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广州大叔决定在四十多岁时组一支全新的摇滚乐队

subtitle 道家二师兄 10-22 07:53 跟贴 1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热血、生猛、青春、燃烧生命

是很多人对组乐队搞摇滚最常见的印象

而去年成立于广州的这支新乐队却表示

组乐队搞摇滚从来不是年轻人的特权

简单讲一件事就知道他们有多狠

乐队里的鼓手小郭已经四十多岁

但为了搞乐队直接裸辞上市公司总裁一职

2019年8月24日,《乐队的夏天》第一季决赛过去不久,Top1新裤子乐队在佛山演出。

演出在一个体育馆,到《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时,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大合唱,手中荧光棒忘情挥舞,「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失去,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

人海中,有两位大叔也随着一起摇摆,音乐激荡起的除了情绪,还有一些年代稍显久远的记忆。

看完演出后,坐在回广州的车上时,他们喝完了一些啤酒,不过瘾,回到后又在家楼下喝。

喝着酒越聊越起劲,在天将亮未亮之时,他们做了一个决定,组一支全新的乐队。

2020年10月20日,《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决赛刚刚落幕,他们组的荡失路乐队,正式推出第一首单曲《理想的骸骨》。

歌词是反复改了50多版才定的,其中有一句「人说打开窗户看不见来路,剩下一片滩涂,理想的骸骨」,正是在唱他们的心境。

他们的人生不可谓不辉煌。

三少,国内知名乐队「与非门」主创。当年多少人跑遍唱片店,就为了买他们的专辑《01》,连窦唯都翻唱过他们的作品。

后来,三少转入幕后,在环球音乐、唱吧等大型公司担任音乐高管,参与制作曲目数百首,其中不乏与萨顶顶、郝云、朱婧汐国内知名歌手的合作。

而小郭则走到了商界,任职过多家世界500强公司的高管,辗转北美、欧洲、亚太的多个国家发展事业。

在组建荡失路乐队前,担任着一个上市公司的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平时的工作就是看到对眼的企业然后甩若干亿把对方并购过来。

*正在调试设备的小郭

即便如此,偶尔午夜梦醒,三少和小郭也会看见「眼前一片滩涂」,在梦里,是年少大家一块玩乐队的时光……

就如三少所说:「继续沉沦,还是换个方向向上提升,这是个哲学问题。」

早在20多年前,三少和小郭就组过一个叫铁蜘蛛的乐队,几乎是全广州最早的重型摇滚乐队,那时候赫赫有名。

彼时,三少还叫刘晓宇,小郭还叫「愤怒的小郭」,年轻,一头长发非常飘逸。

每天就是排练,几个彪形大汉,挤在中山大学附近农民房改装的排练室里苦练。为了隔音用棉被把窗户门缝堵得堵严实,广州的夏天有多闷热可想而知。

* 荡失路乐队一次日常的排练,Misa穿着睡衣拖鞋

但快乐是真的快乐,穷也是真的穷。生活中最奢侈的,就是一群人排练完后去大排档,点三个咸鱼茄子煲,再点上十几碗饭,饱餐一顿。

但贫穷是这样的一种苦涩,即使掰碎了碾成粉末,以一比一万的比例掺在快乐里,依旧苦得难以掩盖。

「饭都吃不上的时候,很难有力气谈艺术。」小郭回忆,「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连续吃方便面,真的是没钱。」

在90年代末,社会变化翻天覆地,铁蜘蛛乐队逐渐趋于沉寂,几位成员陆续离开。

三少专心从事音像生意,后又创立与非门乐队,小郭在外企当上销售经理,开始在商界深耕,他们大步迈向一个光明的未来。

如此辗转二十多年,两个人眨眼已变成中年人。功成名就之时,发现心中那簇摇滚的火种居然从未熄灭,依旧熊熊燃烧着……

决定组乐队后,三少和小郭先达成了共识,绝对不能吃老本,绝对不能沉溺于回忆中。为了给乐队注入新鲜血液,他们找了年轻一代的林栩和Misa,两位90后。

接到三少找自己当乐队主唱的电话时,林栩的第一反应是问:「三少,您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因为林栩是玩beatbox出道的,水平很高,是2015年和2017年全国beatbox公开赛冠军,但这和乐队主唱,确实有很大不同。

