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彻底“煤”戏了:中国不买,日本拒绝,印度出尔反尔

subtitle 金十数据 10-22 16:58 跟贴 19134 条

本文为「金十数据」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者必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们躺在天堂里消磨时光”——这是全球乐迷所熟知的澳洲摇滚教父级乐团Midnight Oil歌里对澳大利亚的描述,主唱Peter Robert Garrett鲜明地批判了澳大利亚的沾沾自满、坐享其成,总是依赖其他海外经济体来获取财富。

确实如此,澳大利亚坐拥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自然条件极为优越,有“骑在羊背上的国家”、“手持麦穗的国家”和“坐在矿车上的国家”之称。澳大利亚人随随便便放放羊、割割穗、挖挖矿,转手出口海外就可以轻轻松松过上好日子。

尤其是凭借着丰富的矿产资源禀赋,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世界顶级冶金动力煤、铁矿石和LNG生产及出口商。所以澳大利亚的矿业在本国经济中的地位非常高,矿产资源产值占GDP的比例接近10%,可谓澳洲经济的命根子。

然而,最近的澳大利亚仿佛被扼住了命运的咽喉,谈“煤”色变,焦虑不已。

失去金主,危机来袭

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根据最新数据,澳大利亚煤炭已探明储量为1474.35亿吨,占全球已探明煤炭储量的14%,在世界已探明煤炭储量的国家中排名第三。

早前澳大利亚地球科学网也报道,澳大利亚拥有超过700亿吨黑色煤炭和760亿吨褐煤资源。按照目前的生产速度,该国黑煤的生产能够维持125年,褐煤的生产维持1200年以上。

得益于此,澳大利亚是世界最大的煤炭净出口国,该国采矿作业主要集中在昆士兰州,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澳洲煤炭也以其高能量、低杂质的特点,成为现代高效低排放电厂和钢厂的理想原料,受到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

所有在澳大利亚开采的冶金煤和70%的热能煤都销往海外。2018年澳洲煤炭出口达到668亿澳元,超过铁矿石(632亿澳元),排在全部货物和服务出口的首位。其中大部分煤炭销往日本、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及地区。

例如,2018年日本从澳洲进口了90亿美元动力煤,比中国高出63%,冶金煤进口也和中印不相上下,是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的最大目的地。只不过从这之后,澳洲这位最大的金主突然“换性子”,走上了“养生”的道路。

大多数工业化国家,人们对当地的空气污染都非常担忧,可再生能源替代煤炭等旧能源的呼吁愈发强烈,日本也不例外。2018年9月日本丸红集团 (Marubeni)宣布,将不再涉足任何新的燃煤发电业务,并表示将出售或转让部分现有资产。

不仅于此,日本政府为了打造“绿色东京奥运”的品牌,今年7月宣布2030年之前将关闭约100家燃煤发电厂,这是日本历史上首次给出燃煤电厂关停的具体数字和截止日期,昭示着彻底断绝煤炭依赖的决心。

这一消息对澳大利亚而言,就是“晴天霹雳”。

优势尽失,随时替代

失去昔日大金主后,澳大利亚要通过煤炭出口赚取钱财,唯能指望中国和印度。然而,中国推行煤炭多元化,澳大利亚并非我国煤炭进口唯一的来源地。

目前,中国可通过“西煤东运”,从印尼进口大量焦煤,以供应沿海地区的钢铁企业。与此同时,我国还与蒙古签订了TavanTolgoi煤矿谅解备忘录,这个Tavan矿,正是世界上最大的、未开采的矿床之一,其中四分之一都是优质冶金煤,远远高出世界平均水平。

为了运煤,2018年蒙古国宣布三年内将修通Tavan矿至中国边境的铁路,届时每年能向中国运输3000万吨煤炭;而我国也正在建设一条从蒙古国延伸到沿海地区的铁路,该铁路明年完工后,将打通北方的运煤通道,让蒙古的焦炭源源不断运送至沿海地区。

可以说,澳大利亚煤炭在印尼、蒙古、俄罗斯等国煤炭的“攻势”下,并无明显优势,可替代性较强。甚至在去年蒙古还摘下了澳大利亚作为我国冶金煤最大来源国的帽子,成为首要供应商。

