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A研究:德国教育最大的问题在教师身上

subtitle 德国热线 09-30 12:27

数字化学习在新冠危机中至关重要。PISA研究的国际特别评估中,德国在国际比较中的得分非常糟糕。在针对教师的数字培训方面,德国几乎排在最后。

新冠危机已被证明就是一个严格的老师,它毫不留情地给很多行业留下差评。对于教育系统尤其如此。今年春季,所有学校突然关闭陷入最大的混乱,各种的反复尝试已经形成了定局。德国远程学习和数字设备方面存在巨大差距。学校数字化已经成为德国走向未来的重中之重。

总理府在暑假后举行了两次会议,决定为所有80万名教师配备工作用笔记本电脑,聘请系统管理员并建立全国性的教育平台。德国总算是有行动了。

周二发表的《 2018年比萨研究》的一项特别评估表明,德国的差距还很大,尤其是在数字教育方面,德国已经成为经合组织内的发展中国家。就有效在线学习平台的可用性而言,德国在所有78个参与国中仅排名第66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加坡,中国的北京,上海,江苏和浙江等地,丹麦的90%以上的学校都拥有现代化的在线学习平台,但在德国,这一比例仅为32%,这远低于经合组织54%的平均水平。

德国教师的问题严重

德国教师的数字培训情况更糟。德国在78个国家中排名第76位,除了匈牙利和日本,比其他国家都差。

经合组织教育主管施莱希尔(Andreas Schleicher)说:“德国只有不到44%的学校校长认为他们的老师具备将新技术合理地整合到课堂教学的能力。”为此德国因为大流行造成停课的数字化教学起点非常差。

新冠危机表明德国的学校体系容易受到危机的影响,并且大大加剧了现存的不平等机会。另一方面,病毒危机也引发了许多技术和社会创新。施莱希尔认为,应以此基础进行建设。真正的变化往往发生在深层次的危机中,当一切恢复正常时,这些短时的问题肯定有机会更明显地表现。

家庭背景的差距被放大

过去几个月的德国不少地区已经开始着手奠定数字化教育基础。许多市政当局已对学校进行了大规模升级:已为有需要的学生购买了笔记本电脑,并试用了学习软件和视频会议系统。但最重要的是,新冠危机给数字技术赋予了全新的角色。施莱希尔称 “可以说,远距离学习已经成为教育的生命线。”

然而这条生命线,并没有让每个学生获得同等程度的支持;2018年比萨研究也表明了这一点。PISA研究的国家比较中,对比受过教育的家庭和环境较差的家庭,其技术资源的可用性也有很大差异。奥地利,丹麦和荷兰的学生中有95%拥有自己的计算机,而在印度尼西亚,这一比例仅为34%。

在美国的小康家庭中,几乎每个15岁的人都有自己的计算机,但是贫困家庭中只有四分之三的年轻人有自己的计算机。PISA研究的这些结果表明,数字技术趋向于加剧而不是减轻社会不利条件。

2018年,来自德国较富裕家庭的学生中98%拥有学习电脑,有37%就读的学校使用现代学习平台,但贫困学生中只有83%的人拥有电脑,30%的贫困学生就读的学校使用了现代教学平台。新冠危机期间,缺乏电子学习设备的学生通过租赁得到了显著升级。

经合组织教育主管施莱希尔指出,数字技术所提供的可能性不仅仅是紧急解决方案。“数字技术使人们能够找到有关人们所学,如何学习,在哪里学习以及何时学习的全新答案。”智能数字学习系统不仅可以向学生传授知识,而且还可以同时观察学生如何以不同的方式学习,他们对哪些作业感兴趣,哪些感觉困难或者太简单, 学习体验非常精确地适应个人学习风格。

德国需要利用数字化的机会,教育数字化任重而道远。正在落实的数字协议只是开始的第一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