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见刚跟阿塞拜疆打起来的亚美尼亚,历史上有多生猛?

subtitle 齐鲁壹点 09-28 22:19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首席记者 王昱

自美国打完伊拉克以来,全球人民有十来年没见过成建制的机械化部队在地面上死磕了,但最近出了个意外。

9月27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在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积怨已久的双方立刻投入陆空军和营团级规模的机械化部队进行交战,激烈的冲突持续了一天。

目前,双方均有较大损失。亚美尼亚宣称摧毁了对方33辆坦克和步兵战车、4架武装直升机和14架无人机,阿塞拜疆方面则宣布摧毁了对方12台防空导弹系统,亚美尼亚军队还遗弃了大量坦克和步兵战车。

可能深明无图无真相的道理,双方都公布了大量击毁对方军事设备的视频和照片。看得出,确实打得很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最新消息,亚美尼亚宣布了国家军事总动员,两国全面战争随时可能爆发。

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这两个在比例尺稍微大点的世界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国,很多人的认识可能仅仅局限于他们是前苏联的加盟国。

但事实上,这两个国家,尤其是亚美尼亚,近年来经常发生一些耐人寻味的新闻。

如果你是球迷,尤其是阿森纳或切尔西的球迷,一定记得去年的欧联杯决赛上,切尔西以4比1干掉了阿森纳捧杯。

按说这两个实力相近的豪门打出这么大比分实在不应该,究其原因,有人说就是因为阿森纳的中场大将姆希塔良缺席了这场比赛。

而姆希塔良没去的原因,是这场比赛非常寸地赶在了阿塞拜疆首都库巴举办。

人家姆希塔良一听这个安排,脾气就上来了,说:我是亚美尼亚人,阿塞拜疆是我祖国的世仇,我这辈子发誓绝不会踏上阿塞拜疆的土地。这是原则问题,俱乐部咋说都不好使!

所以你看,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今天打起来,是有群众基础的。

1

俩邻国,历史上还一块当过苏联的加盟国,究竟啥仇啥怨能恨到这个地步呢?

这得到非常非常久远的历史当中去找。

亚美尼亚这个国家,你别看它是个小国,但它的历史非常悠久。说少了也有3000年,亚美尼亚人自己则喜欢说他们有5000年的历史。

亚美尼亚历史这么久远的原因,是因为这地方是印欧人种的“龙兴之地”。

今天广泛分布在西至欧美、东到伊朗的印欧人种有个别称,叫高加索人种。

据考古学考证,这个人种历史上曾经在今属亚美尼亚的山区里默默无闻地呆了上千年,在距今3000年前的某个时刻,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收拾起行囊,骑上骏马,拿起铁制兵器,征服了两河、伊朗、希腊、印度等当时还处于盛期的青铜时代文明。

历史上将这一事件称为“青铜崩溃”,此后整个印欧地区的所有文明都是在印欧人种的主导下建立的,旧大陆开始逐渐进入铁器时代。

是他们,在印度建立了种姓制度,

是他们,给希腊的盲诗人荷马留下了黄金时代的英雄故事,

还是他们,给希特勒留下了他一辈子都神往不已的“雅利安神族”传说。

或者可以这样说,从亚美尼亚出来的印欧人种,打断并重塑了除中华文明圈之外的旧大陆所有古文明……

这听着是不是有点武侠小说里“七剑下天山”的感觉?

2

下山的同胞都这么牛,留在山上的亚美尼亚人本来也不差。

强大的亚美尼亚帝国从公元前五世纪一直活到公元元年前后,势力范围横跨整个高加索山脉南北。那年头,地球村里的掐架水平还处于初级阶段,全世界能一出手就能拿出千把来个铁甲骑兵的“地头大哥”不多,亚美尼亚就荣膺此列。

但喜欢打战略游戏的小伙伴估计都清楚,在山区里憋发展是有局限性的,高加索山脉是亚美尼亚帝国的壁垒,但也成了它的囚笼,崎岖的地理环境让亚美尼亚帝国打下一片更大的疆土变得十分困难。

而同时代,罗马和萨珊波斯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崛起并挤压了过来,帝国体量上的绝对劣势,让亚美尼亚在这两个新兴强权之间毫无生存缝隙可言。

最终,亚美尼亚帝国的结局是被罗马和萨珊波斯这两个人种上的“弟弟”瓜分,东部被波斯人占领,西部则选择与罗马结盟。

这次分裂也成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这两个现代国家的肇因,西部(即今天亚美尼亚的祖先)跟着罗马帝国信了基督教,东部(即今天阿塞拜疆的祖先)则跟着波斯人先是信了拜火教,而后又改宗伊斯兰教。

如果在这两个同宗兄弟之间选一个写民族史诗,我相信大多数人会选亚美尼亚,因为它后来的命运更“悲壮”一些。

中世纪时代,由于这里离着基督教的中心区域极远,又深入伊斯兰教的腹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陷入了被“四面围殴”的苦难境地中,南面的阿拉伯帝国打它,东边的波斯帝国打它,后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崛起了还是打它,连理论上同宗的阿塞拜疆人在改教之后也对亚美尼亚人毫不手软,借助“后有靠山”不断蚕食亚美尼亚王国的领土。今天导致两国动手的所谓“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简称纳卡地区)”,就是中世纪时代阿塞拜疆占领的亚美尼亚的领土。

