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side 入门指南

subtitle 摩登天空杂志 10-01 19:11 跟贴 33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一假期来了,今年的草莓也终于来了!

这几天里,我们每天都会为大家考古一篇文章,推荐一个即将出现在草莓舞台上的乐队。2020年世界发生的变化太多了,而他们的这些故事,大多都发生在2020年前。

这篇文章发表于去年五月份,也就是 Joyside 重组演出前夕

10月4号 成都 草莓音乐节 草莓舞台 19:20-20:00

10月6号 北京 草莓音乐节 爱舞台 19:20-20:10

2019年五四青年节那天 ,重组之后的 Joyside 在五道营胡同的 School 进行他们的第3次排练。

我到得有些早,刚一拉门,就听见了《Your city is a desert to me》,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 Joyside,差点没哭出来,这么多年终于听到了现场版,我三步并两步,冲进了 School。就是大家平时看演出的那个舞台,当天下午,这里留给了 Joyside 排练。我满头大汗加柳絮,看得尽兴,都忘记把这首拍下来。回过神来才发现刘耗怎么在台下?台上多了把吉他,台下除了刘耗还有一键盘手,一共六个人......

刘耗被挤到台下,镜头容不下6个人

2004年某月, Joyside 乐队在北京西三环花园村一个地下室录制他们第一张专辑,这时距离他们组建已经时隔几年。他们当时的经纪人是徐凯鹏,也是后来万青、后鲨、盘尼西林的经纪人。据说,徐凯鹏当时想把乐队签给摩登天空,但觉得公司给出的版税分成不够多,于是跟沈黎晖打赌:如果销量超过2万,乐队就能拿到双倍版税。如果销量没达到,Joyside 就 “签卖身契”,免费给公司多演20场。

这个赌注是真是假,在我心里一直是个问号。于是这次采访,正好和刘耗证实了一下,得知这个赌注的确存在,那张《Drunk is Beautiful》的销量没到2万,乐队没拿到双倍版税,但也并没有免费给公司演出。

刚与摩登签约的时候,Joyside 在北京地下朋克小有名气,并和脑浊、反光镜、挂盒一起办了次演出,为了提升乐队的地位,徐凯鹏机灵地把这次演出命名为 “三王一后” ,把 Joyside 并入其中,从此之后 Joyside 就跟当时的脑浊的名气差不多了,跻身了大牌儿行列。

那时候的 Joyside 只有三位成员,鼓手还不是关铮,吉他手刘虹位也没有加入。当时的录音师是宋一彬,那是他录制的第一张专辑,整个过程,有很多让他十分费解的事情。其中一件:有两首歌鼓的节奏完全一样,宋一彬劝当时的鼓手范博能不能将两首合为一首歌,可范博不同意,说节奏一样但味道不同,日后多年,录音师才明白这可能就是朋克的态度。

还有一个趣事儿,随着 Joyside 越发知名,有一次五月天想请他们一起演出,可能是对他们自己在北京演出的不自信,想请北京地下摇滚圈正火热的乐队来帮衬。边远当时年轻气盛,没同意,他觉得挺没劲的。后来经纪人好说歹说才说服了边远,但他演出的时候穿了一件体恤,上面写着 “i want to shit on may”。

这个被哥几个欺负的男人就是徐凯鹏,点击图片看看那次陪五月天演出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时带五月天来北京的人正是新裤子主唱彭磊眼中的影帝——吴庆晨,据他回忆五月天一上台就用台普跟观众们问好,台下骂声一片,让他们滚蛋,可五月天没有理会直接开演,三首歌过后,骂声不见了,欢呼出现了。

直到今天,很多人对 Joyside 的名字都报以费解,看上去跟 Joy Division 有关系,但又不确定。刘耗在坏蛋调频里曾提到,边远希望有朝一日能将唱片放在 Joy Division 的旁边。这次问到边远,他有些腼腆:“我就觉得这么叫挺好听的,也希望能有这样的荣幸,后来有家唱片店帮我们实现了这个愿望——独音唱片店”。

