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是个笑话?美国大选川普或连任成功的三大理由,拜登并非躺赢

subtitle 广告学霸说文案 10-23 14:58 跟贴 228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离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之夜没多少天了,你现在敢不敢大胆地猜出谁能赢?

如果看民调数据总是落后,感觉川普赢不了。

但是,让你接受拜登胜选,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儿。“他都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活着”(川普语)——总是躲在地下室,你都很少见到他的选民挥国旗。

对了,你知道拜登的政治口号是什么吗?或者你感觉根本没有?

最近几天他又有家族丑闻被爆出,似乎“退选”的可能性更符合你的心理预期,对吗?


你看,近一个月以来川普身上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从总统辩论,到染上新冠病毒然后痊愈,再到重返白宫一场接一场的竞选集会等等,每一件都不算小事儿,可似乎都没有在民调数据上产生多大的影响,踩上了棉花一样。

民调和现实就像两条平行线,各有各干的,互不搭界。按常理来说,民调数据与个人的行为动态是密切相关的。

例如:近期,日本在一次学术会议上有6位专家没有获得日本新首相菅义伟的提名,被认为是“政治干预了学术自由”,支持率马上下跌了7%。


如果川普在民调落后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当选,等于重演了2016年那一幕。

说到这,你一定会问:那民调机构不是明摆着被打脸?

嗯,确实打脸。

可是,2016年那次打脸之后,你见过有谁“以死谢罪”呢?

没有嘛。

难道民调失灵了吗?

如果失灵了,为什么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接着干?

如果失灵了,为什么不去修正?却让错误一再发生?

一个失控的民调,一个帮不上忙的民调,怎么看起来却毫无羞愧的样子?

最终你可能最想说的是:民调到底是不是一个笑话?


在美国,做民调的机构有很多,既有专业的调研机构,还有媒体和一些特别组织。

要知道,民调的数据,其结果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过程。

但凡写过论文的读者都能够明白,文章中如果有实验数据,你不能只是告诉大家一个结果就了事,也必须详细说明实验设计的原理与实施过程。不然,整个观点无法成立。

这让我想起一个“螃蟹听觉实验”的故事。

有人发表观点说螃蟹的耳朵长在腿上。为此,他通过一项实验来证明。

第一步是在螃蟹边上点一颗鞭炮,它就吓跑了;第二步是把螃蟹的腿都砍掉,再点一颗鞭炮,这个时候它不跑了。

于是此人得出结论:螃蟹没有了腿,也就没有了耳朵,没有了耳朵也就听不到鞭炮的声音,所以没有吓跑。

嗯,这个实验你觉得“完美”吗?


你看,开展民调决定着结果的重要因素有三个:一是如何抽样二是如何访问,三是如何设计问题

首先,样本量要充足,否则不具备代表性。

而且,抽样的范围和对象也要讲究方法。例如,明明10个人当中有3个支持拜登,7个支持川普,如果你只抽那3个人访问,就是100%支持拜登。

事实上,样本要有一个筛选环节。


其次是访问,包括有电话访问、街头拦截和组织座谈等等很多方式。这当中还涉及了“拒答率”。电话访问会很明显存在这样的情况,一是不接电话,二是接了拒绝回答。

当然也包括不想惹麻烦的“心口不一”——口头支持拜登,投票给川普。

而且,不同场景的访问方式会带来不同的访问结果。

例如:面对一名年轻漂亮的调研员小姐姐,你断然不会回答对方自己月收入低于1000元。

可是面对银行贷款的表格,在你认为知情人不会太多的情况下,你大概率会如实回答。


最后是设计民调的问题,可以说是关键中的关键。

我们不能回避一个事实:民调也有水平高低之分

抽样和访问都好办,是体力活,而设计问题则是实打实的脑力活,民调的水平就从这个环节上区分开来。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想:这些问题难道专业机构都搞不定吗?这也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犯错误?

客观地说一句,美国具备很高专业水准的调研机构还是不少的。


这是不是很矛盾?一边很专业,而另一边却总是预测失败?甚至错了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怎么回事?

好,我们慢慢地已经快接近核心问题了,你听我说下去。

先看抽样和访问,这两方面大概率存在不可预测性,比如不接听电话,样本作废等等,你就无法控制。

这种不确定性,也给民调机构的错误铺垫了一些借口。


关键的来了:如何设计问题?

这也是最容易控制、最有发挥空间和最具创意的部分,包括猫腻。

民调,一般给人的感觉是“一问一答”。

很多人会关注“答案”,却很少有人留心“问题”。

然而,问题决定了答案。换句话来说,你设计了什么问题,就会得到什么答案。

你会说,这不是废话嘛,难不成我问人家吃饭没有,人家还会答我刚上完厕所吗?

嗯,别急,你再听我继续说下去。

一般人通常会认为先有问题后有答案。然而,民调机构的想法可能会不一样。

他们是先想着需要有一个什么样的答案,然后再来设计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你可能以为民调机构设计的问题无非是:你会投票给川普还是拜登?

答案不是川普就是拜登,对吧?

可是,如果问题是这样来设计呢?

“如果给拜登投票的时候,你是会选择邮寄,还是亲自到现场投票?”

你会怎么答?邮寄还是投票点?

其实,无论你怎么答,答案都可以描述成:选民会通过邮寄方式投票给拜登

事实上,他们的问题没有让你在“川普”和“拜登”之间选择,而是在“邮寄”和“现场”之间选择。

明白了吗?

