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诗词中描述相思的几种境界

subtitle 仗剑侃文史 10-21 06:20 跟贴 9 条

细说相思,初时,大概就像是被一根细线牵着,慢慢的由浅入深,然后身体像是一个容器,慢慢被相思装满,再然后相思就从身体里溢出来,刚开始是自自然然的溢出,令人动容;而后是偶然溢出,让人感同身受,很是悱恻;到最后是不溢出,完完全全消化在自己的身体和心灵中,杂陈在灵魂里。

古代诗词中,相思是一个很大的主题,文人墨客描绘相思的句子纵使不是最多的,也至少能排进前三,而这里面,更是有无数名句,流传千古,让人动容不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思念是从伤到美的一个过程

一、浅尝

知道相思,却未感受过相思,半说教,半叙情。很多情感看似绵绵不绝,实则浅尝辄止,这类诗歌很多。

譬如秦观的《鹊桥仙》“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看似深情厚谊,实则也就是个门外汉,没有什么真情实意。

类似的句子还有晏殊《玉楼春》中的句子“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看似无穷无尽,却没有一丝落到实处。

二、深入

深入者,有浓郁的情感蕴含在其中,看似轻易,实则情深,有时伤春,有时悲秋,但是伤春悲秋,往往只是为了,思念某一个人。

宋代晁冲之一首《临江仙·忆昔西池池上饮》“相思休问定何如。情知春去后,管得落花无”道出了其中真意,尽管相互相思也不要问近况何如,因为明明知道春天已经过去,哪里还顾得上花落叶枯。

在水一方

三、刻骨

刻骨者,伤身也,思念犹如一根悬颈白绫,直逼得人喘不过气来,这时候的思念仍然是可伤人的外物,但是由肉入骨,已是极深。

比如元代代散曲家作家徐再思的《折桂令·春情》“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生下来以后还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了相思。身像飘飞的云,心像纷飞的柳絮,气像一缕缕游丝,空剩下一丝余香留在此,心上人却已不知道在哪里去留?相思病症候的到来,最猛烈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灯光半昏半暗时,是月亮半明半亮的时候。

四、空虚

空虚的时候,相思成为了一种诉求,渴望相思来填满自己,这个时候,最容易发誓,或者是许下诺言。

元稹曾在《离思》中写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表述自己深深的思念,表达自己对那份思念的忠诚。但是这往往是一种空虚的表现,因为那份思念已经亡故,所以空虚。但是誓言往往却是最靠不住的东西,诗人往往只是用这些思念来装填自己放空了的心。

空虚

虚无的思念


五、渐满

思念到了一定境界,那仿佛整个人都是只是承载思念的一个容器,这时候的思念已经不再伤人,成为了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

宋代词人贺铸《青玉案·横塘路》中写道:“试问闲愁都几许,一蓑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你若是问我因为思念所引发的感怀有多少,恰似一川烟雨中的青草,恰似满城飘飞的柳絮,恰似江南的梅雨,在这个特殊的时节,几乎就填满了整个世界的全部。

另有李商隐在《夜雨寄北》中写道:“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六、流露

当思念装满了你的全部,它就会悄然流露出来,在你不经意间徜徉于外,却又怎么也挥之不去,怎么也掩盖不住。

宋代才女李清照在《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中写道:“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自己满满地堆积着相思,这种感情怎么也藏不住,这相思,这离愁,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又隐隐缠绕上了心头。原来,一上一下之间,就已然填满所有。

还有宋代词人陈亮在《点绛唇·咏梅月》中写道:“一夜相思,水边清浅横枝瘦。”

以及苏东坡在《水调歌头》中写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李清照

七、自然

当思念到了满身皆是的时候,就需要慢慢地释放出来,因为人已经将所有的思念净化,变成了一种幽怨,如同淤泥中开出一朵莲花,它是如此的干净,如此的馨香,如此的出淤泥不染,如此的自然。

正如纳兰性德在《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中写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种自然的释放有着一种天然的美感,我们若是都停在初见时候的样子,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八、偶然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离开后,我在人群里,找到了无数个崭新的你的影子。释放满身的思念,越到后来,便愈发的纯净而唯美。它既是一种遗憾,更是一种牵连,更多的则是偶然想起。

恰如辛弃疾在《青玉案·元夕》中写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在人群中寻找她千百回,猛然一回头,不经意间却在灯火零落之处发现了她。更为深刻的理解,则是,我在人群中,每个人都似乎是崭新的你的影子,想去寻,寻不到,回头时,还记得那个老对方。

思念悠然

思念缱绻

九、了然

当最后的相思都已释放之后,就可以回头来,重新审视这段时光。那时候可能有许多种情感,但是一切都已归于平淡。

恰似姜夔在《鹧鸪天·元夕有所梦》中写道:“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梦中未比丹青见,暗里忽惊山鸟啼。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谁教岁岁红莲夜,两处沈吟各自知。”肥水汪洋向东流,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候。早知今日凄凉,当初真不该苦苦相思。梦里的相见总是看不清楚,赶不上看画像更加清晰,而这种春梦也常常无奈会被山鸟的叫声惊起。春草还没有长绿,我的两鬓已成银丝,苍老得太快。我们离别得太久,慢慢一切伤痛都会渐渐被时光忘却。可不知是谁,让我朝思暮想,年年岁岁的团圆夜,这种感受,只有你和我心中明白。

另有苏东坡在《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写道:“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