最早的 Joyside 只有三个人,乐队初期,用刘耗的话说是比较混乱的,边远是主唱兼吉他,刘耗弹贝斯,鼓手是辛爽,同时,边远和刘耗又身兼数支乐队,关于乐队人员的确立这故事太长,也说不清。关铮和刘虹位是 Joyside 在摩登天空时期已发行了两张专辑之后加入的。

关于虹位的加入,与 Mtley Crüe 的吉他手 Mick Mars 的经历颇有相似,都是 “应聘” 来的。那个时候虹位在广州的星海音乐学院上学,想玩摇滚乐,也想去北京。有一次看了 Joyside 广州的演出,机缘巧合认识了乐队当时的经纪人徐凯鹏,得知乐队正缺一个吉他手,虹位感觉机会来了。

刘虹位:Private White V.C.外套 Anglo-Italian衬衣裤子

那还是用QQ的年代,虹位联系上了边远,边远随即发了些歌给他,也是要试探一下虹位的品味。虹位说自己很勤奋,把这些歌一遍一遍地练,两个月后,虹位背着吉他来了北京。起初排练的效果一般,不过也没换人,就这样慢慢地融入了乐队。虹位说自己对音乐的感受,完全是受边远的启发,边远给他听了大量的音乐,“要是没有边远,我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那些音乐” 虹位认真地说。

边远: 一身淘宝加起来不到300元

没过多久,边远带虹位去了D22,用虹位自己的话说:“一到那里,我就疯了,我的世界就开了。”然后问边远:“怎么样,我是留下来呢,还是回南方?” 边远说:“你回南方干嘛?””我回南方去广州站西批发服装,留下来的话我就玩乐队。” 边远在D22门口啜了一口啤酒:“那你留下来吧”,就这样,刘虹位正式加入 Joyside。

从出第一张专辑到解散也就是五年时间,虽然这五年 Joyside 靠音乐的收入越来越多,但哥几个因为太能喝所以还是养活不了自己。他们的告别演出是在2009年鼓楼东大街的 MAO 举办的。刘耗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演出的票房破了 MAO 的纪录,卖了800多张,从没来过这么多人,直到后来阴三儿的出现才破了这个纪录。

关铮:浪乐队T恤 Casino Demon帽衫 锐步鞋

说到 MAO,说到鼓楼东大街,就不能不提刘耗也开在这条街上的古着店 underground kidz ,我问刘耗当时的 underground kidz 是不是就是今天的 School ,刘耗瞪大了眼睛,迟疑了半晌,喝了口啤酒,又点了点头,说这是一好问题,然后他又瞪大了眼睛,迟疑了半晌,喝了口啤酒,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就是。”

刘耗:Deck皮夹克 Levis裤子 Redwing鞋

就如同今天五道营的 School ,但凡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无论是台上的乐手,还是台下的观众,都聚集在门口,谈天说地,店里也放着大家喜欢的摇滚乐,而门口站着的人包括刘耗,刘非,赌鬼的王梓等等,只不过和今天比起来,那时候大伙都是20多岁,年轻了一些。也就是那个时候,另外一个组织的名字诞生了,这就是年轻帮。

这件T恤挂了不知多少年

MAO 的终演结束之后,他们为了履行与德国唱片公司的合同开始欧洲巡演。签约国外厂牌的起因是在2005年,两名德国导演乔治与苏珊来中国拍摄了北京地下摇滚的纪录片,名叫《北京浪花》。当时拍摄的还有沙子、新裤子、挂盒等其他几只乐队,可能德国朋友更喜欢 Joyside,导致整体看来更像是 Joyside 的纪录片,更是把边缘作为了纪录片的封面。后来这对德国导演成立了一个叫 Fly Fast 的音乐厂牌,乐队也顺利签约。

“北京浪花” 海报

他们在外国的观众比他们想象的多,演出之后受到的尊重也比演出之前多。有一次他们在伦敦的酒吧演出,想找酒保借张纸,记录乐队演出曲目顺序,酒保不予理会,用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们,好像在说 “哪儿来的中国傻逼乐队”。结果演出之后,还是那个酒保,主动请了他们一瓶酒,紧握着他们的双手:“你们太牛逼了!没想到你们这么牛逼,比我们伦敦的傻逼乐队牛逼多了。“

