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检测为阴性,回上海后却呈阳,中国客工诉说在新加坡最大感染劳工营经历

subtitle 新加坡眼09-29 03:10

编按:疫情之下,在新加坡的中国客工境况如何?一名在新加坡工作13年的中国客工周洪星在《新加坡眼》脸书爆料,诉说他这五个月以来,在新加坡最大感染群S11榜鹅客工宿舍隔离的经历。终于,通过人力部的协调下订到9月21日回家的机票,并在返乡前两天通过核酸检测出阴性,但在入境上海后却被检测出阳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S11榜鹅宿舍是新加坡疫情重灾区

近六个月以来,客工宿舍都是新加坡冠病疫情的重灾区,其中,S11榜鹅宿舍在短时间内爆发严重的疫情,曾是本地最大的感染群。

(图源:S11)

3月28日,S11榜鹅宿舍首次出现两起确诊病例,两天后再增加两起,被列为感染群。4月5日,被列为隔离区。接着疫情爆发,确诊病例在4月8日破百,染病人数持续增加,并在4月17日破千,成为新加坡疫情重灾区。

这间宿舍曾于8月8日“归零”,被列为不再有冠病病毒传播的安全宿舍,当时确诊人数累计高达2846起。然而,在一个月后 (9月8日)再次死灰复燃,被列为感染群,目前共有14起相关病例。

“客工们是在疫情当下的牺牲品,被世界遗忘的一个群体”

中国客工周洪星来自山东省,家里有80多岁的老父亲,孩子在上学,妻子在家里做零工,一个月收入寥寥无几。周洪星在新加坡工作了13年,是家中的主要经济来源,他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努力工作改善家人的生活。不过在疫情危机下,这一切都变得很困难。

(中国客工周洪星)

从4月开始,他就被隔离在S11宿舍,被隔离代表无法工作,也等同于没有收入,那种恐慌无助每天都在折磨着他。

以往,客工们每天都要早上4、5点起床,然后搭乘罗厘去工地上班。站在工地上,头顶烈日暴晒,脚下水泥楼板热气蒸,就算下雨也要坚持做工。每一年,周洪星只有春节期间休息三天,其他时间都会去做工

新冠疫情迫使客工们全体停工,他坦言刚开始还有一些小兴奋,可以“名正言顺”休息一阵子,期望疫情很快就能被控制住,而客工们也很快能出去做尚未完成的工作。可是,每天刷手机,他只看到疫情数字不断攀升,客工们人心惶惶,没想到这一“休息”,就休了差不多大半年

周洪星说,S11宿舍人口密度大,很多房间都居住着12名客工,很拥挤,卫生条件也不是很好。虽然后期略有改善,但宿舍内防疫措施并没有很大的改变,只是更严格地管控宿舍人员出入。

最近,新加坡炎热多雨,S11宿舍有积水的问题,有可能加剧伊蚊的滋生。


宿舍中,有些孟加拉、印度工友时常不戴口罩,聚在一起聊天、抽烟,这或许也是造成宿舍确诊病例爆发的原因。

(孟加拉和印度客工在宿舍中不戴口罩)

工作准证六月份就到期

但公司不愿意帮忙订回国机票

周洪星的工作准证在六月份就到期了,他申诉,建筑公司中饱私囊,由始至终总共只发了几百新币补助,把大部分补贴都“吃掉”,很多工人看不到希望,只能选择回国。

建筑公司就强迫工人签自愿协议,剥夺工人一切权利,谁回国谁就要交公司2000新币。有一位客工自己买了机票,因为在别的群组说了几句牢骚话,公司知道后从中作梗,不让他登机,说是人力部不让回国。甚至有一名客工买了回国的机票,但是雇主没协调回国,导致客工情绪激动站上宿舍顶楼,想要跳楼轻生。

周洪星救助无门,这两个月以来向人力部、情义之家 (新加坡客工组织)投诉无数次,他们也只是回复:我们会调查处理,请你耐心等待。

8月12日,卫生部发文告指出,客工宿舍全部列为安全,所有建筑公司复工,周洪星所属公司也有许多客工获得绿色通行证。他以为熬了那么久,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孰料公司并没有安排复工。

更甚的是,当时宣布客工宿舍解封时,政府提供的盒饭随之停了,很多公司都会为客工订好盒饭,或发生活费,但是周洪星的公司却没有提供伙食,也不愿意负担客工们的生活费。

“在新加坡终于体会到什么是‘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在新闻上看到的。真实的劳工营里面状况,跟你们了解到的情况不一样,可以说我们是在疫情当下的牺牲品,被世界遗忘的一个群体……”他说道。

(周洪星向情义之家求助)

“长这么大,我第一次体会到挨饿是什么滋味!我在劳工营隔离四、五个月,新冠病毒没有让我倒下,差一点就饿倒了。”

周洪星和同公司的工友4、5天都没有食物吃,就去捡别的公司剩下的饭,有时候一天才吃一顿饭,有些人饿急了,就泡快熟面吃。他们多次向人力部投诉,并向情义之家求助,情况才有一些改善。

公司勉强帮客工们订盒饭,但是连同早餐和午餐在清晨四点就送到宿舍,早饭还可以,午餐时菜都酸了,没办法吃,他也只好忍受。

就这样到了9月份,公司又不订盒饭了,只给等待复工的客工每人发180新币,周洪星是决定要回国的人,更是什么都没有。

“网民对客工存在误解,认为公司照发薪水、提供盒饭,并说客工情愿染病,让人心寒”

许多人看到政府公布确诊病例数字,都觉得十分惊讶,认为劳工营里面的客工如何不讲究卫生、不遵守规定。

周洪星觉得这种误解很不公平,客工们被隔离在一个封闭的区域,除了整天躺在床上,他们都不可以随意走动,现在还要背上“造成病例爆发的罪魁祸首”罪名。

还有些网民认为客工们好吃懒做,公司照发薪水、提供盒饭,甚至说客工情愿染病,让他觉得心寒。

对此,周洪星提出微薄的诉求:

“希望公司或人力部能给我订机票,如果不能帮我订机票,请帮我转去其他公司。我不希望吃免费的食物,更不想整天躺床上虚度光阴,国内家中上有老父亲,下有孩子上学,他们都需要我赚钱养家。就算我判刑了,也总会有刑满出狱的那一天,现在让我有国回不去,做工又做不了!请问让我何去何从?”

(周洪星向人力部求助)

“误解比真正的病毒更让我们感到害怕”

在疫情发生之前,周洪星搭乘地铁、巴士,都会默默站在一个角落里,因为他怕做工的汗水味会影响别人。

“我不愿意待在新加坡被人误解‘好吃懒做’,有时候误解比真正的病毒更让我害怕。”

周洪星在新加坡做工13年了,突然发现原来熟悉的新加坡,现在慢慢变得陌生,“我们只是用自己辛勤劳动建设美丽新加坡,不是新冠病毒携带者和传播者,就像如果很多人认定你是一个小偷一样,你又无法辩解,只能离开而已!”

最终,人力部帮助周洪星搬到慈善机构住,并协助他订了回国机票。在慈善机构,他第一次感觉呼吸是那样的自由、舒畅。“我期待着,能够顺利回国,或许以后还会返回新加坡,继续建地铁站、租屋、厂房……”同时他也希望,新加坡能早日控制疫情,让人民恢复自由自在的生活。

最近,新加坡的确诊病例有大幅下降的趋势,这是个好现象,说明疫情逐渐受控。《新加坡眼》希望被隔离的客工能安全度过这个难关,患病的客工也能痊愈,不要再出现更多的感染病例。

让我们一起为他们祈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