也就是说,民调可以借由客观手段实施心理操纵。

以上,我只是粗略地举了一个例子而已,实际运作可以复杂到讲不完。


你认为民调是一种客观反映事实的方法,然而对于民调机构来说可以成为观点引导的手段。

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激活“羊群效应”

那你可能会说,所有的民调机构都这样吗?

这个我不能随意下结论,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所有的专业都是一把双刃剑

这个基本上完全可以回答你之前的一个疑问:为什么民调这么不准,还在继续做?

因为,民调根本就不在于准不准,而在于影响了多少人。

这跟做广告一样的,既可能一下成了爆款,也可能“烧车”(某宝直通车)烧死在路上。

你会因为产品销售不成功而去起诉广告媒体吗?——你最多就是下次不合作了而已,没谁要“偿命”。


这也顺便回答了另一个问题,民调是“白嫖”的吗?

当然不。

民调也是要成本的,多少也需要有变现渠道。

怎么变现我就不细说了,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问:谁受益,谁买单

所以,民调不是一个笑话,但可能是一句谎话。


迄今为止,你是不是觉得拜登的民调一直保持领先是有那么一点点理由了?

如果,你再来一个脑筋急转弯,是不是忽然又觉得他并不是“躺赢”,倒是做了不少事情?

确实,拜登和他背后的民主党做了很多事情,最起码希拉里和奥巴马就没闲着。

2020年这一场美国大选,算是让我们见识了左派媒体是什么尿性。


与其说川普在和拜登玩竞争,不如说他在跟“假新闻”作斗争。

社交媒体推特、脸书甚至还玩起了禁言、删帖和封号的手法,完全就在左派的“五指山”下。

美国本土的一些左派媒体,不是呼吁“积极投票”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说“给拜登投票”。

作为讲求公信力的新闻媒体,失去客观地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史上罕见。


为了民调,拜登的手下有一个团伙竟然向川普的选民公开发出“死亡威胁”,这到底是想“拉票”还是“撕票”啊?

如下图:


我大概翻译一下里面的内容:

喂!街坊:
我们社团已经确认你是川普的支持者。
你的地址已经被添加到我们的数据库,如果川普不认输,你就是我们攻击的目标。
建议你赶紧看一眼家庭保险条款,换成最新的版本,确定有足够的保额可以补偿火灾损失。
这可是有言在先了。
永远记住,是“你”挑起了这场内战。
准备好面对你“先开第一枪”的严重后果吧。

不要再说拜登“躺赢”,实际上他做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


看了很多川普竞选集会的现场视频和照片,有时候会让我觉得,无论线上传播怎么发达,这种面对面的感染力是互联网永远替代不了的。

喜欢川普的人确实是真的喜欢川普,所以夹道欢迎比比皆是。他住院期间,不少支持者轮番彻夜守望在医院附近,令人为之动容。

有人说,投票给拜登的人不是真的喜欢拜登,而是讨厌川普,所以拜登的竞选集会没什么人捧场。

好像也说得过去。

不过,民调是一种诱导,现场集会则是一种活力强大的感召,有意无意地形成了两大推广阵地。


川普和拜登谁当选,除了美国人自己,其他国家肯定也在关注。只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只不过是个“好与恶”的问题,而对另一些人来说简直就是“生与死”

再问一次,你会认为谁能赢?

“黑天鹅”事件肯定有。当初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不也押宝在克林顿身上嘛,最后川普赢了他就立马飞过去“Say Hello”,还创下了美日最亲密关系。

我始终还是认为川普机会更大一些。


也许说不上他成功连任的100个理由,但是他不至于落选的理由倒是有三个:

第一,执政优势。4年前他还是一个官场“小白”,凭籍直觉和号召力就颠覆了现实,如今他已经有了政绩,还怕什么呢。

很多人欣赏川普敢想敢干的风格,又没有重大的舞弊案件。过去几年民主党疯狂反扑、恶毒报复都弹劾不了他,还怕什么呢。


第二,减税优势。他以美国优先,符合本国民众利益,大幅削减国际事务的铺张浪费而实现国内减税深得民心。

黑人说唱歌手“50美分”近日公开表示要给川普投票,他说:

“我可不想在拜登那里变成20美分。”


第三,选民优势。4年前的支持者现在更加狂热,更加主动。相比新冠病毒,美国人更反感民主党假借平权纵容街头打砸抢。

甚至几个民主党“票仓”有“蓝转红”的迹象和趋势。


要说现在认为拜登能当选的人,也许唯一的理由是他的民调看起来很高,别的也就说不出太多了。

正如我前文所说,民调也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输了也不用丢命反而有钱拿的游戏。

而且,很多人估计拜登浪不过4年任期,最终可能顺位到贺锦丽身上。

然而贺锦丽根本压不住场子,反而成了拜登胜选的障碍。


还有,近期媒体爆出了不少拜登家族的黑材料,正等待司法部门核查,而拜登自己不反驳,不回应,只是让大家“不要计较过去,要展望未来”,这就让人心虚啊。

你想想,如果黑材料是真的,必定不会只有一份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手中,海外势力可能也会有,很难说拜登会不会在将来出卖美国的利益换取家族平安。


总体来说,民调不是决定性的条件,左媒虽然疯狂护主,但拜登涉嫌有把柄受制于人,他的竞选搭档贺锦丽也不太受人待见。

看好川普政治主张的支持者比起4年前更有热情,不再是“沉默的大多数”。他们能上街欢呼,集会助威,就一定能出门投票。

嗯,川普……能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