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前的大波浪,是什么样的?

subtitle 摩登天空杂志 10-01 19:38 跟贴 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一假期来了,今年的草莓也终于来了!

这几天里,我们每天都会为大家考古一篇文章,推荐一个即将出现在草莓音乐节的乐队。2020年世界发生的变化太多了,而他们的这些故事,大多都发生在2020年前。

2018年大波浪的 No Such Disease 发行时,我们写了这篇文章来记录李剑在巡演期间感受和生活状态。如今《乐夏2》播出后他们火了,也即将出现在草莓音乐节。

10月4号 成都草莓音乐节 草莓舞台 18:00-18:40

10月6号 北京草莓音乐节 爱舞台 18:00-18:40

10月8号 哈尔滨草莓音乐节 爱舞台 18:00-18:40

《大波浪:No such Disease》

导演/剪辑:木小瓷

拍摄:木小瓷,福禄,Allen

调色:崔承瑞

李剑:大波浪,没毛病

文 | 木小瓷

李剑总是开心不起来。他说的最多的话是“生活太累。”

在北京的小胡同里,李剑已经住了五年。码着一整排的哆啦 A 梦漫画,还有各种书。他会抽着烟发呆,单曲循环听许巍唱“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李剑是在2016年巡演的时候开始抽烟的,现在每天至少要抽一包烟。有时候自己都感慨“一天得抽多少烟啊,你说这肺受得了吗?”但感慨完之后,就会立马又点上一根,接着抽。

他说自己“以前花很多时间研究乐队,现在花很多时间研究我的生活”,但对于生活的研究,似乎始终都没有什么成果,还是每天过着一团糟的日子,身心疲惫,无法缓和。

只要李剑每天晚上一点钟之前不睡觉,就会陷入狂想症。想各种没有意义没有答案的问题。最简单的问题就是想怎么装修现在的房子,有时还会拿尺子去量地面。看《人类简史》的时候会思考人类这么漫长的发展,未来会什么样,会联想到宇宙。其实关于“宇宙之外又是什么”这个问题,小学的时候他对着厕所的镜子就一直在思考,只是到现在还没有思考出来。

李剑的房间有时候很整洁,他会想以后那些美好的事,有时候又想“就这样算了自杀吧活着没什么意思”。关于自杀这个话题,一年前我也和他聊过。那时候他的安排是,他想在自杀前给身边的人打几个电话,把没交代的事交代好。然后在床上铺上一层塑料纸,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躺上去,戴上墨镜,吞一整盒安眠药。我问他为什么要铺一层塑料纸,他说,万一尸体烂了没人发现,把床就弄脏了。

但是现在,他觉得,一切形式感都没必要了,只要舒服就好。

#startvideo#fcf7d14bd1262b5361a98a9fb8308bb7#endvideo#

▲2017年武汉草莓 大波浪《潇洒走一回》

2017年四月,武汉草莓音乐节上,李剑穿着红白蓝条纹的宽松薄外套,像一个漂亮的麻袋。姑娘们在台下为他那白嫩细长的腿都快喊破嗓子了。有人在长款白衬衣背面印了“大波浪”三个蓝色的字,纵身一跃跳进人潮。

每次唱《离开我你会后悔》的时候,李剑总爱开玩笑地编一些故事。2016年,专辑《 See The Sun 》巡演最后一站的北京专场,他说“我在北京爱过很多女孩儿,也有很多女孩儿离开我。也许今晚演出结束你跟我走了,第二天早上你起来之后就会把我删掉。这首歌是送给那些离开的人,离开我你会后悔。”这些话说出来之后,当天现场的姑娘无一例外都为她疯狂。武汉这次,他又撒谎说去年他交了一个武汉的女朋友。

那场演出,大波浪演的很好,李剑自己的状态也很好。完全看不出来他这段时间里实际上是怎样的一种糟糕的状态。后来有人问他“你知道你们这次在武汉圈了多少粉吗?太牛逼了。

我看现场的那些人,真的特别羡慕他们,希望自己是他们这个年纪的。就不用操心这些破事儿了。三十岁以后,全是这些事儿。那天上台的时候那一瞬间我就感觉,状态来了,感觉这才是我,我就应该过这样的生活。而不是整天想什么房子啊生活啊。但有些时候又会反过来,觉得草莓离我越来越远了,现实才是真的,台上的都是梦。

