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晓洁:梅兰芳舞台剧中的曲牌音乐

subtitle 溢昕娱乐 10-22 06:03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京剧曲牌的功能

所谓“曲牌”,是中国戏曲音乐中规模最小、形式简单的一种结构形式。它的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包括演唱曲牌和演奏曲牌两种形式。京剧曲牌大部分来源于昆曲,也有的是吸收、借鉴地方戏曲和民间音乐,并逐渐形成了与京剧风格一致的曲牌音乐。京剧曲牌按乐器性能划分又可分为唢呐曲牌、笛子曲牌、海笛曲牌、胡琴曲牌四个部分。唢呐曲牌又有“混牌子”和“清牌子”之分。

同是一支曲牌,由于主奏乐器的音色、性能不同,其韵味风格和表现力不尽相同。这些曲牌的来源有历史传留的、有民间采集的,都有固定格式,但是根据剧情需要又可调整变化,使观众听起来熟中有变。

常用的唢呐曲牌有【大开门】【工尺上】【傍妆台】【柳摇金】【一枝花】【将军令】等。常用的笛子曲牌有【山坡羊】【寄生草】【春日景和】【汉东山】【到春来】【到夏来】【到秋来】【到冬来】等。

胡琴曲牌大部分来源于昆曲的笛子、唢呐曲牌。多用在过场、打扫、更衣、设宴、祭奠等场合。一般不用锣鼓伴奏,只用单皮鼓或大小堂鼓击奏花点。由于胡琴操作灵便自如、适应力强,所以它的表现力极强。下面,笔者就具体阐述胡琴曲牌的表现功能。

