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隐藏了20年的隐秘往事曝光:那时,朴树浪、老狼怂、许巍穷……

subtitle 小北爱美食 10-21 16:06 跟贴 2 条

前几年,全国境内刮起来一股仿汉、崇汉的热潮,无数人为长裙翩翩,长袖飞跹的汉服而痴迷不已。不惜花费重金来买下一套完整的汉服饰,公园内,小桥边,也流连着许多汉服少女的倩影。

一个个花季少女,不顾繁复的穿着方式,不管高昂的享受成本,买下一套自己心仪的汉服,这里面不单单只有少女们的购物欲望,还有当代人对于过往一段时间的怀念。这一段被所有人怀念着的时光,自然是璀璨夺目的。

这样让人怀恋的时段,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也曾经出现过。它的出现,让一众音乐爱好者吟唱十数年,成为音乐乐坛上一朵清丽雅致的白色芙蓉,清纯美好,却勾走了一众人的三魂七魄。

那一段时间,叫朴树,叫老狼,叫许巍,叫……也叫民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初次狂欢,少年风发搅风云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大陆歌坛终于不再亦步亦趋地追逐着外界风标,而是向内创新,曾经风靡一时的摇滚乐曲,就是其中的排头兵。

九十年代,在人们对摇滚的疯狂逐渐稀薄的同时,民谣乐曲在校园学生之间开始慢慢传唱开来。草坪上,操场上,学生们穿着白衬衣,配着蓝色牛仔,弹吉他、弹尤克里里,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唱着自己心中欢喜的歌。

这里面最出名的就是高晓松和老狼。高晓松和老狼是老搭档了,他们一起在草坪上想着自己心里面的梦,一起去参加竞赛,一个写词,一个唱歌,配合十分默契。那个时候的高晓松不胖,老狼也不老,都还是青涩的大学生,眼镜一架,全然知识分子模样。

当时谁也没能想到,就是这么两个青涩稚嫩的大学生,后来一起合作,唱出了让人三月不识肉滋味的《同桌的你》,一举封神,成为一众人眼中的偶像,也让民谣走向了它的第一个高峰。

就在老狼和高晓松合作的《同桌的你》的传唱大街小巷的同时,一位名叫许巍的年轻人正面临着人生的最低谷。

这位许巍一度痴迷于摇滚乐曲,曾经自己建立过一个名叫“飞”的乐队,但是就在1994年,他的乐队由于经费不足解散了,他的梦也散了。

解散乐队之后的他一度没有钱吃饭,最后还是卖掉了自己心爱的吉他,才有了短期内的生活费。在朋友看到他时,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饭,活得像一个乞丐了。

这一段时间,可以说是许巍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但幸好,他有一个胸怀开阔的父亲,给了他人生的指引——去学习国学,给自己找一个精神家园。一筹莫展的许巍最后听从了父亲的建议,选择去研究中国国学,寻找自己的一份精神的寄托。

就这么阴差阳错的,民谣乐曲第一次狂欢迎来了它的终结歌者——许巍,许巍最后以一曲人人传唱的知名乐曲——《蓝莲花》作为了第一次高潮的落幕曲。

时代谢幕,歌者下场。民谣乐坛自许巍之后,陷入了不长不短的沉默时期。

二次昂首,朴树突破重围再造辉煌

就在民谣乐曲初次颓靡的时候,一位年轻人在1999年带着一部《我去2000年》杀出重围,出现在歌迷的耳朵里,用这一曲《白桦树》,再次激起了众多歌粉对于民谣乐曲的激情。

这位年轻人就是后来火遍大江南北的“麦田”签约歌手——朴树。

朴树高中时代在哥哥的感染下知道了罗大佑等音乐人,看着舞台上光芒万丈的歌手们,少年朴树心里就此便埋下了一个音乐梦。

有着音乐梦的濮树曾经就读于首都师范大学,但是他并没有和父母期望的那样安分毕业再做一名老师,而是在大二那年放弃学业,转头投入音乐界,靠着写歌、卖歌为生。

所有人都不看好他,认为他离经叛道,不切实际,放下安稳日子不过,偏偏要去追什么音乐梦想,这要是万一失败了,不就惨了。

可是朴树没有在意他们的评价,把一切流言蜚语都置于窗外,一心扑在音乐上,专注于写歌填词。

岁月终归没有亏待这位追梦的年轻人,在1999年的时候对他多年的坚持做出了让人满意的回复。朴树火了,大二决意辍学的朴树火了。在出名之后,朴树还是坚持着写歌,陆陆续续出版了《那些花儿》《生如夏花》《平凡之路》等脍炙人口的经典乐曲。

到现在我们也还是能够哼唱一两句“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

三次冲顶,水木双华造梦终分散

民谣乐曲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登顶是在2001年水木年华组合华丽出道之后。

最初的水木年华组合是由卢庚戌和李健两个人一起成立的,一个多年磕磕绊绊,单打独斗优势不显,一个痴情音乐初次入道亟需指引,就这样,曾经在大学时错过的两人,在多年之后,再次相逢,并且成为彼此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

水木年华成立之初就发行了一曲后来人人知晓的《一生有你》,用温和的笔调,描绘了爱情里面的相守一生,痴情不悔。让数不尽的人为之感叹,为之着迷。就算走到了如今,也有许多人再次翻唱。

水木年华的出现,让民谣乐曲迎来了它最后的荣光。因为很快的,水木年华就因为两人的意见不和而就地解散,虽然卢庚戌后来又找来了廖杰和姚勇,组成了三人水木,但也还是失去了最初的味道。

就这样,风靡一时的民谣迎来了它的日暮。

曲终人易散,传唱不灭情

20年了,在经历了三波跌宕的浪潮之后,民谣乐坛慢慢的归于平静,那些曾经搅动乐坛风云的人物,一个个都没了身影。

有的失望于歌曲销售量,离开乐坛,转投影视综艺节目;有的回归家庭,不再在乐坛上拼杀博弈;有的直接归隐,新闻头条上找不到半点踪迹;有的不温不火,但还是坚持最初的梦想;有的沉淀复出,一朝奏响生命最强音。

但是正如《那些花儿》中的“如今这里荒草丛生已没有可鲜花,好在曾经拥有你们春秋和冬夏”。

虽然民谣已经不再有以前的风华,但是他们曾经来过,曾经给一代人带来心灵上的安抚,曾经在一代人的青春里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哪怕风华不再,但是曾经来过,曾经光彩万丈过,就不算白来一趟。

有人说,英雄的荣光总会过去,不灭的是精神。就算荣光已丧,但相信他们的追梦精神比他们曾经的成就更加耀眼,也更加流长。

现如今,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他们的时代已经成为了过去,但是他们的荣光却镌刻在每一个音乐爱好者的心里,他们的追梦精神,也同样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追梦人。这想必就是他们除了音乐之外,对这个社会做出的最大的、最不可忽视的贡献。

时光无情,把民谣的荣光冲散,时光又有情,酿就了民谣最隽永的醇香。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