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义伟开展密集“电话外交”,中日力保产业链稳定

subtitle 第一财经资讯 09-29 15:25

在接替安倍晋三成为日本新首相后,菅义伟开启了密集的电话外交。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从19日的首通电话以来,至今菅义伟已与多国领导人进行了电话沟通。其中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美国总统特朗普、澳大利亚总统莫里森、德国总理默克尔、韩国总统文在寅、英国首相约翰逊等。根据最新安排,菅义伟还将在10月1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话。

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就中日双方领导人的通话显示,双方在从全球到区域到双边关系的合作方面都取得了共识。“如果说,中日关系在安倍时期得到了修复。如今,中日双方都面临发展的机遇,下一步的关键在于如何把握好进一步发展的机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日愿共同维护产业链稳定

据新华社报道,25日晚,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日本首相菅义伟通电话。习近平指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抗疫情、稳经济、保民生,成为各国共同政策选择。中日双方可以相互支持,实现共赢。中日经贸合作在疫情冲击下逆势增长,展现出强劲韧性和巨大潜力。中国正在加紧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希望双方共同维护稳定畅通的产业链供应链和公平开放的贸易和投资环境,提升合作质量和水平。中方支持日方明年举办一届成功的奥运会。

菅义伟表示,日方高度重视中国,把日中关系视为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两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相互支持。稳定的日中关系不仅符合两国人民利益,对世界和平繁荣亦不可或缺。我希望同习主席保持紧密沟通,致力于加强两国经贸合作,深化人文交流,推动日中关系迈上新台阶。日方愿同中方密切沟通,确保年内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加快推动日中韩自由贸易区谈判,共同维护地区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对于此次通话,陈子雷表示,“疫情期间,中日双方都忙于抗疫。这也是去年5月以来,双方领导人交流和沟通模式的再启动,也预示着中日关系的重新出发。随着日本政府完成领导人的更迭,说明双方沟通恢复到了此前正常、良好的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中日双方领导人在通话中都强调了共同维护地区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陈子雷认为,中日确保构建供应链的稳定,其实也是有利于亚太地区经贸关系的稳定和地区发展。

全国日本经济学会、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发布的《日本经济蓝皮书:日本经济与中日经贸关系研究报告(2020)》认为,日本对中国市场的定位,已经逐渐从加工制造中心和出口基地,向消费中心转移。从数据来看,中日双边贸易有可能会减少,因为一部分供应链不再通过国家间的贸易完成,但是中日之间的经济联系并不会因此减弱。

疫情以来,中日经贸体现出了较强的韧性。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日本为我第四大贸易伙伴。今年前8个月,中日贸易总值为1.4万亿元,增长1%,占我外贸总值的7%。其中,对日本出口6387.2亿元,增长0.3%;自日本进口7660.6亿元,增长1.6%;对日贸易逆差1273.4亿元,增加8.7%。

密集电话外交

在就任伊始,菅义伟曾公开表示,安倍的外交领导力极具魅力,这一点他无法与安倍相提并论。辅佐安倍近八年来,菅义伟一直以善于处理内政的形象展示在世人面前。鉴于他之前内阁官房长官的身份定位,菅义伟在此前仅有过2次外访经历。去年,他在华盛顿与美国副总统彭斯等举行了会谈。在日本,官房长官出访外国是非常罕见的情况。当时,日本国内也出现菅义伟“或有意成为安倍接班人”的猜测。

如今,在正式成为首相后的短短一周多中,日媒认为,菅义伟欲通过密集的“电话外交”,增加自己在外交方面的“曝光度”,改变外界对他外交经验不足的印象。

对此,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作为首相与主要国家领导人通话,是正常的外交举动,“目前看来,菅义伟有主导当前外交政策的意愿。虽然此前他的身份是官方长官,但并不意味着他不接触外交事务,而是更多地从制定政策的角度参与。”

陈子雷认为,尽管菅义伟总体是秉持安倍的路线,但在外交上的主要关注点估计还是会从安倍卸任时提及的几个遗憾入手,“至于安倍没能成功推动的,他是否能成功,也不好说。”

安倍曾在卸任时表示,日韩关系、日俄领土争端以及与朝鲜存在的人质问题都是在任期间未能妥善处理的遗憾。24日,菅义伟与韩国总统文在寅进行了约20分钟的通话。双方确认,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应进一步加强合作。对于目前已降至冰点的日韩关系来说,上一次日韩双方领导人的通话还要追溯到9个月前。

通话中,菅义伟表示,日韩两国互为重要邻国。在谈及因劳工问题陷入僵局的日韩关系时,菅义伟向文在寅表示,对于当前非常严峻的双边形势不能放任不管。他希望韩方今后采取妥善应对举措。日媒认为,菅义伟的这一表态暗示着,寄希望短期内日韩关系的回暖,可能并不现实。

而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通话中,菅义伟提及了日美安保同盟等议题。陈子雷认为,日本与美方需要解决的外交问题比较多,比如驻军费用的分担、导弹防御体系的更新、被疫情耽搁的日美贸易协定第二阶段的谈判等,“日欧、日英双边关系都已通过贸易协定进一步得到稳固,而日美在经贸、安保领域的推动,还是有很多功课要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