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新书《暂坐》:是《废都》的升华版,还是觉醒后的庄之蝶?

subtitle 六秒 09-29 16:41 跟贴 142 条

贾平凹新作问世,一部继《废都》之后的第二部纯都市题材小说,像是一幅红楼群像,有着金陵十二钗的故事,但却几乎没有了《废都》那样的男女情爱描写,晚年的贾平凹更多的关注了人的精神,像是《废都》的升华版,又像是废都里男主人庄之蝶中年后的觉醒。

《暂坐》里同样有一位男主人公,名叫羿光,也是位文人作家,跟庄之蝶差不多,身边也是围绕着一群女人,但是,却不似庄之蝶那样的滥情,而是在于精神的交流与心灵的倾诉。羿光像是红楼里的宝玉。那他身边的这一群单身离异女人便是那“金陵十二钗”。

《暂坐》的背景依然设在了西京城里,围绕着一家名叫“暂坐”的茶庄,以及茶庄老板海若和她的一群女性朋友展开,讲述了她们之间的生活琐事、利益纠葛、各人背后的情爱故事,以及在这些故事背后人性的表现,有私欲,有无私,有温情,也有薄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贾平凹写文人的生活,之前有《废都》的庄之蝶,现在有《暂坐》里的羿光,他们两人都是西京城里有名的大作家,但不同的是,庄之蝶是三十多岁,而羿光五十岁,所以,我们不禁把他们俩联想起来,贾平凹这样的写作方式,是否在延续《废都》的文人生活与他们思想的蜕变。

庄之蝶是羿光的前半生,羿光是觉醒后的庄之蝶。

羿光除了写小说以外,还开始卖字画,一幅就是十万,从来不讲价,这或许又是贾平凹对于真实自我的描写。有人说一个作家居然来抢书法家的饭碗,但羿光说,古时候会书法的都是文人,哪有专门的书法家,倒是他们来吃我盘中餐,这样的自我调侃。

有人说,羿光认钱不认人,羿光反驳,那些人老是找他要免费的字画,要得多了,你给他不给,便有人开始说闲话,干脆给钱便写,这样谁也不说什么,一律公平。

钱这个东西,谁不爱呢,羿光也未能免俗,靠写作养不活喜欢收藏古玩的羿光,倒是卖卖字画还可以补贴一下。他的家里堆满了古玩,贾平凹就像在写自己,他自己的书房里也到处都是他收藏的古玩。

在写《废都》的时候,贾平凹说,他喜欢将自己关在黑暗的房间里,关上所有门窗,然后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直写到傍晚六点他才停笔,然后打开门,烟雾缭绕的房间才见到一丝夕阳的余韵。

写《暂坐》,贾平凹说,他是写得最认真的一本,人到了岁数,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就越透彻,心中越有了敬畏,提起笔来便是在敬畏中完成一部作品。越敬畏,便越追求完美,于是,《暂坐》便改了四稿才成就出来。

贾平凹说:《暂坐》里塑造了一群个性独特的女子,经济独立,自由时尚,潇洒率性,有文艺范儿,却多为未婚或离婚的单身。她们身上有着这个时代特有的东西。

这部小说里包含了十多个女子,她们都是茶庄老板海若的姐妹,她们来到西京城里,靠缘份聚在一起,无论是离异的,还是单身主义的,亦或是同性恋的,她们都有着各自明显的标签和个人特色,在自己的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靠着自身的打拼,或是一些不为外人道的方式,取得自己生活的依靠。

她们是一群都市女子的真实写照,她们有情有义,但也有自己的考量与私欲,无法很清楚地去划分她们到底是黑是白。人不就是这样吗?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黑白两种颜色,游走于“灰色地带”生存着,有自己的生存圈子,亦有自己的生存原则。

暂作所描写的温情的一面是,众姐妹齐心合力照顾患了白血病的姐妹,并为她办好了所有的身后事,安妥好她的家人;也有薄情的一面,比如姐妹一起去放高利贷,本想着能收利息,谁知本金都快收不回来,姐妹也反目,也有在人后说小话的等等。因为千人有千面,人际交往本就是一件很小心维护,又敏感的地带,搞不好,就无端得罪了人还不自知。

庄之蝶迷恋情爱,羿光也有情爱的需求,但是却不似庄之蝶那般的贪婪,他更加追求着与海若之间甚似朋友的暧昧,成为可以随叫随到,无所不谈的朋友。不想跨越那一步,怕连最好的朋友这种关系被破坏了,于是,他们之间守着一种界限,彼此默契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知道有他,便安心。

可是,《废都》里的庄之蝶呢,他要得更多,永远不能满足心中的欲念,也无法控制自己对于欲的贪婪。于是,他游走在悬崖边上,最终将自己“作死”。这是他的报应,也是他的宿命。

羿光更加懂得人生的价值,他说:

凡夫众生的存在便是生老病死怨僧会爱别离求不得的周而复始的苦恼,随着对时间过程的善恶行为,而来感受种种环境和生命的果报,升降不已,浮沉无定。
小说要写的也就是这些呀,小说的目的不是让我们活得多好,多有意义,最后是如何摆脱痛苦,而关注这些痛苦。

羿光比庄之蝶活得更加通透,更加明理,更加懂得人性,也更加明白生存的意义与生命的果报。这或许是贾平凹晚年之后对于信仰的忠诚与敬畏。

虽然,这些聚在一起的姐妹们最终各有各的结局,茶庄也不复存在,但是,她们这些曾经存在过,友好过的人依然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于西安城里的一隅,暮然回首,有的人早已不在了,有的人离去了,有的人也不知何去何从,有的人从此杳无音信,身边人变得越来越少,有了新朋友,老朋友逐渐消失,然后新朋友又变成了老朋友,人与人的关系便是在这一场轮回里无限循环着。

西京城还是那个西京城,过些年城市会变了样,路修了又修,有些建筑也在不断地翻新重建,人也一样地轮回了一拨又一拨,小的长大了,长大的变老了,老的离去了,每天都有新生的出现,这就是生命的绵延不断,略显荒凉,又永远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人啊,这南来北往的人啊,聚散离合本是生命常态,虽有不舍,又有误会,却一生短暂又无常,矛盾的是人心,放不下的亦是人心,似水流年,一去终不复返。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