但即便如此,亚美尼亚人依然没有放弃他们的抵抗:不改教、不屈服、不放弃抵抗!亚美尼亚人执着地跟各色侵略者在高加索山脉里打游击,成为历代统治这里的伊斯兰君主们最头痛的存在。

甚至在时机成熟时,亚美尼亚人还会试图“反推一波”:十一世纪的西方天主教发动十字军东征时,东方的亚美尼亚王国在自身军力十分紧缺的情况下,居然还派了一支军队遥为策应。

远在罗马的教皇得知后感动得够呛,专门下了个教令,此后整个天主教世界的布道词里给亚美尼亚人点赞了好几百年,颇有点咱中国历史叙事中“谁知海外有孤忠”那感觉。

所以,西方人对亚美尼亚人的历史印象是极好的,觉得他们是“山巅上的自由基督徒”。

请记住这一点,昱弟觉得,这对将来的局势发展会有很关键的影响。

3

到了近代,亚美尼亚人翻盘的机会终于来了。

17世纪起,沙皇俄国和奥斯曼土耳其人在历次俄土战争中狠掐了两百多年,最终,沙俄总算赢得了胜利,成功地将外高加索地区纳入了沙俄的国界内。

沙俄接管高加索地区之初,伊斯兰教仍然占据强势地位。此外,南部的奥斯曼帝国死而不僵,时刻想着翻盘。这让俄罗斯必须支持当地基督教来平衡土耳其人的威胁,于是俄罗斯人很自然地找上了在基督教世界早已闻名遐迩的亚美尼亚人:“兄弟们,翻身做主人的时候到了!有啥要求尽管提!”

亚美尼亚人能说啥呢?他们最恨的当然是阿塞拜疆啦,毕竟在亚美尼亚人看来,他们忍阿塞拜疆“仗势欺人”这么久了,如今“也轮到小僧伸伸腿了”。

在整个沙俄统治时代,沙俄官方坚决支持亚美尼亚人返回纳卡地区。在苏联成立前夕,该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已超越阿塞拜疆人,成为当地主要居民。

1918年沙俄变天之后的高加索地区历史比较搞笑。最开始,两支民族都想着独立,阿塞拜疆民主共和国和亚美尼亚民主共和国于1918年先后成立,但双方都宣称对纳卡地区拥有领土主权,大有当时就要开打的意思。但针尖对麦芒的时刻,双方突然来了个“脑筋急转弯”——自己的问题解决不了,我们找苏联评理呗。

于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反而组了个“高加索联盟”,加入了苏联。

亚美尼亚人当时想的是,俄罗斯人在历史上一贯支持我们,肯定能把这地儿还给我们。

阿塞拜疆人想的则是,人家现在信共产主义了,沙俄的老黄历不好使了!

后来的结果证明双方都想错了,苏联那拉胯的少数民族政策,让它在处理这个民族纠纷时只能和稀泥。

整个苏联时代,作为加盟国的亚美尼亚多次反复向苏联提出建议将纳卡地区划给它,但是苏联不想冒犯阿塞拜疆,一直拖延着。

阿塞拜疆则要求苏联做主驱赶当地亚美尼亚人,苏联当然不办,还成立了一个“纳卡自治州”,让当地人自治。

这个结果导致双方都不满意,上世纪90年代苏联即将解体前夕,意识到联盟时日无多的亚美尼亚抢先出手,利用加盟国武装力量支援并控制了纳卡区域。

反过味来的阿塞拜疆立刻予以回击,双方自此一番好斗。

4

苏联解体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曾经为争议地区的归属问题打过三年,最终是亚美尼亚依然获得了纳卡区域的控制权,这就导致了尽管国际社会承认该地区是阿塞拜疆的一部分,但实际上该地区是亚美尼亚的一部分。

这些年来,两国打打谈谈,谈谈打打,总是谈不拢的原因,是彼此都觉得自己占据优势。

阿塞拜疆前些年赶上国际油价上涨,依靠里海的石油资源,经济发展得不错,也觉得该到了实现国家统一的时候。

亚美尼亚的想法是:我国际人缘比较好,不仅有享誉全基督教世界“忠义千秋”的历史美名,眼下跟美国、俄罗斯、中国等大国关系处得都不错。

尤其是特朗普上台后处理巴以问题的方式,让亚美尼亚看到了希望:下个就该我了吧。

其实昱弟估计,更关键的是,亚美尼亚觉得自己有光荣传统在:这都三千年了,我们在高加索山之巅,从来都是“站直了,没趴下”啊,眼下这点小沟小坎,不能给祖先跌份!

但目前看来,如果各大国不出面调停,亚美尼亚想跟阿塞拜疆死磕,是比较悬的。因为这个国家的地缘环境实在太恶劣了,除了跟它势不两立的阿塞拜疆,土耳其、伊朗等几个大的邻国都对其虎视眈眈,北边的格鲁吉亚还跟俄罗斯闹别扭,也帮不上啥忙。小小的内陆国亚美尼亚想单挑这一堆宿敌,胜算不多。

所以大国一定会出手,不是美国,就是俄罗斯,谁在这时候拉亚美尼亚人一把,将会得到这个古老民族的感恩戴德,并将深刻改变这片敏感地区的力量对比。

亚美尼亚,这个在高加索山脉上坚持战斗了整整3000年的民族,一贯是说“亮剑”就“亮剑”,谁敢打我,我就死磕到底的,虽说领土是越打越小吧,但活得确实很精神——什么是“战狼”精神,这才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