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晚清有名的清官,却被李鸿章大骂其误国,死后被人建祠堂供奉

subtitle 杨角风发作 09-25 21:31

杨角风谈《走向共和》第50期:

庚子之变的前因后果讲完了,下面我们讲一下八国联军侵华之后,那些曾经叱咤晚清政坛的大人物都是什么下场?

八国联军(实际为十一国)入侵北京后,跟清廷派出来的庆亲王奕劻和李鸿章谈判,并上交了一份要求清廷严惩的“罪犯”名单。

于是清廷将这份名单上的王公大臣们,砍头的砍头,流放的流放,也算是予以了严惩,但列强们并不满意,他们再次向清廷强调:

“其他人可以活命,但是山西巡抚毓贤必须死!”

就这样,本被判了流放新疆的毓贤,走到半路迎来了慈禧太后的第二道懿旨,被当场斩于兰州……

那么山西巡抚毓贤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让列强们如此痛恨?

杨角风谈《走向共和》第50期:他是晚清有名的清官,却成了庚子之变的祸首,临刑前万民请愿留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毓贤,字佐臣,从他的字里面其实就能看出,他的志愿是辅佐朝廷,成为肱股之臣。

他并没有通过科举进入官场,而是捐了个监生,所谓监生其实并不是官,而是能获得进国子监读书的资格,或者叫候选官员。在苦等十年之后,他才等来了实缺,也就是曹州知府。

从此之后,毓贤就正式进入了官场,但这个人很特立独行:

作为一名汉军旗的人,他既没有向洋务派大臣李鸿章或张之洞等靠拢,也没有向维新派的康有为、梁启超等靠拢,更没有向顽固派的庄亲王载勋、端郡王载漪等靠拢,是名副其实的“裸官”。

当然,他能官至山西巡抚,凭借单枪匹马万万不行,自然也有他的伯乐,也就是慈禧太后!

而他之所以能入慈禧太后的法眼,完全在于他的为官之道,其中最让他引以为傲的,也是他自己经常提起的便是“三不主义”:

“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

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引申出来,就是讲他要做一个清官!

下面我们就好好讲讲他的“三不主义”,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

二、

清官,有好几层含义,一种是指清廉,也叫清贫,是一个穷官。二种是指清明,也就是明白事理,看问题比较透彻。

前者的清官叫廉官,对应的是赃官,后者的清官才叫清官,对应的是昏官。

最早的清官指的就是后者的清官,只不过后来人们把清廉当成了清官的必要条件,从而延伸出只要是廉官,那么他就是清官。

从这个意义上讲,毓贤确实是清官,不过是前者的清官(廉官)。

那么,我们来看一下毓贤的清官名号,究竟是怎么炼成的?

在中国古代有句话,叫:

“自古清官皆酷吏!”

毓贤要想当清官,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非常难!

第一关就是钱关,作为一名知府,上下级关系要打点,底下人也要吃饭,所有的钱都在你的俸禄中出,根本就不够。即使大清在雍正帝时期搞了个清廉银制度,虽有好转,但也是捉襟见肘。

第二关是政绩,不能讲我没钱我就不办事了,荒废政绩,那你这个清官算什么清官,再说也做不长啊?所以,必须要拿出点政绩来,拿政绩有很多种方法,搞建设,搞投资是一种,但这些都需要钱,没有足够的底气是争不来拨款的。

毓贤要想做清官,还能在官场上活下去,甚至高升,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当酷吏!

三、

我们看《汉书·酷吏传》,会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些酷吏几乎都是廉官(清官)。

也就是说,他们要想在仕途上站稳脚跟,走正常的路线行不通,只有丧失了基本人性和人之常情,也就是当酷吏,才能成就他们的清官事业。

所以,毓贤要想在官场脱颖而出,又不能靠金钱去疏通关系,他能想到的一个办法,那就是当酷吏。

由于当时的曹州盗贼流行,他一上任就大力打击,并发明了很多严酷的刑罚,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站木笼”:

所谓站木笼,就是制造一种木笼,木笼上端是枷,可以卡住嫌犯的脖子,让嫌犯悬在空中,脚下再垫上几块砖,让人似踏非踏。而笼子内呢,又遍布着铁钉,嫌犯稍一动弹就扎得鲜血淋漓,痛不欲生。

近代小说家许指严曾经见过毓贤给嫌犯行刑的场景,他还听到毓贤对人讲:

“我到任两个月,战死三百七十多人,可是盗风仍未灭绝,曹州人真强硬!”

