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前,中国大批世界冠军被“废”掉……

subtitle 麦杰逊10-01 08:31 跟贴 569 条

助推器还是绊脚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游泳队进行跑圈测试

北京时间2020年9月27日,在2020年全国体操锦标赛的女子跳马决赛中,因为体能测试不合格,本来应有8人的决赛实际只有5人参加。


更戏剧性的是,资格赛排在最后一名的选手选择了一个难度最低的前手翻完赛,并最终获得全国第五,没错,是全国第五!

怎么,跳马比赛现在都不比跳马了么?一个体能测试就能直接干掉三个对手了?是的,这样的魔幻现实就发生在2020全国锦标赛上。

闹剧的开始,要从2020年2月27日说起,当时国家体育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该通知正式将体能测试定为了奥运选拔的门槛之一——“(体能)不达标者不得参加奥运选拔。”

“(体能)不达标者不得参加奥运选拔”;体能测试还要与训练津贴挂钩,不达标者会被扣除部分津贴。《通知》中还指出,实现东京奥运会兴奋剂“零出现”是首要政治任务,提升体能,增强运动员信心的目的也在于反兴奋剂使用。

这则通知下发之初并没有意识到它的威力和致命性,但随着各项比赛的恢复,“体能测试”开始了它的表演......

在上虞全国田径锦标赛前的体能大比武中,男子100米全运会季军徐海洋、青运会冠军李泽洋、全国锦标赛冠军杨洋等16名运动员,均因体能测试不达标而无法参赛。

在全国击剑冠军赛的16进8赛段,根据规则这一阶段不进行专项比赛,只进行体能测试。

于是,奇葩一幕再次上演。两位世界冠军孙一文和林声均因体能测试成绩不佳,双双被踢出8强门外。是的,你没看错,两位世界击剑冠军被「坐位体前屈」和「双飞跳绳」淘汰了!

随着体育测试的进行,类似尴尬的事情还在不断发生。

其中最过分的,还要属棋类项目。棋类作为一类特殊的体育项目,被要求也要先进行体测,通过体能测试才能参赛。于是最滑稽的一幕发生了......

正在安徽开赛的2020年全国象棋男子甲级联赛上,就应总局要求首次引入了体能测试,主要分为了三个类别,分别是耐力,力量,以及柔韧,其中包括的项目有1000米跑,800米跑,3000米快走,立地跳远,实心球,坐位体前屈。

由于象棋选手的年龄普遍较大,所以赛事方还“贴心地”根据年龄段,对每个项目的达标成绩进行了调整。但即便如此,在60到69岁的老年组象棋运动员仍需要在3000米的快走测试中达标,同时还得参加投掷实心球的测试。

而这多位60岁的棋手穿上跑鞋、贴上号码簿,出现在跑道上的一幕,绝对能成为中国象棋史上最荒诞的一幕。

而将体能测试推上风口浪尖的,还是9月27日在青岛举行的2020全国游泳冠军赛。

这场事关东京奥运会人选的全国游泳大赛上,多位选手拿出了惊艳的表现——

广东名将余贺新,以21秒79的佳绩打破了宁泽涛所保持的全国纪录;

洪荒少女傅园慧,以59秒48的佳绩排名第一;

于静瑶在200米蛙泳比赛中取得第一名;

辽宁选手王简嘉禾以15分45秒59的成绩一举打破全国纪录和亚洲纪录......

然而,以上这些表现惊艳甚至打破历史纪录的选手,却都因为体能测试分数不合格,未能进入决赛。

诚然,竞技体育里体能当然是重要的,但您让游泳的去跑步,让短跑的去长跑,让击剑的去跳绳,让下棋的去扔实心球?

甚至把体能测试作为超越竞技成绩的决定性门槛,这就值得商榷了!

用无差别的体能标准作为一切竞技项目的决定性门槛,无视不同体育竞技项目的多样性和专业性,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重视体育?这难道就是体育总局领导们的精明决策?

就像《人民日报》说的那样:“体能要补强,但体测不应成为比赛拦路虎。”

体能测试是应该的,但是任何政策都应该留有缓冲地带,一旦在高度多样化的体育项目中采取统一的标准,就会出现象棋手扔铅球、击剑手比跳绳、游泳运动员坐位体前屈的荒诞结果。

如此的魔幻现实,既是不尊重体育竞技的专业度,也是在无视运动员们漫长的磨练与付出。

而总局的宏图大略也因为这样一刀切,瞬间暴露了它的无脑和腐朽。到底是怎样的决策层,才能一拍脑门定下体测决定一切的政策?

只体测,忽视专项成绩,这样还想取得好成绩?一句痴人说梦,送上不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