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月奖金仅498元,该院儿科全体医护申请转岗

subtitle 医学界 09-25 12:47 跟贴 14480 条

疫情对医生的收入影响有多大?

近日,安徽省宿松县人民医院内部流传出一则《关于儿科全体医护人员要求转岗的报告》。

报告中提到,新冠疫情使该院儿科雪上加霜,“由于县医院儿科现有的医护人员能力不足,水平有限,不能为医院创造财富,特申请全体转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医院院长”公众号

此外,这份文件提及儿科医人员7月份绩效1.0系数为498元,远低于行政后勤1.0系数2600元。文件结尾附16位医护人员姓名,其中10位在报告上签字。

“医学界”通过多方信源核实了该文件的真实性。

宿松县人民医院院办工作人员向“医学界”表示,儿科受疫情影响,上个月考核绩效比较少,医务人员有点情绪,医院从科室了解情况后,已经将事情妥善解决。“不管是儿科还是其他科室,我们医院肯定会竭尽全力、想方设法保持医务人员的工作积极性。”

该院儿科医生李坤(化名)告诉“医学界”,医院对该报告没有特殊反应,其要求儿科床位使用率达到80%,才发放医院平均奖。

一位了解该院儿科情况的医生称上述方案已经作废,他说“科室8月绩效还没有出来,我们已经和院长沟通好了,其他科室会补偿我们一点,因为是特殊情况,绩效会按照临床科室最低平均数发放。”

该医生告诉“医学界”,“疫情之前儿科旺季时每日门诊数可上百,今年7月门诊量每日只有四五十人,住院数每日大概5~6人,最多十来人;9月份每日住院数增加至二三十人……七月份医院其他科室平均绩效为四五千元,有泌尿外科的医生拿到八千元,因为该科室做包皮手术的孩子很多。”

李坤称,疫情之前儿科患者住院数较多,“一个楼层40多张床位,有时候加上走廊的床位可达到50多张,遇到季节性疾病,整个病区能够收满。”而疫情期间儿科患者就诊率有所下滑,影响医务人员绩效发放。

随着秋冬季节到来,儿科患者数量逐渐增加,但相应的儿科医生数量则非常短缺。“现在很多发热门诊的医生都说儿科医生晚上确实辛苦。从下午5:30至第二天早上7:00,基本上都有人来看病,基本上都是发烧的(小孩子)。我们其实就是一个岗位顶两个岗位的人来用”,李坤说。

该院儿科医生张凌(化名)说,“儿科医生没有钱,一个月拿几百块钱有什么用?自己都养不活……以前要好一点,疫情之前每月绩效能拿一两千块钱,现在几百块钱,反正钱一直都低。”

据媒体报道,一家名为IQVIA的机构此前针对1377名医生进行线上调查,发现三级医院受疫情影响最严重,门诊量只有疫情前的18%。而五官科、老年科、儿科是受影响最严重的科室,五官科门诊量降低到原来的6%,老年科降到了原来的7%,而儿科门诊量降到了原来的9%。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青浦分院儿科主任医师徐灵敏告诉“医学界”,目前是特殊时期,受新冠肺炎影响,儿科收治住院患儿数量减少。儿科急症多,可以住院也可以门诊治疗。但现在收住院流程复杂,需要做核酸检测、抗体检测等,更多家长愿意在门诊治疗。但医院绩效考核方案没有变。按照绩效要求,病人多,收入好;病人少,收入自然受影响。医生护士要求转岗,也是合理的。

广州某大型儿童专科医院医生告诉“医学界”,他认为除专科医院和少数综合医院,儿科待遇差是普遍存在问题。这个源于医院核算制度,即按科室效益决定医生奖金。儿童用药按体重给药,有些药甚至是成人的1/5、1/10,这就决定着药物费用比成人低很多。此外,儿童药品种类也非常有限,许多药物都没有儿童适应症。检查方面,除专科医院外,一般综合医院能做的检查也很少。这些都可能导致儿科收入少。

“但与收入不相称的是,儿科诊疗难度较高,不同年龄疾病谱差异巨大,家长要求高,病情变化快。医生的劳动价值并没有得到体现。因此,愿意干儿科的临床医学专业学生不多,除少数出于对专业的热爱之外,有相当大比例是因为就业容易或别无选择,才选择儿科。有一定学历的儿科医生,多集中在高水平的专科医院,一般医院难以招收到优秀人才。这就导致儿科医生水平参差不齐,患者也倾向于大医院扎堆看病,基层医院儿科病患有限,进一步导致科室收入低,医生待遇差,形成恶性循环”,上述医生说。

杭州市儿童医院詹强书记向“医学界”表示,目前针对儿科医生的绩效评定思路很局限,绩效评判多以经济绩效考核为主体,评定方法对儿科非常不利,儿童患者数量不多,需要的治疗和用药少于成人,医院根据绩效来考核,导致儿科地位偏低。儿科功能重要但效益差,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我们需要拓展思路,引入大健康的概念,向儿童健康、饮食管理等方向发展,后续的效益才会增加。

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则发微博表示:综合性医院儿科普遍收入低、风险大,应该给予关注和支持。然而在体制外,儿科医生普遍受到欢迎。

资料来源:

1.疫情冲击 儿科诊所成重灾区https://med.sina.cn/article_detail_102_2_85350.html

来源:医学界

作者:从小新、燕小六

审稿:田栋梁

校对:臧恒佳

责编:潘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