就这样,他在曹州任上,三个月就杀了2000人,不仅收获了老百姓赐予的“屠夫”称号,还收获了朝廷给予的“善治盗”嘉奖:

“光绪十四年,署曹州,善治盗,不惮斩戮。”

就这样,凭借着“善治盗”的称号,毓贤一路高升,做到了山东巡抚!

四、

也正是在山东巡抚任上,他开始放飞了自我,不再一味地镇压起义,反而大肆扶持义和拳,对抗洋人和教堂。

也是毓贤多次给朝廷上书,力陈义和拳的好处,并首先提出“化私会为公举,改拳勇为民团”的主张。

不仅如此,他甚至对外宣称:

“义和团魁首有二:一为鉴帅(前山东巡抚李秉衡),其一即我是也。”

结果,彻底惹恼了列强们,他们一致给清廷施压,要求严惩毓贤,并催促清廷马上镇压义和拳。

就这样,毓贤短暂的离开了官场,换上了袁世凯任山东巡抚,袁世凯一上任大肆剿杀义和拳民,一定程度上也迫使这些拳民跑到了天津,跑到了北京。

随着局势越来越复杂,慈禧见已经控制不住了义和团,于是听从端郡王,庄亲王建议,对义和团改剿为抚,同时将毓贤派到了山西当巡抚。

到了山西的毓贤更是变本加厉,彻底放飞了自我,短短几个月,整个山西被毓贤杀的教民和洋人,以及他们的家属就有万余名。

而他之所以能做出这么“优异”的成绩,归功于他的一项政策:

“凡获得中国教民、外国教士财产者,六成私分,四成上缴‘公费’。”

这就是他是酷吏的整个经过,也使得西方列强对他恨之入骨,攻陷北京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要他死!

五、

回到原来的问题,怎么看他只能称为酷吏,称不上清官啊,究竟是谁封他为清官呢?

就像前面我讲的那样,他是个“裸官”,除了慈禧太后,没有什么靠山,他这么作,必然引起了公愤。

外国列强自不必说,连朝廷大臣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也纷纷上书,要求严惩毓贤,甚至在李鸿章临终前,还大骂毓贤误国。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给了当地老百姓“清廉”的印象,实际上不止老百姓,在《清史稿》中也是记载他是个清官。

在八国联军已经入侵北京之后,远在山西的毓贤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觉得自身难保,于是就地遣散了这些拳民。但带头的大师兄不干啊,你让我们来我们就来,让我们走我们就走,我们岂不是很没面子,要我们走也行,得给钱啊?

于是毓贤说了这么句话:

“吾服官以来,清刚自矢,别无藏镪余财,可以为诸英豪壮行色。无已,吾惟有敝衣数箱,尔辈向质库取银,作川资何如?”

随后,他吩咐身边的下人:

“命从者出箱示之,皆破烂不堪衣着之物。”

至此,众人感慨,毓贤真的是一个清官啊,随后,义和团就地解散,各奔东西去了。

遣散了义和团,毓贤才带兵上路,去迎接慈禧太后去了,美名曰“进京勤王”。

六、

在清末文学家刘鹗的《老残游记》中讲了这么句话:

“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清官则自以为我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

显然,他也认为,毓贤是清官,这也导致了,当清廷下令要将毓贤处死的时候,逃散到此地的义和团民众,再次聚集起来,乃至万民请愿,请求赦免毓贤死刑。

甚至一些人开始思考如何劫法场之事,于是本来定于春节后行刑的,硬是提前到正月初二行了刑。

面对行刑者,毓贤也是豪气万丈,甚至把随身携带的一个金镯子脱下来,送给了行刑人,意思很明确,请给我一个痛快,千万不要用钝刀。

由于正值过年放假中,刽子手没上班,是临时找了个人行刑,这个人叫田拐子,毕竟生疏,一刀下去仅仅砍断了喉咙,气管并没断。

在一边观看的随行,上去就给补了一刀,正中心脏,这才让毓贤免于痛苦。

他死前也留下了遗书:

“皇上所命,臣下礼当遵行,予前杀人,今予被杀,夫妇何言?”

他还有一妻两妾,本来要一起殉葬的,因为还有些后事要料理,故活下来一妾,带着大家的骨灰回了老家……

后来,山西还有人给他建了祠堂祭祀,但不久后就被清廷派人拆掉了。

相对于李鸿章死后留给后人的几千万两银子,毓贤仅剩的一封遗书,真的算是一个清官了,而李鸿章跟毓贤究竟谁才是误国的人,只能留给后人评说了。

而毓贤留给我们的“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命”的三不主义,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思考,他究竟想要什么呢?

我叫杨角风,我们讲的并非《走向共和》,而是这段沉重的历史,以及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物,第50期到此结束,下期更精彩,喜欢就请关注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