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盗墓史上最长一次盗墓,在屋里挖20年,考古证明墓确有盗洞

subtitle 可乐历史09-28 21:45

中国盗墓史跨度最长的一次活动

盗墓,都讲一个“快”字,以免被人发现,但也有相反的情况,“慢工出细活”,一起盗墓活动持续数月,甚至数年的并不罕见。

更有一次盗墓活动持续时间长达20年,这就罕见了——应该是是中国盗墓史上持续时间最长、跨度最大的一次活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土土汉墓发掘现场,墓顶已塌,上有盗洞

现在考古已经证实,这次盗墓活动确实存在——

盗墓时间:元朝

组织者:贾胡

被盗墓葬:亚父冢

墓葬地点:徐州

大概经过:处心积虑,盗墓前后花了20年时间,最终得手,一夜暴富。

亚父冢所在土山,当地人常在此取土

“亚父冢”是俗称,还称“高冢戍”,即现在的徐州土山汉墓。亚父是秦末人、西楚霸王项羽的谋士范增,亚父冢即范增墓。

贾胡是徐州当地人,他怎么想到盗挖亚父冢?据说他会望气,发现晚上墓冢上会发出耀眼的光亮,即所谓“冢中宝气腾光芒”,贾胡认为墓内必随葬有宝物。

谁见过宝气?宝气是道家言,唐人王度《古镜记》:“贫道受明录秘术,颇识宝气。檀越宅上每日常有碧光连日,绛气属月,此宝镜气也。”

据说宝气在深夜里最容易看出来。宋人梅尧臣《夏日晚霁与崔子登周襄故城》诗称:“宝气无人发,阴虫入夜鸣”,这是么个意思。

土山汉墓参观入口

但贾胡所谓的“宝气”太玄虚,应该是他搭班子找人盗墓时的鬼话,忽悠人的,谁不知道过去大墓都埋有贵重随葬品!

盗墓,在古代是最大的忌讳,俗称“挖祖坟”,被人发现要倒大楣的。怎么办?贾胡想到了瞒天过海、暗渡陈仓之招术——他在亚父冢上盖房子,把家安在上面,进行伪装。

估计贾胡当时又养些鸡啊狗的,周围再种些丝瓜梅豆什么,外人看起来是真正的庄户人家。谁也想不到贾胡干的是偷鸡摸狗之事,挖坟掘墓的勾当。

盗洞就挖在房屋里。

2009年发生的徐州睢宁双孤堆盗墓案,盗洞也是从屋内挖

贾胡采取“打井”方式,用时人常用的挖土工具铁锸,慢慢地挖,挖出的泥土则用畚箕提出来。

如此这般,经过20年,终于挖到了墓。这么多年挖下来,当年生的儿子都应该长胡子吧——可见贾胡盗墓决定之大,大有愚公移山之精神。

挖到40尺深的时候,贾胡挖到了石板。宋元时,1尺相当于31.2厘米,40尺就是12.48米,看来亚父冢不是太深的。

这在现代考古已得到证实,墓室上确有封石。

墓室上层层封石

进一步下掘,发现有木桩围起来的四方形围子,如羊圈一样,有“大十围”——一圈长应该有十七、八米。墓室上面用木头环架出拱顶。棺椁放在中间,如新的一样,油漆还闪着亮光,能照出人影来。

从贾胡所见来看,这套葬具好像是汉朝最为讲究、等级最高的“黄肠题凑”,只有帝王和少数特殊贵族才能使用。

接下来,贾胡用铁锥将棺材撬开,而不是用斧头砍劈,看来他挺熟悉棺椁的结构。

棺内尸体已腐烂了,有一副完整的遗骸。从头到脚,穿戴整齐,旁边还放置一把宝剑,剑柄上还有龙纹。

徐州汉墓楚王棺材(复制品)

棺内随葬满满的金玉宝物,当然全被贾胡盗了出来。

贾胡一夜暴富,即所谓“致富须臾间”。用1980年代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要想富去盗墓,一夜成为万元户”,贾胡做到了!