这种感觉,就好像在一个下着雨的晚上房间里放着音乐,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花瓣澡,抹完樱花味儿的身体乳之后会有种“生活还是很美好”的错觉。当第二天面临电脑里的空白文档和电视新闻联播之外那些残酷又真实的新闻时,发现现实真的很可怕。

从三月份开始,他一直在盘算着到底是在燕郊买个房,再开家小卖部,还是在北京像素买个房,然后去 DADA 门口支个摊儿卖煎饼。燕郊的房子可以解决户口问题,也有学区,孩子上学的事儿有保证。北京像素的房子产权只有五十年,周围没有学区,而且没法解决户口问题。李剑特别发愁。

2015年的时候,李剑玩儿命一样地做乐队,把自己原来在塘沽的房子给卖了,2017年的时候,就买不起房子了。“不敢想象这个事儿有多可怕,一步没赶上,步步赶不上。老话说的都是有道理的。”

那你是哪步没赶上?

哪一步都没赶上。”

▲大波浪乐队2016年宣传照

2009年的时候,李剑组建了以车库摇滚风格为主 Double Harvestman 乐队,机缘巧合之下,在2010年加入了逃跑计划乐队,成为了逃跑计划的键盘手。

2011开始,由于逃跑计划的演出逐渐增多,李剑也几乎默认放弃了 Double Harvestman 。也是那一年,《夜空中最亮的星》写完之后,他感到了乐队风格上的改变并不是他想要的东西,于是在2012年,他所相信的世界末日来临的几个月前,离开了逃跑计划。

在他离开之前,他已经能感觉到逃跑计划有了爆红的趋势,曾经那么困难的时候都一起经历了,乐队成员们都劝他不要在这个时候离开。但他仍然有一种“如果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的感受,离开了逃跑计划。于是李剑“在青春的尾巴上做出了很残酷的决定”,离开了逃跑计划。

离开之后,李剑回家呆了两三个月。那段时间对他来说是无比痛苦的。

有人开始讨论起李剑离开的原因,有人为他感到惋惜,也有人指责他不负责任。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李剑写出了《 Chinese Live in Hongkong 》和《 Fill in 》。前者后来改名成了《02》,两首歌一起都被收录在第一张专辑《 The Big Wave 》里。

李剑打算重新把原来的 Double Harvesman 做起来。那时候乐队只剩下他和鼓手。他们觉得 Double Harvesman 这个名字记起来太困难了。想了想,于是就改成了 Double Long ,“双倍长”的意思,听起来有点猥琐和色情,直译过来,就是“大波浪”。

乐队在更换了数十个乐手之后,终于,遇见了贝斯手邢星和鼓手李赫,他们分别在2013年和2014年加入到了大波浪乐队,对于李剑来说,这是一件特别幸运的事,甚至是除了美好的童年生活之外,他直到现在所能想到的自己经历过的最幸福的一件事。他们三个人骨子里的特质和大体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非常相近。用李剑自己的话说,那个时候的状态就是“没挡,谁来灭谁。

经历了在他家门口烧烤摊喝多了之后三个人一起裸奔的幸福往事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乐队面临的问题还是很多,于是创作状态一下子到了迷茫期。那时候是2014年的下半年,《5678 Into 》,《 Synth 》这些歌就是在那个时候创作出来的。即便李剑说这些并不是他喜欢的自己的作品,但我还是一直都很喜欢《5678 Into 》的歌词:

Once you choose safe love

You choose a danger way

裸奔的那个晚上,李剑、邢星、李赫三人决定“这个乐队我们要干十年,干二十年,我们要做一辈子。”

现在再回头看那时候的一腔热血,李剑说:“其实就是很小孩的很幼稚的一个看法。你没有考虑到以后经济上或者一些其它的压力,你并不知道这个行业具体是怎么样的,你并不知道做这个行业以后具体有多难,遇到多少困难。”