【小开门】曲调简洁,可适用表现多种舞台情绪,如配合更衣、写信、上朝、回府以及皇帝、皇后上场等场面。特点是基本曲调可适当地进行插花点,节奏快慢自由。

【八板】曲调流畅、节奏活泼,源于民间小曲老八板,多用于轻松活泼的舞蹈场面。这个曲牌的特点是句法流动性比较强,如《红娘》中的扑蝶等配乐。

【八岔】旋律节奏跳跃,它是从八个曲牌摘取乐句组成的曲体。音调与四平调相近,故多与四平调、二黄交织使用。它的特点是以闪板作结发展全曲。

【万年欢】曲调优雅,多用于宫廷摆宴或梦境及舞蹈的场面。京剧《闹天空》《贵妃醉酒》《生死恨》等剧都用此曲牌。

【哭皇天】曲调悲哀,用于祭祀或打扫灵堂、上坟等场面。一般在曲牌前后常安排大段的表达痛失亲人的念白或祭奠亡灵的唱腔。

【回回曲】曲调喜悦,多用于摆宴、庆贺的场面。用二黄把位演奏偏于柔美,用西皮把位演奏配上小堂鼓更适于欢庆的气氛。

【春日景和】曲调悠扬,多用于饮宴场面,可以配合舒缓优美的舞蹈。如在《太真外传》赐浴一折就使用了该曲牌。

【大拜门】曲调活泼,作为一般性衬乐使用,除独立演奏外,常插入【小开门】中间连接使用。

【柳青娘】曲调明快,常用来为花旦角色的家务劳动、针线习作和舞蹈动作伴奏,如《拾玉镯》《花田错》等剧。

【海青歌】曲调轻松愉快,常用于女子做针线,或青年男女互相表示爱慕的场面。

【山坡羊】曲调喜悦优雅,为舞蹈伴奏,表现活跃的气氛,如剧中的宴饮、更衣、拜贺等场面。

【寄生草】曲调悠扬典雅,常用于梦境或舞台上的虚幻、抒情场面。如《拾玉镯》《百花赠剑》等剧。

【香柳娘】曲调跳跃,节奏明快,常用于活跃的舞台气氛,如花旦戏《洛神》以及《拾玉镯》丑婆的风趣场面。

【洞房赞】原系梆子曲牌,曲调欢快,常用于配合舞蹈场面。如《拾玉镯》《辛安驿》等剧,都使用了该曲牌。

【工尺上】曲调奔放,是从同名唢呐曲牌衍变而成的。由于胡琴演奏比吹奏更具有灵活性。常用于小型的迎送场面,如《三堂会审》等剧。

【鹧鸪天】是一种典雅的曲牌,多用于宴饮等场景。

【斗蛐蛐】曲调短小,常用于嬉笑玩耍的场面。如《贵妃醉酒》、《香罗帕》等剧中均使用了该曲牌。

【哪吒令】原是唢呐曲牌,常用于开戏前的吹台,也用作舞蹈伴奏。

【傍妆台】由同名唢呐曲牌改编而成,曲调经过加花发展,显得更为流畅优美。如在《贵妃醉酒》剧中的运用。

【柳摇金】是一种节奏明快、曲调新颖的传统曲牌,多用于各种舞蹈、摆队等场景。

【朝天子】源于祭祀的民间音乐,多用于唢呐演奏,用于皇帝登殿、众臣参拜的场面。胡琴演奏较之吹奏速度更慢,用于开幕曲,如《贵妃醉酒》等剧。

京剧曲牌具有很大的灵活性,有的曲牌通过变化使用,达到表现不同意境的目的。例如【万年欢】在《贵妃醉酒》中作为舞乐曲牌,用来配合杨贵妃舞蹈动作;在《生死恨》中,则用于表现韩玉娘夜梦程鹏举。

二、京剧曲牌的应用

京剧曲牌中很多取自昆曲曲牌,传统的曲牌为我们留下了宝贵而丰富的资料。由于京剧曲牌具有很大的灵活性和自由度,它常常要配合演员的形体动作以及表演的节奏进行。曲牌的演奏根据实际剧情的需要,演奏时间可长可短,既可以进行同一曲牌的完全反复或者变化反复,还可以根据剧情的需要随时终止演奏或转入演唱部分等。

(一)梅派名剧《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是京剧大师梅兰芳的代表剧目之一,讲述的是楚汉相争中,英雄项羽和美人虞姬的悲壮爱情故事。梅兰芳运用了【夜深沉】这种曲牌来表现“一个落寞荒冢,一个遗恨乌江”的悲壮场面,使观众看后潸然泪下。

【夜深沉】是一种曲体结构严谨、旋律流畅激昂的京胡曲牌。以昆曲《思凡·风吹荷叶煞》曲牌的四句歌腔为基础,经过加工改编发展而成。【夜深沉】所选取的四句歌腔的唱词是这样的:“夜深沉,独自卧,起来时,独自坐。有谁孤凄似我?似这种削发缘何?”改编者沿用我国词牌取名常用的办法,用唱词首句“夜深沉”三个字作为曲牌名字。

在京剧《霸王别姬》中,京胡曲牌【夜深沉】用来配合虞姬舞剑中复杂的身段以及剑式的变化,“剑舞”是这部戏的精华,通过这段“剑舞”反映出虞姬内心矛盾、踌躇不定的情绪。【夜深沉】曲牌在这个段落中,用慢而加花的旋律作为虞姬舞剑时的伴奏音乐。此时此境中虞姬的心境凄婉伤感,充满了浓重的悲剧色彩。改编者将乐曲结构扩展成有引子后接慢板、中板、快板的板式铺排。因此,【夜深沉】曲牌开始时速度缓慢,完全随演员的舞剑动作而行进,梅兰芳设计出在不同的角度位置,以高低不同的各种舞剑姿态表现人物的情感,他的动作舒展大气,给人以内在的力量和美的享受。在舞剑的亮相动作上,旋律刚好落在重音上,音乐与舞蹈动作配合默契。“剑舞”在【夜深沉】曲牌的不断变奏中难度不断加大,梅兰芳在这段戏中的表演不同于武旦的干净利索,而是充满了爱恨交织的柔情,看后耐人寻味。其中大鼓的独奏、鼓与京胡交相辉映的演奏,以及音乐力度逐渐加强的应用、速度的加快变化都充分展现了音乐与舞蹈配合的绝妙之处。梅兰芳所展现的音乐曲牌【夜深沉】与表演之间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他通过在【夜深沉】曲牌配合下的精湛表演,表现了虞姬肝肠欲碎,以死谢恩的情感,使人物的思想和心灵得以充分发挥与升华。

(二)梅派名剧《贵妃醉酒》

京剧曲牌中的胡琴曲牌在梅派剧目中占有重要地位。梅兰芳几乎在所有的新编古装戏中都加入了舞蹈表演,在唱腔中间插用器乐曲牌来配合身段或舞蹈表演,从而创造了京剧“歌、舞、乐”三位一体的表演形式,突出了他抒情高雅、含蓄温和的艺术风格。从梅派名剧《贵妃醉酒》的曲牌音乐布局可见一斑。