况且,我国“家底颇厚”,中国煤矿储量为1145亿吨,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排名世界第三,有41座千万吨以上的煤矿都是动力煤。另外,也是出于对气候和环境的担忧,中国已经宣布碳中和目标,即将全面转向清洁能源。

随着能源结构优化,中国的煤炭消费也会逐步减少,往后煤炭发电将被可再生能源取代,太阳能光伏发电、风力发电、水力发电将侵占煤炭在电力行业的地盘。

总而言之,在我国煤炭进口多元化、煤矿储量充足、拥抱清洁能源的情形下,澳洲煤炭优势尽失,减少进口或完全不买该国煤炭,对我国市场的影响都相对有限。

失去日本这个大金主,又争取不到中国煤炭市场的最大话语权,这时,澳大利亚不得不“慌”了。

退无可退,彻底“煤”戏?

退而求其次,不行就再退一步。于是澳大利亚煤炭出口瞄准了印度,去年8月底澳洲资源部长卡纳万(Matthew Canavan)还前往印度,与相关内阁成员和产业界高管讨论在澳大利亚煤矿开发等事宜。

随着经济的发展,印度电力不足的短板显露无疑,这也让该国作为发电主要来源的煤炭需求迅速膨胀,于2015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煤炭消费国,仅次于中国。英国石油公司(BP)曾预测称,到2040年印度普通煤炭需求预计比2020年增长96%,换算成石油约达9.1亿吨。

为此,印度综合性企业阿达尼集团(Adani Group)2017年还决定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投资世界最大级别的煤矿。双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澳印煤炭合作前景看似明朗,但澳大利亚若把全部筹码都押注在印度身上还存在两大“隐患”。

首先,印度奉行的理念是“守规则不是第一,找出路才是关键”。

所以印度出尔反尔,不按套路出牌是常有的事情,例如1992年开始就已经到印度开疆扩土的日本企业就被坑得太惨了:日企在印承建的高铁项目无限停工、印度不断对日本科技产品加收额外费用、印度人动不动就哭穷罢工不干活等等,这让认真做事、尊重规则、追求极致的日本人吃尽苦头。

同样的情况也让澳大利亚毫不意外地遇上了,印度前脚和澳大利亚签了煤矿合作协议,后脚就增购美国及加拿大的冶金煤替代澳煤进口,让澳大利亚吃了一回“哑巴亏”。2018到2019年间,印度不动声色地从加拿大进口429万吨炼焦煤,从美国进口炼焦煤413万吨。

其次,印度不想让外人赚走自家钱,推行煤炭开采商业化。

由于疫情加速蔓延,印度经济已从低迷转为绝望,据印度专家指出,2020年印度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低于邻国孟加拉国。

在此惨淡背景下,今年6月,印度总理莫迪发起了对41个煤炭区块的商业拍卖,总地质储量为170亿吨,他此前还表示将斥资5000亿印度卢比(约合450亿人民币)用于煤炭开采基础设施的建设。并且近日印度正计划修订1957年《煤炭法》,以允许私营企业收购煤矿进行商业开采。

这一系列行动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吸引投资并节省印度的进口费用,从而推动印度的自力更生,提振经济,甚至借此让印度成为煤炭净出口国。

短期来看,印度成为煤炭净出口国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是印度煤炭开采商业化直接带来的结果——印度国内煤炭产量会增加,进口煤需求会减少。事实上,为了提振本土煤炭销量,印度政府已经决定在2020-2021财年取消混合动力煤的进口,鼓励煤炭企业转向本土,这或将进一步减少印度进口煤炭的数量。

在日本、中国等大客户接连离去的情况下,若是连印度都开始抛弃澳煤的话,那么澳大利亚真的“煤”戏了。毕竟放眼亚洲,要找到与澳煤头三名大客户媲美的同量级的“买家”,还真不是一件易事。

文 | 李泽钚 题 | 凌明 图 | 卢文祥 审 | 程远

日本将允许澳大利亚军队进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