解散十年来,乐队的成员分别参与了数支乐队,说到底还是放不下音乐。The Dancers 、浪、Far Side of The Moon 以及后来更知名的 Casino Demon。

刘耗在 The Dancers 时期写了一首歌叫 “电脑人儿”,源于 Joyside 解散之后,豆瓣小组的流言蜚语: 刘耗不但品行不端,还 “踩女友”。刘耗觉得他们都不是人,“都是丫电脑人儿”,所以才有了上边的歌,然而这些流言蜚语,现在看来,都是那些当红乐队应有的传说。

关于乐队重组,他们几个人内心都想过,可谁都没有做出过实际行动。每年虹位生日,刘耗都会给他发个短信或者打通电话,刘耗回忆虹位那时的心情:“我靠,大刘儿你还记得我生日!” 最多也就是这样,大伙儿都压抑着想要重组 Joyside 的心情,这份压抑谁也说不清是为什么,我猜可能是时间过得越久,就越让人不想打破这份默契。

当我问到分开的这些年,之后玩的乐队跟 Joyside 比起来有什么不同时,“能量” 这个词被多次提起。刘耗觉得,每次 Joyside 在一起都会起鸡皮疙瘩,哪怕只是排练。关铮表示乐队成员在一起经历了最多,默契最佳。边远和虹位说的最多,虹位认为是边远的气质影响了自己,也影响了乐队。而边远说是虹位的到来让 Joyside 对音乐更加精雕细琢。之前的音乐是偏三和弦的 punk rock,虹位加入之后来给吉他的演奏带来了很多新东西,也刺激边远写出了不少新的旋律。

如果说边远是 Joyside 的象征,刘耗是处理乐队事务时的队长,那么虹位在音乐上就相当于 “指挥”,在采访之前的排练当中,多次地喊停,提出建议,无论在自己的乐器上还是对乐队其他人的演奏上都会尝试新的方式进行演绎,一点一点地打磨。

Joyside 每一次的排练都会被录下来,排练结束之后,每个人会再把音频听一遍,找到自身和乐队整体还能提升的地方,然后在下次排练进行改进。

刘虹位说:“乐队是荷尔蒙诞生的东西,必须是这几个人在一块,能量聚集到一起做出来的,要是一个人在家都编好了,那不是乐队的形式。”

现在重组的巡演日期已经公布了,6月14日在北京糖果三层,6月21日在成都正火,6月28号在上海南梦宫。

大孩儿,小孩儿们都对此翘首以待,这个消息甚至还一度上了热搜,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千禧一代和新千年一代的孩子们的。

边远回答得很直接,觉得观众比当时会打扮了,好看的姑娘变多了。刘耗觉得过去手机拍不了照,所以观众只能专注看演出,现在手机能拍照了,大伙儿改拍演出了。

后来我又问他,现在的朋克与当年的朋克有什么不一样, 感觉他有点小失落:“好多朋克乐队的演出票房不好,没人看。现在的年轻人哪还有那么多矛盾与愤怒啊,都开心着呐!”

文章开始提到的六个人是这次复出巡演的看点,Joyside 在演出阵容上会有新面孔,多了键盘手陆成和吉他手垚垚,乐队把之前的歌都做了重新编排,打算通过更多的声音,让现场更丰满。

本来我们拍摄了乐队排练的新歌,但采访之后,乐队现在的经纪人刘非,给我发了条微信,说视频还是先别发了,留些悬念现场见。

策划 | 摩登天空ZERO编辑部

监制 | 伍叁伍伍 王硕

编辑| 和列岛撇子

本文由摩登天空ZERO原创,转载请联系后台

除了这个公众号,我们还有实体杂志

这是我们最新一期

《摩登天空:东京潮流地图》

东京潮流界的

“Lonely Planet”

在日潮宇宙中心

对话超有态度的潮流话事人

潮人逛东京必带潮牌地图

限时优惠

原价68元

预售抢先入手只需51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