梅兰芳在《贵妃醉酒》这部传统经典剧目中的表演达到新的高峰,他运用了现实主义的表演方法,不但使传统的表演技术达到了简练精确的程度,而且通过对京剧曲牌的巧妙运用,使这部戏在丰富人物思想感情与内涵的同时,塑造出诗意盎然的人物形象。《贵妃醉酒》全剧以四平调腔系展开乐思,委婉的行腔把杨玉环在雕栏玉砌、锦衣玉食中幽怨失宠的心态表现得贴切入微。剧中唱做并重,尤其是开场的【四平调】堪称京剧的珍品,演唱柔和舒缓而又饱含深情。梅兰芳的唱腔,每句尾音拖腔都有微微下滑,加重语气的行腔特点,显示了他唱腔雍荣华贵的特点。在《贵妃醉酒》中,自始至终由胡琴演奏的各种曲牌音乐伴奏,配合表现杨玉环的心理变化。

全剧曲牌音乐布局:1.开幕曲【朝天子】【二黄小开门】;2.【四平调原板】“海岛冰轮初转腾”是一段非常著名的唱段,杨贵妃唱道:“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转东升。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此时转【二黄万年欢】;3.这里同是曲牌【四平调原板】,杨贵妃唱句为“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在这段曲牌音乐的烘托下,梅兰芳充分发挥了舞台剧表演手段,如唱“好一似”的时候配合动作打开扇子,唱“嫦娥下九重”扬起扇子,左手往前一指。唱“清清冷落”的四拍当中,在前三拍的节奏中并起扇子,双手抱肩随着三步左右三看,慢慢蹲下身去,在末一拍正唱“落”字的时候左手一投袖,站起来唱“广寒宫”。左手往里一指唱“啊,广寒宫”。随着曲牌音乐展开,舞蹈的动作进行着转变。此时转入【二黄回回曲】,再唱“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4.【二黄散板】“长空雁”,转【反二黄万年欢】;5.【二黄傍妆台】中,杨玉环做抖袖、整冠、开扇等动作;6.【反二黄小开门】中,高、裴二力士及宫娥们向杨玉环进酒。

《贵妃醉酒》中的【柳摇金】是一首曲调新颖的传统曲牌,在剧中改调换弦达五次之多用于表现杨玉环的醉态,京胡用多种把位做各种变奏,生动而传神。这种灵活的处理与安排既适合剧情的需要,又符合广大观众的审美情趣,从而使这部传统歌舞剧的表演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以上种种唱腔和曲牌的穿插使用,都是京胡演奏家徐兰沅、王少卿与梅兰芳一起研究创作的。

京剧《贵妃醉酒》是一部载歌载舞的经典剧目,梅兰芳对此剧的表演和音乐进行了多方面的改革创新,如在《贵妃醉酒》中的“闻花”“卧鱼”等优美身段,即是吸收了昆曲的表演方法。正是由于梅兰芳“歌、舞、乐”三位一体表演思维的指导下,通过杨玉环的下腰、卧鱼、醉步、扇舞等身段和步法的呈现,贴切自然地表现了杨贵妃的娇柔美丽、雍容华贵等特点。而这些传统曲牌的准确运用与安排,则使这部戏构成了一幅连绵不断的画卷。

三、梅派舞台剧中京剧曲牌的应用

京剧曲牌音乐所蕴涵的丰富思想与情感内容具有极高的价值。其在梅兰芳的舞台剧中得到了合理应用与灵活安排,不仅达到了烘托剧情、渲染气氛的目的,而且对整部戏剧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为观众塑造出一个个完美的艺术形象。梅兰芳擅长将传统剧目中的曲牌合理巧妙地运用,这些都是他主张改革要“移步而不换形”的具体体现。

梅兰芳曾说:“我是个拙笨的学艺者,没有充分的天才,全凭苦学。”他把京剧艺术视同生命,毕生都在锲而不舍地探索与追求。他创立的“梅派”综合了青衣、花旦、刀马旦的表演方式,是旦角艺术的集大成者。在唱、念、做、打、舞、服装及人物塑造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卓越的艺术成就。他运用“四功五法”的程式,把京剧艺术“有声皆歌,无动不舞”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载歌载舞”是梅兰芳舞台美学思想的集中体现,他善于在舞台上追求一种艺术与人生的完美境界。梅兰芳巧妙地运用曲牌音乐,使之成为他在舞台上再现他的“三位一体”思想的重要载体。梅兰芳的舞台剧具有极强的音乐性,曲牌音乐的应用与创新,是形成其独具魅力的“梅派”艺术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