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五的70后,好怀念故乡的“苦日子”

subtitle 芸熙说娱乐 09-28 11:00 跟贴 2 条

01

有一首歌里唱道:“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住了一年又一年......”

70后的人,一晃就奔五了,对着镜子,看到一撮白发,几条皱纹,落下一声感叹,时光走得太快了,不能回头啊。很多70后的人,都是农村出身,对故乡的那片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

曾经以为,走进了城市,买了房子,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可是你忽然会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城里人,我们其实是移植到城里的人,就像公园里的大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而是从深山老林里移栽过来的,需要工人们精心护理,才能够活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在城市里生活,常常感觉自己“水土不服”,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没有了可以耕作的土地,甚至听不到乡音了。如果回到农村去,发现自己也不是地道的农民,种地的能力都荒废了,甚至连农时也弄不清楚了。

前些日子,写了一篇《没有父母的故乡,是回不去的故乡》发表在网络平台,很多人在文末留言:“故乡真的回不去了,已经面目全非了;还回去干嘛,老房子都倒塌了;如果可以,我是一定要回去的。”

看了网友的留言,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故乡的山山水水,就像一幕幕老电影,在眼前反反复复播放。

曾经在故乡度过的日子,都是苦日子,但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苦日子,也是欢乐的。故乡的影子,就像拼命往上长的爬山虎,一下子就翻过了记忆的高墙,把生命带入了故乡的山水之中。

03

奔五的70后,好怀念故乡的老屋、古树、炊烟、河流、田野、鸡鸭鹅、老黄牛、蜿蜒的小路......侧耳倾听,似乎听到了故乡在呼唤,在期待远行的游子,快点回来。

每天早晨,一缕阳光从山坳那边翻过来,斜斜地照在老屋的窗台。阳光穿过木窗,把屋里点亮了,可以看到空气里的尘埃。日上三竿的时候,我们背着锄头去锄地,拿着镰刀去割草,或者去山里砍柴。

农村的孩子早当家。从六七岁开始,就力所能及地帮助父母干农活。记得我小时候,常常去放牛。把牛赶到上坡上去吃草,自己就在一旁捉青蛙、抓蝴蝶,或者找一些野草,编织最美的花环。如果是冬天,可以在田埂上点燃篝火,一边烤火,一边远远地看着牛。

到了吃饭的时候,母亲站在屋门口大声喊:“吃饭啰——”母亲把声音拖得很长,我在很远都能够听到。饭桌上,只有两碗青菜,但我们吃得很香。一个月吃一回猪肉,是很多家庭的生活日常;只有富有的人家,一个月能够吃六七回猪肉。有肉吃的日子,家里就像过大年。

记忆最深的,是故乡的风景,那时候的山,真的很美,有风吹过来,可以听到树叶“沙沙”作响,可以闻到远处的花香。那时候的水,是清澈透明的,溪水里有鱼虾,也有深水湾——那是我们的游泳池。还有一座古老的桥,走过去,就能够走到远方,也能走到大城市里去。

现在,身处异乡的70后,闭上眼睛,一定会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会听到母亲在门口喊“吃饭啰”。走得越远,故乡仿佛和自己离得越近,不在眼前,就在梦里。

04

奔五的70后,还记得儿时的游戏吗?那是我们留在故乡里最美的笑声。

小时候,我和村里的伙伴们,喜欢做攻城游戏。在一块空地上,用石块画两个很大的正方形,选择其中的一条边,画上一个门,当成是城堡;在正方形的里面画一个圆圈,当成城堡的中心。伙伴们分成两组,在城堡里,可以双腿站立,只要对方来攻城,就在门口坚守。攻城的人,必须保持金鸡独立的姿势,如果双脚落地了,该名成员就淘汰出局了。攻城的人,把城门攻破了,一脚踏上了城堡的中心点,就算赢了。

小时候,还玩过爬树、滚铁环、下围棋、踢毽子、跳皮筋、跳马等游戏。自己亲手做弹弓、弓箭、木头手枪、木剑,也做过插花比赛。夏天的时候,可以在小溪里游泳,做摸鱼比赛的游戏。在稻田里,做摔跤、打滚的游戏。

游戏是快乐的,输赢并不重要。有时候,输了反而很开心,因为自己已经尽力了。那时候,家里很穷,日子很苦,没有钱买玩具,我们个个都是发明家。我们的发明创造,都是就地取材,废物再利用。

有时候,我们把劳动当成游戏。在我的印象中,捡松针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几个小伙伴,背着竹筐,在高大的松树下,把树下的松针扫到一起,然后装进竹筐。一大堆松针,很厚,很松软,可以在上面躺一小会,也可以打个滚儿,我们用树下的松果当成武器,互相投掷。回来的路上,一路欢歌,和鸟儿一起比歌喉。

现在,当我们怀念故乡的时候,总是会想起童年的游戏时光。我们也是苦中作乐的人。童年的我们,那么单纯,很容易满足。

05

奔五的70后,你的父母还在故乡吗?你常常回故乡吗?

老祖宗告诉我们:“父母在,不远游。”可是,70后的人,做得到吗?不远游,如何过上幸福的日子,如何改变命运?故乡很美,但是故乡也很穷,如果不适合自己长期发展,就只能背井离乡,到外地去寻找出路。

多数的人,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回到故乡,和父母团聚。有的人,父母也进城居住了,逢年过节,也不会去故乡了。

我的同学代林说:“现在过年,很多在外面混的人,就是回到县城和父母一起过年,根本不会去老家看看了。到了县城,就算回到了故乡。”

听到这句话,我很心酸,为什么现在的人,不回故乡了呢?故乡就是县城吗?哎,我们习惯了漂泊,总把异乡当故乡。

70后的人,漂泊在外的日子不好过啊,虽然故乡的日子很苦,但是我们还是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回故乡看看,去老屋里住几天。如果可以,把老屋翻修一下,等自己退休以后,就去老屋里常住,每天可以听一听故乡的风,闻一闻故乡的花香,回忆自己的走过的路,可以忆苦思甜。

作者:布衣粗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