但不久贾胡盗墓的事情被人发现了。

怎么暴露的?原来贾胡担心死鬼报复,把墓主的骸骨扔弃到山沟里,这叫“暴骸”,以为这样便可安宁了。哪想,自此以后每到夜色来临,这一带就出现鬼哭狼嚎声。

此说有点迷信了,应该是当地人发现山沟有人骨,觉察到有人盗墓报的警,由此附会出来的。

当地主政官员、太守陈公接到报案后,相当惊讶,在他的辖区竟然发生了这种事,还有如此奸盗之贼。于是,立即组织500人,将贾胡和同伙全部抓获归案,戴上刑具扔进大牢。

土山墓上封石

贾胡这起盗墓案,在当年是非常轰动的。

元人虞集还写了一首《盗发亚父冢》诗,题注:“彭城有盗,识宝气于亚父冢上。发之,得一剑云。”

另一元人吴莱也有《盗发亚父冢詩》,诗称:“楚王昔尊亚父冢,楚人今发亚父墓。”

对贾胡盗亚父冢记述最详细的,是元人朱本初。

朱本初是江西临川(今抚州)人,元朝道士、诗人、地理学家。其《贞一斋诗文稿》中有一首叙事诗,叫《初盗发亚父冢》 ,诗末句还对古人的厚葬风俗提出了批评:“君不见骊山牧竖遗烬酷,不如王孙裸死良亦足。”

古代盗墓者留下的亚父冢墓洞

贾胡所盗的墓冢真的是亚父范增墓么?在现代考古发现前,没有人怀疑过。

从1969年当地人在土山取土建房,发现古墓起,在土山一带已陆续发现了4座古墓。

1969年最早发现的墓被编为“土山一号墓”,于1970年由南京博物院清理发掘,墓用青砖和少量黄肠石砌筑的墓葬,墓主被认为是东汉明帝的第三子、被封为彭城王的刘恭。墓中出土了近百件珍贵文物,现藏于南京博物院。

其中,银缕玉衣最为轰动。

徐州土山汉墓出土的银缕玉衣

衣长1.7米,用玉2600余片,编缀玉衣的银丝重约800克,出土时已经散乱,成功修复后,于1972年还曾作为中国重大考古发现,与越王勾践剑一起,赴日本展出。郭沫若就此题诗:“越国勾践破吴剑,专赖民工字错金。银缕玉衣今又是,千秋不朽匠人心。”

1977年在一号墓南侧,再发现了一座规模更大的墓,编为“土山二号墓”。

2002年徐州市中医院在土山西北方向扩建病房楼时,又发现了“土山三号墓”。此墓没有被盗过,但里面是空的,没有一件文物,甚至连最基本的棺椁都没有——没有使用过,原因成谜。

土山汉墓墓室

其中,“土山二号墓”就是所说的亚父冢——范增墓。

2004年对二号墓进行了第一期发掘,2014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正式再挖,收获很多很大。

发掘中发现,二号墓的墓室上部,从南北纵向成排放置叠压4层封石,每层16排,每排16-21块不等,总计有1100余块封石。

发掘时发现,有一古代盗洞打在20米深的夯土上,穿过4层封石后,进入地室。盗洞呈斜坡状,从断面的东西走向看,盗洞大约七八十厘米宽,正处于墓室的上面。

从出土物来分析,墓主肯定不是范增,确认是东汉彭城王。

在通向主墓室的盗洞内,考古人员发现30余片铜缕玉衣片和两片银缕玉衣片。这一发现说明,土山二号墓中应该埋葬了两位东汉贵族。

那么,范增墓弄哪去了?难道徐州“亚父冢”传说是空穴来风?

当然不可以这样说。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泗水》记载:“今彭城南有项羽凉马台,台之西南山麓上,即其(亚父)冢也。”

据《宋书·张畅传》,南朝宋元嘉二十七年(公元450年),北魏进攻彭城,魏主(太武帝)拓跋焘曾带兵至此, “登城南亚父冢”。亚父冢,又称“亚父山”,站在山上,可以侦察到城内情况,可见当年此墓之高大。

另有说法,亚父冢不在徐州,而在今安徽巢湖。三国时《皇览》一书中有这么一说,“亚父冢在庐江居巢县郭东”。

范增是历阳(今天安徽巢湖市和县)人,但墓已看不到了,原址新立“范增墓”碑。

最后值得一的是,贾胡这样从屋内挖盗洞的隐蔽盗墓方式,现代徐州盗墓活动中也发现,而且不只一起。如2009年徐州睢宁双孤堆发生的盗墓案,就是这样。

这会在下面的“梧桐树下戏凤凰”头条号中,再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