但三少说:「林栩你信我,我看人很准,说你可以就是可以。」于是林栩答应了,一个是真敢叫,一个也真的敢答应。

不久后,林栩收到了一个DEMO,他花了半个小时试唱,其中15分钟是用来喝啤酒开嗓。

收到林栩的试唱后,小郭和三少听完都眼前一亮,当下决定就是林栩了。小郭说:「这个味道是对的!」

而吉他手Misa的加入更加无厘头。在一个跨年的party上,三少看到Misa吉他弹得很好,就约了他见面。

三少、小郭和Misa的第一次会面在一个小酒馆。两位70后和一位90后,喝酒,聊天,互相掏心窝说了一些话,然后就成了,Misa决定加入。

「没什么太特别的原因,就是自然而然聚到一起了。」Misa说,「硬要说的话,在按部就班的生活里,每个人都在等待一个意外。而我等到了,然后选择接受。

于是,在去年秋天,荡失路这支「80后断层」的乐队,正式成军了!

* 由左到右分别是:Misa、林栩、三少、小郭

比起组建乐队,创作歌曲可就没那么「顺利」。

荡失路的写歌方式非常old school,就是整个乐队的人聚在一块,一边操练乐器,一边喝酒聊天讨论。谁有灵感就来一小段,任何一位被启发到的人再继续,联合创作。

刚开始时分歧很大,与坚信情感至上的三少和小郭不同,学院派出身的Misa是个彻头彻尾的技术崇拜者。

在他的眼中,一切情感都拥有相对应的音乐结构,愤怒可以分别用哪几种和弦表达,欢乐的节奏要符合什么指标才能足够流畅,诸如此类。

Misa见到每个人时都要问对方的星座,是个酷爱「分类」的大男孩。无论人事物,在他世界里都要被量化成数据,然后分门别类地置放好,才能使他感觉安全。

但小郭和三少不认同,觉得情绪一旦到位,其他都得让步。技术是服务于表达的工具,而不是自我束缚的镣铐。

解决分歧的方式也特别old school,就是直接实打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试图说服对方,或者被对方说服。偶尔也会陷入僵局,就喝酒休息会再继续。

朴实无华的针锋相对下,一些变化正在悄悄发生。Misa的音乐结构有了更多的「人味」,而小郭和三少表达情绪的形式也更丰富,有了更多的层次。

同时也碰撞出了更加多变的风格,他们创作的歌曲里,既有华丽复杂的重金属摇滚,又有旋律悦耳的流行摇滚,还有桀骜不羁的英伦摇滚。

* 歌曲制作中

乐队的感情总是越吵越真,他们彼此的默契与信任与日俱增。

有一次排练调试设备的间隙,Misa用吉他弹超级玛丽BGM,林栩Beatbox模仿音效,而三少和小郭就在旁边看他们两个玩得不亦乐乎。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荡失路」这个乐队名来得有多么不容易。

乐队成立九个月之后,依旧没有定下名字。每位成员都心急如焚,甚至发动身边朋友帮忙。

备选名越来越多,事情也变得越来越难缠。本来每个人都非常不拘形迹,结果却在众人的议论声中迷失了自己。

终于,在七月某个夜晚,他们一直喝酒到深夜,把这件事聊开了,最后一致决定,既然前段时间整个乐队都迷失了自我,不如就叫「荡失路乐队」!

荡失路,是广东话走着走着迷了路的意思,英文名是「Dang Shi Blvd」,缩写正好是DSB大傻逼

这多少带着点自嘲的黑色幽默,就像小郭说的,「搞音乐的,多少都得带点傻逼精神!」

* 排练创作喝酒必不可少

在《理想的骸骨》评论区点赞最高的留言来自徐思浩,他也是这首歌歌词的共同创作者。

第一句引用自腰乐队的《硬汉》:

「被自己打败的捣蛋鬼们,

已经很难去面对厄运,

吐露感情和热忱。」

第二句来自诗人赫塔·米勒的《我写故我在》:

「我只是,拒绝堕落到井底,

我想抓住井沿看看蓝天。」

* 三少

这作为对荡失路乐队的注解真的恰到好处。当年长发飘飘的两位少年,如今已经有了小肚腩,有些老花的眼睛也不复过去清澈。

但眼神依旧坚定,创作和排练时依旧投入。

在乐队的宣传照上,能看到小郭和三少已经藏过很多表情的脸,留下了不少岁月的痕迹,简单地讲,沧桑。

这与林栩和Misa年轻的脸庞一起,形成某种关系的对照。如过去倒映着现在,又如现在照耀着未来。

撰文:写稿到深夜的小菜

编辑:全程打酱油的小李

摄影:忙于拍摄豪宅的santo

设计:为老郭设计的小郭

部分图片来源于@荡失路乐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