2015年年初,大波浪签约了摩登天空。虽然不能说这让乐队起死回生,但至少对李剑而言,“摩登天空可能是救了我。

▲大波浪乐队2018年宣传照 摄影:陈阳阳

很少有乐队连续两年每年做三十多场的巡演。但是大波浪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做了全国范围的大型巡演,主题一个叫“无取胜希望者之旅”,一个是“你看见太阳了吗”。这两个名字都是李剑自己取的。第一张同名专辑《 The Big Wave 》原本叫《 The Outsider 》,局外人。后来这个名字没有通过,李剑就把它换了一种方式,用在了巡演上。

大波浪的音乐风格主要是倾向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新浪潮,以及复古后朋克,一股浓重的神秘又性感的味道。2014年乐队去德国演出的时候,让李剑感到不解的是,来找他们乐队签名合影买专辑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们,似乎大波浪的音乐让他们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仿佛重新回到了听 Joy Division 年轻时代。

2016年,巡演了十站之后,乐队又有新的问题出现。“我开始想我们到底要怎么边生活边做乐队,因为之前都是玩儿命地做乐队。

李赫算是乐队里最“正常”的一个了,他在燕郊有一套房子,每个月都需要还房贷,最后实在是压力太大,坚持不住了,感觉自己再也不想打鼓了。李剑说李赫就属于那种“梦型乐手”:“并不是必须要做一行,只是曾经有这样一个期望,现在实现了,所以继不继续打鼓对他来说也并不是最重要的。”

现在,李赫离开了乐队。石璐成为了他们的新鼓手。用李剑的话说就是:“在我的世界里,非常需要石璐这样的人。她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摇滚乐手,她的本质是摇滚的。我排练的时候经常容易炸,她是一个很理性的人。有时候看到她那张脸,我就想,急什么急啊,算了吧。”

作为大波浪乐队的首任吉他手,张一航和石璐一样,也是一个很理性的人,对于不同的音乐风格,也有他自己的理解。“他的吉他业务很好。”

虽然大波浪那首《 No Such Disease 》已经被唱了一万遍,但是大波浪乐队的问题一直都在,李剑自己的问题也一直没有解决。做乐队让李剑变得越来越固执,没有办法多线做事的李剑总是会被小事逼疯。

2018年3月,大波浪乐队巡演北京站,李剑翻唱了一首《星星点灯》。

抬头的一片天是男儿的一片天 曾经在满天的星光下做梦的少年 不知道天多高不知道海多远 却发誓要带着你远走到海角天边 不负责任的誓言年少轻狂的我 在黑暗中迷失才发现自己的脆弱 看着你哭红的眼睛想着远离的家门 满天的星星请为我点盏希望的灯火 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 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 天其实并不高海其实也不远 人心其实比天高比海更遥远 学会骗人的谎言追逐名利的我 在现实中迷失才发现自己的脆弱 看着你含泪的离去想着茫茫的前程 远方的星星请为我点盏希望的灯火 多年以后一场大雨惊醒沉睡的我 突然之间都市的霓虹都不再闪烁 天边有颗模糊的星光偷偷探出了头 是你的眼神依旧在远方为我在守候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 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前程 用一点光温暖孩子的心

这首歌是李剑从小学二年级时父亲送他的磁带里听来的,虽是老歌,却几乎完全唱出了李剑现在所经历所想的一切。

还好,比起一年前,李剑已经平和了很多。“我不会像以前那么冲动。说这社会怎么样不行了什么的,我不会。就完全会觉得,你该做的,该要的,该得到的,该付出的,该努力的,你已经达成一个目标了,其实我已经得到了 。我想做的大波浪,其实到现在我认为,其实已经可以了。

我相信李剑还会有无数个焦躁失眠的晚上,无数个喝多了之后极度消极的晚上,无数个忙碌又孤独到对生活再次绝望的晚上。但是我也相信,大波浪也会越来越好,没毛病。

策划 | 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

监制 | 伍叁伍伍 王硕

撰文| 木小瓷

本文由摩登天空ZERO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除了这个公众号,我们还有实体杂志

这是我们最新一期

《摩登天空:东京潮流地图》

东京潮流界的

“Lonely Planet”

在日潮宇宙中心

对话超有态度的潮流话事人

潮人逛东京必带潮牌地图

限时优惠

原价68元

预售抢先入手只需51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