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乔峰南慕容齐名于世,两人不用交手,金庸就让读者分出了高下

subtitle 闲史偶寄 09-26 06:40 跟贴 195 条

北乔峰南慕容齐名于世,两人不用交手,金庸就让读者分出了高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龙八部》中的“北乔峰,南慕容”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两个后起之秀,两人武功卓绝,堪称武林双峰。

“北乔峰”和“南慕容”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互据一方,各领风骚。江湖中人听到“北乔峰、南慕容”之名,皆如雷贯耳,然后十分敬仰:“原来阁下就是人称‘北乔峰’的乔峰”或者“原来阁下就是人称‘南慕容’的慕容公子。”

“北乔峰、南慕容”齐名于世,那么两人谁更高一筹呢?看过《天龙八部》的肯定都知道,当然是乔峰,侠之大者的乔峰。但是如果是第一次看《天龙八部》不知道后面故事发展的时候,作为读者的你,当年第一次听到“北乔峰、南慕容”的时候,是如何判断两人高下的呢?

大多数人肯定会说:“还没看两人出场,怎么分高下呢?”

其实不然,其实对于“北乔峰”和“南慕容”,在两人出场、尚未较量的时候,金庸先生就让读者分出了高下。

何以见得?我们且往下看。

在两人还没出场之时,金庸就画大量笔墨烘托渲染了“北乔峰,南慕容”,尤其是对“南慕容”的渲染。不管是崔百泉还是黄眉僧,抑或大理保定帝都对“姑苏慕容”四个字相当敬畏。

不得不说,金庸这一番渲染,几乎让所有人都对姑苏慕容留下深刻的印象,姑苏慕容愈发神秘。

而在江南的际遇让小说男主角段誉恨不得马上就见到这个被“神仙姐姐”王语嫣痴恋多年的佳公子。他到底是什么模样,他到底有何过人之处,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让“神仙姐姐”说出“我活着就是为了表哥”这样情深意重的话来。

段誉急切的希望一睹慕容复的庐山真面目,希望瞻仰“姑苏慕容”的无上风采,段誉希望,读者也希望。

金庸先生的如橼妙笔绝不会让读者失望的,很快金庸先生就安排“南慕容”出场了。

金庸在《天龙八部》中写“南慕容”用的是先扬后抑的手法,在“北乔峰”尚未正式出场之前,金庸就大肆渲染“南慕容”的是何等的武功高强,何等的英雄了得,用重重的笔墨为“南慕容”造足了声势。

此时金庸先生的笔锋从大理来到江南,而江南是“姑苏慕容”的“地盘”,那么“南慕容”该顺利出场了。

段誉屏气凝神期待“南慕容”出场,读者也屏气凝神期待“南慕容”出场。

此时金庸为“南慕容”所造的声势达到顶峰,慕容复该在众星捧月之下闪亮登场。

岂知,金庸先生用了意想不到的、跌宕变幻的、奇彩多姿的笔法,愣是压后了慕容复的出场。

段誉痴心于王语嫣,王语嫣却心里只有表哥,段誉为情所困,苦闷之余去松鹤楼喝酒去愁,一抬头看见对面桌边坐着一个大汉,但见那大汉:

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摘自《天龙八部》

这个大汉便是乔峰。

乔峰出场,倏然而之,没有半点征兆,如空谷来风,又如平地一声春雷,这种人,哪怕是在万千人中,也可以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的气势。

段誉不禁喝彩:“只有这样的大汉,才称得上英气勃勃”。

真正的大英雄,不需要造势,不需要烘托,不需要渲染,他只要往那里随随便便一站,便可显示出天人一般的气概和神威凛凛之势,让任何人都不敢逼视。

乔峰一出场就树立了无可比拟的高大伟岸的英雄形象,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更显示出乔峰超人的胆识和冲天的气概,胆大心细,行方智圆,大仁大义,确是绝品人物。

读者看完这一段,就像高大伟岸的形象从此深入人心。

昔时因,今日意,侠义勇武名满江湖的丐帮帮主乔峰竟然是契丹人,契丹人怎么做得了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做不了,就不做,乔峰头也不回的大跨步走了。

乔峰走了,慕容复来了。

慕容复是以西夏武士李延宗的身份来的,静静悄悄,冷冷清清。

这样的出场,这样的风格,和乔峰相比,差距不以里计。

当然此时读者还不知道这个西夏武士就是大名鼎鼎的姑苏慕容,慕容复真正出场是在聋哑谷。

乔峰出场,金庸是以段誉眼中的形象来描述,慕容复出场,金庸同样以段誉眼中的形象来描述,且看慕容复在段誉眼中的形象。

但见那人二十七八岁年纪,身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段誉一见之下,身上冷了半截,眼圈一红,险些便要流下泪来,心道:“人道慕容公子是人中龙凤,果然名不虚传。王姑娘对他如此倾慕,也真难怪。唉,我一生一世,命中是注定要受苦受难了。”——摘自《天龙八部》

这是慕容复第一次正式出场,在形象上是压过段誉一大截,但是在接下来的表现中,慕容复却让人感觉平淡之极,毫无出彩之处。


慕容复破解珍珑棋局,着了丁春秋的道,这与之前渲染的“姑苏慕容”的气势极不吻合。接着慕容复恼羞成怒,与丁春秋大打出手,金庸先生开始正面描述慕容复的武功,实在没有什么精彩之处。

读者读到此处,未免觉得名头那么大的“姑苏慕容”竟只有这点道行?未免有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浪得虚名之感。

古人有所谓的春秋笔法,不做直接的评价,而褒贬却都在言外,慕容复出场的行为,金庸虽然没有正面批评,读者读来已然齿寒。

乔峰出场,光明磊落,处处见大;

慕容复出场,偷偷摸摸,处处见小。

“北乔峰”“南慕容”高下立判。

金庸去世两周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