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影视剧,请尊重观众的智商

subtitle 娱记四道杠 10-20 13:14 跟贴 1522 条

《喜宝》的横空出世,让我突然觉得,郭敬明是一位有品位的导演。

不说剧情,光是审美上的山寨就值得一吐。小时代虽然浮夸,但至少那些奢侈品是真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电影喜宝的导演没去过故事的发生地——石澳大宅,至少可以上娱乐新闻看一下李嘉欣的婆家和郭家长女结婚的场景:

再不济还可能参考杨凡拍《流金岁月》时的白色望海洋房。

可是,你猜怎么着,2020版《喜宝》给了我们一个荒腔走版的苏州园林。

这种园林式豪宅现在在江浙一带非常常见,代表刚刚富起来的人们想象中的豪奢生活,当我看到郭采洁抬头景仰地看到“勖宅”两个字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勖家基因突变成人民公园,所有情节都不成立,订婚宴像房地产公司临时拉的热闹场子,那些廉价的红丝绒和金色的纸条充斥着整个电影。

最搞笑的是,为了省成本,同一场景用了两次,两个订婚宴居然连乐队都没变,群演都没变,省钱啊省钱。

喜宝与勖存姿谈判的那场戏,一个现代化的空洞洞的样板房里摆了一张临时拼凑的饭桌子,象征性的几个盆子,完全不是吃饭的架式,桌面四周围着开会时常用的那种粘起来的临时帘子,看得我又是心酸又是好笑。

说好的巨富呢,辛酸到要到这种会议桌子上和新买的情妇讨价还价了,还真是不堪啊。

所以你看,人生的好坏基本要看比较,所谓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最烂之下还有更烂,你永远不知道前面会遇到什么。



有趣的是,与《喜宝》的穷相反,一些国产剧里的主角,却壕得仿佛与常人生活在不同时空。

某剧女主,设定没钱没势的北漂实习生一枚。然而剧中,实习就租了一套精装修的大复式。

我搜了下北京的一居室,90年代的小区60平一居室,价格6000,这样已经算精装修。

图里这个租金,保守猜测2万起步。而剧中她的实习工资是8000,转正后15000,职位是酒店行政经理。

奥美的实习工资是50元一天,大方一些的100-130,开8000实习工资(近400/天)果然是电视剧才存在的土豪企业。

转正后职位是酒店行政经理,一个刚毕业的就能当经理,还拿着15000工资,直逼程序员水平。对得起程序员掉的头发吗?

国产剧没有穷人定律,其实从2005年的《家有儿女》就初见端倪。

刘星一家在北京住四室二厅,三个孩子个个有电脑,刘星一个网球拍1000块。

《小欢喜》,宋倩家5套房产,还是学区房,保守估计固定资产至少几千万。

一天吃一个海参,也不怕流鼻血。

《我的前半生》罗子君买鞋一买就是8万块,按她的消费能力陈俊生至少需要年入千万。

《谈判官》中,黄子韬的家族企业被收割,父亲气晕住院,他连饭都吃不起。

但他依然穿着名牌大衣、戴着几十万的名牌表。

这辈子没吃过油条,平时可能饮仙露为生。

还是王校长亲民,和我们凡人一起吃热狗。

小北漂住loft,家里放着大浴缸,名牌包表全招呼上,披着小人物的外皮,却每天只需要操心谈恋爱,对不起,真的不能打动我。

那么敢不敢真的穷?

韩剧《请回答1988》,每个家庭有着切实的问题,善宇家经济条件不好,有时候连米都没有了。

善宇外婆来看她,她和隔壁罗美兰家借了一堆东西,但还是没有骗过自己的妈妈。

外婆走的时候留了信和钱:

善宇妈妈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崩溃大哭。

你看,生活哪有那么多狗血,平平淡淡的生活细节最动人。

不怪观众爱看美剧韩剧日剧,国产剧的编剧实在太不尊重观众。无论什么职业包装,医生、律师、翻译、财务,剧情毫无专业内容可看,甚至出现啼笑皆非的专业错误。

《欢乐颂》有个经典的智障桥段:

数学天才安迪要做空小包总妈妈,精准算出亏损:“保证让你第一小时亏1千万,第二小时亏2千万,第三个小时4千万递增。”

索罗斯看了会沉默,巴菲特看了要流泪。

医疗剧《外科风云》中,白百合拿着胸部CT的片子,去和专家讨论肝癌病人的病情。

美剧《实习医生格蕾》,编剧上学时就在医院做过义工,对剧里涉及的医院系统有相当深的了解。

《生活大爆炸》涉及了相当专业的物理知识,编剧请了专门的学术顾问,为剧本的对话提供科学依据。

日剧《交响情人梦》,女主角弹钢琴,上野树里在从小学过钢琴的基础上还进修,男主角指挥,玉木宏专门去学了指挥的动作。

反观国内的行业剧,《亲爱的翻译官》从名字开始就很奇怪,只听过高级翻译,翻译官这个职位闻所未闻。

至于口型完全对不上、毫无同声传译的镜头,从一开始我就没抱过期待。

《谈判官》中,杨幂就这样把并购谈下来了。

流量演员不专业,编剧更不能甩锅。很多编剧从未上过班,阅历有限,下笔基本靠想象力和百度,如何写出有深度的剧情和台词?

上海住2000万房子过top5%生活、人生最大麻烦是通不了马桶的那位著名作家,她也是一位编剧,无数次在微博说自己年纪轻轻就很幸运被选中当上作家和编剧。

她在微博抱怨“演员中心制”,将近些年影视作品质量下滑归咎于演员,用很脏的词形容跟组编剧。

但就是这样的人,占据着上层的话语权,并且已经赚得盆钵满体,驱动市场劣币驱逐良币。

你知道可怕的是什么吗?

当我们平时吐槽豆瓣3、4分的剧,全网嘲讽剧情智商低下时,这些剧的编剧一定是行业里的顶端了。

一线编剧一集30万,一部剧下来拿千万也不少见,而他们拿完钱后,还剩下什么?

更多的是,拿着微薄薪资、毫无话语权、被外行资方所限、甚至无法署名的小编剧们。

姜文在《圆桌派》里聊“讲究”,他说:

“场景不对,剧情就不可能对,都说观众好糊弄,但我不觉得,可能有些观众现在不明白,但以后他会明白,等他明白了回头看我的电影,甭管我内容拍的好不好,对不对,他看到那时候的民国就是民国的样子,北平就是北平的样子,他就知道,姜文这人仗义,这孙子没糊弄我。这就是讲究的意义。”

其实影视艺术不是要拍的多唯美多空灵,艺术是来源于生活的,脱离了生活的艺术很容易造作,但艺术又是高于生活的,用这些庸常来谈论一些远超庸常之事,观者不觉违和只觉震动。

短视频的制作人们在腾讯采访中宣称:

“不要讲逻辑,观众不需要高级的东西”、“不要教育引领观众,尽可能满足他们”、“观众们很懒,别让他们动脑”、“观众没有耐性,让他们爽了就行”。

但观众就真的这么肤浅吗?生活是一地鸡毛,但人不是鸡,人之所以从猿猴一路走到今日,就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只做禽兽,我们的大脑给予我们思考的能力,就给予了我们创造自己命运的权利。

希望观众们能用自己的选择证明:只要沉下心来做好内容,市场不会辜负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