,但仍多次遭到敌机的轰炸、扫射,布雷队员牺牲1名,失踪2名,受伤8名。

3

1953年4月底

美军于清川江口进行登陆演习,结果一艘登陆舰触雷沉没。美军因此明白,志愿军早有布防,因而望雷兴叹,不敢越雷区半步。

▲图为布雷训练

快艇预备。海军命令青岛基地快艇第31大队作为预备参战部队,该大队当时仅成立1年,编有第1、2、3中队共18艘鱼雷快艇以及预备中队,大队装备的鱼雷快艇包括当时自苏联进口的123型鱼雷快艇。31大队因朝鲜无基地无法入朝,在国内进行临战前的突击训练,海军则加紧抢修安东大东沟的快艇码头,作好了参战的一切准备,直至朝鲜停战谈判成功。

▲图为青岛基地快艇第31大队码头

抗美援朝的硝烟已经远去

但是人类的战争从未停歇

我们不是生在和平年代

而是活在一个和平而强大的国家

胜利来之不易

代价十分昂贵

为了捍卫和平

我们必须强军备战

随时准备打败一切来犯之敌!

来源:人民海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