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吟秋谈《锁麟囊》表演

subtitle 早安京剧 09-27 07:23 跟贴 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摘自《程砚秋吧》)

按:本文是王吟秋先生于1981年11月29日,在上海黄浦区文化馆京昆之友社的讲座内容。

今天有机会和大家见面,我感到非常高兴。我想向大家汇报一下自己向程砚秋老师学习的一点心得。我在程派艺术上还是小学生,由于水平所限,所以在汇报过程中,可能有不妥之处,请大家批评。

提到程派艺术,首先会联想起优美动听的程腔和变化万千的水袖舞,然而这只是一个局部。程派艺术是多方面的,它包括程砚秋老师新剧目的思想内容和一整套的表演形式,对于京剧的四功五法,也有不少新发展。程老师说一个演员不是能唱几句就算成了,必须懂得演戏的目的,理解剧目的思想内容,更重要的必须熟练地掌握四功五法,才能成为一个好演员。京剧各种流派,对于四功五法都非常讲究,基础都很深,而且各自对四功五法都有许多不同的要求。尽管各有各的风格,各有各的特色,但总的精神是一致的,那就是都是京剧的基本功,而不是其他地方剧种,而且都符合艺术必须既真实又美观的原则。
今天想讲学习《锁麟囊》的体会。

在学习过程中,师父一再强调基本功的重要性。好比盖房子,地基打好了,房子就坚固。一个演员如果基本功好了,在舞台上就能根据剧情刻划各种不同类型的人物。我师父说,出场很重要,一出场就要给观众一个良好的印象。《锁麟囊》的出场,这个出场要把薛湘灵的娇骄二气初步给观众一个印象,要使观众感到这个大小姐派头真不小。薛湘灵脾气不好,但不能老是撅嘴或者往上翻眼,只要稍稍一带,点到而已。

春秋亭一场,主要是歌唱,形体动作不多,但面部表情要丰富,要有层次。开始时对隔壁新娘子大放悲声不明其意,后来从深追细问到深表同情,慷慨赠囊,并且表示“漂母饭信,非为报也”,表现了薛湘灵舍己为人的高贵品质。所以尽管形体动作不多,但是要有大家闺秀的气质,要端庄。开轿帘有四次:一、梅香说雨越下越大了,随着鼓“大大大……”,慢慢地开轿帘,主要是看看雨有多大:哦,可真不小啊。二、梅香说她又哭了,一边开轿帘,一边想她怎么又哭呢?随着快板过门,心里有琢磨。三、梅香说人家不告诉我,这次是有点生气地开轿帘:你怎么不会说话!要带点不高兴。四、薛良说“……故而啼哭哇”,这次开轿帘,心里是:哦,原来如此。要深表同情,所以决定赠囊。

拜堂一场,虽然只是过场,但不能忽视。要把台步走好,正好发挥程派脚步的基本功,要使观众从背后看出新娘的喜悦又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夫妻交拜后,让小生先下。
六年以后,薛湘灵已有了五岁的孩子了,因此一出场,台步、表情、身段要比以前大,因为她不是少女而是少妇了。眼神也要开敞些,不要像头一场那样羞羞答答。这里几句散板,要唱的明快,并且要把爱子之意唱出来。在车中唱得要平稳,但发现老百姓逃难,要奇怪。然后听到发大水,马上紧张起来,因此这几句散板要唱得快,把大水来的气氛造出来。决定回家,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下面一场是孤身一人流落他乡,神情是恍恍惚惚的。糊里糊涂地退出场。虽然是退出场,但内心要有感情,不然转过身来才做表情,是断的。看到胡婆,那真是空山闻籁啊!是在此时此境唯一的亲人,因此对胡婆是对长者的态度,而不是在府中那种神气。在念到“快快与我开饭来呀”这几句不能冲着观众念,那就是单纯为了戏剧效果了。应该结合剧情、眼神、念白,三者合在一起就自然了。

入府。这时薛湘灵虽然落泊到入府为奴,但自尊心还是很强的。人家叫她“见过员外夫人”,薛不见礼。因为她从未在人前低声下气,他的大小姐架子放不下来,所以只稍用眼神看一下。问他姓什么,仍是大模大样地答话“姓薛”。问到灾情时,才触到心伤处,这才悲从中来,念“俱已淹没了”哭了。
下面是哄孩子一段。小孩叫我学马,我不肯学。他问我“学不学?”第一下我只是往前走一步,没说话。第二下他又追问我“你学不学”,拿袖子代表语言。他说告诉妈去,一听急了,答应学。一转身,往里走,一想,哦,没有马鞭怎么学马,就对小孩说了。小孩说他有马鞭,一听,唉呀,他偏有马鞭!又着急了,想主意。正在想的时候,他拿起马鞭了,我躲他,怕他打我,所以一躲二躲。这时一想,得骗他,一转身。这个动作要用腰转,然后再念“有一双蝴蝶”,“在那里”。这几个脚步一定要走好,“它又飞了”,其实是骗他。这段戏里,虽然只是几个动作,但哪个水袖是什么思想感情都不一样的。接下来是一段二黄慢板,主要是回忆,思想上很悲痛,很委屈,要唱得悲痛、深沉。虽然是慢板,要慢而不散。快的时候要快而不乱,这是程派唱腔的特点。
后来小孩醒了,要薛湘灵到花园去逮鸟。这时候小孩发现皮球,他拍球是走S形,我也跟他走S形,正好发挥程派的脚步基本功。这个动作的意思是保护,怕小孩摔了。因为她小时在家中胡婆就是这样哄着她的,所以她照样哄着小孩。当球扔到楼上以后,小孩逼她上楼去找,她不敢去。唱到“公子命敢不遵”的时候往前走,一边唱“朱楼来进”,随着唱腔,一走一回头。看到小孩瞪着我,只得往前走,“豁出去”,这才转身迈步。一想不对,夫人怪罪怎么办呢?小孩说“不要紧……有我呢”,好,有你,这才“我只得放大胆四下找寻”。上楼后看看地找,先在大边一蹲二蹲,看,没有。再到那边看看去,到小边再一蹲二蹲,还是没有。这下着急了,所以动作要快,水袖动作要跟前边不一样。快转身,楞住,看见什么了!小锣,一步一步逼近它,拿下来一看:是我的呀!所以这一段几个动作也要有思想感情,不是光耍袖子,要把外形动作结合内心的感情,这样才自然。
卢夫人来了,很生气,说要把她带下楼去。下楼时有一个动作:卢夫人拉着她,她不敢下去。卢夫人往前走,要下楼,我不敢。卢夫人念“不要害怕……”,我就跟她慢慢走。走到楼梯那儿,回头,然后回身慢慢蹲下,两手不能只摆个架子,回头一看。念到“锁麟囊”,“随我来”,完了,慢慢跟她走。这里一个小圆场,心里担心:闯了祸,怎么办呢?


到了里头,卢夫人问话,哪里人氏?“登州人氏”,答话要轻,因为害怕。问名字,不敢回答,“这……”,这时丫头说了一句“一个老妈子,捏酸挟醋的”,这才敢说:“薛湘灵”。到“与薛妈看坐”时,薛很奇怪,为什么给我一个坐呢?丫头嫉妒她,夫人心里有点数了。丫头很不高兴地把座位一放,我站在那里不敢坐,夫人一让,这才慢慢、慢慢地往前挪。刚要坐下,丫头“哽哼”,吓唬我,我心里明白,很不高兴。丫头说“木能生火,当心烫”,她是讽刺我,我就拿水袖表达内心感情,用右手水袖往椅背上一搭,意思是“那么你坐!”丫头理解了,“甭客气,我站惯了。”夫人马上过来,把我拉过去,摁下去,这才坐了。夫人问我是否还记得出嫁那天的情况,“记得,”“讲。”站起来,“容禀!”夫人转身去坐,回头一看我又站起来,忙又回来“哎呀,你坐下讲呀。”又把我摁下去。所以这两个人的动作一定要配合好,虽然是小地方,还是很严的。这里那个“容禀”和苏三、窦娥不同。惹祸后的薛湘灵的声音要轻,才能表现惹祸后的害怕心情。讲到大雨倾天,卢夫人一站,说应该找个避雨的地方。讲“春秋亭避雨”,往前上一步,一指。卢夫人脱口而出,“哦,春秋亭!”。下面讲到花轿的情况,夫人要把薛的座位移到客位。丫头不理解,我也不理解。讲到送锁麟囊,夫人让把座位挪到上座,丫头更嫉妒,我更不知是怎么回事。这时,有三让动作,要求脚步、袖子和眼神配合一起,还要和夫人动作谐调。丫头搬过去座位,“您步步高升”。她搬椅子,我心里琢磨怎么回事。下面夫人让换衣服,就问这算何意。丫头气坏了,对我说“过来过来……”,我根本不理她,把脸绷起来。丫头说到“也轮不到你了”,我见丫头口出歹言,非常生气。尽管没说什么,但用眼神表达,怒目看她,很不高兴。“走吧”,这才不高兴地跟她下场。

换好衣服,心情很沉重,因为不晓得为什么,因此不能乱耍水袖,欢舞一番。心里是很沉甸甸地上场,再唱“换珠衫”。先见到母亲,后见到小孩;第三见到丈夫。见母亲要委屈带娇,所以看到母亲,“猛抬头见老娘笑脸相向”,看见母亲笑,心里一委屈,一个拉腔“儿的娘啊,”“问一声老娘亲你来自何方?”。看见儿子,要表示母爱。赶紧摸着儿子,“我的儿啊!”“见我儿”,“不由我喜笑非常,老天爷他还我珠归掌上”搭他肩膀,亲他。见到丈夫,一转身,“望官人休怪我做事慌张”,就是您可别怪我,我太慌张了,我不应该到这儿来当老妈子,我丢了你的脸了,是这种意思。
最后的流水,从舞台调度到表演动作,都很讲究。“亏我当初赠木桃”,夫人谢我三拜,薛湘灵三还礼,这里表现出薛湘灵很懂礼貌,很谦虚,心情愉快。最后一蹲,还礼,请夫人起来,然后拉着夫人的手,两人互对眼光,高兴,这才下去。这才真的从内心喜悦地笑出来。
总而言之,程派艺术,无论唱做念打,都要求圆。比如唱,字正腔圆,动作也要圆。我师父说就像太极拳一样,总是圆的,没有见棱见角的东西,总是绕圆了。当然这是采用太极拳的意思,而不是直接采用太极拳的动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