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20场音乐节会战“十一”,报复性复工能喜迎报复性狂欢吗?

subtitle 辰腾爱娱 09-25 11:04

作者|毛丽娜

编辑|李春晖

线下演出恢复撞上十一长假,在家里憋了大半年的群众迫切需要一场狂欢。主办方们显然也善体人意,各大音乐节纷纷开票,天津麦田音乐节、北京草莓音乐节、南京咪豆音乐节……粗略一算,“十一”8天有20多场音乐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少网友戏称,接下来一个月要化身空中飞人,尽量每场音乐节都不落下。与此同时,时尚博主、网络红人们也搭上了这波音乐节热,开始手把手传授音乐节穿搭秘辛,化什么妆穿什么鞋,奉上保姆级教程。

音乐节扎堆上马,报复性营业的背后,是疫情带来的空白期太长,还是音乐综艺的助推力够大?这音乐庙会,你赶是不赶?

看了这么多云Live,还没够?

在大厂做运营的娟娟,最近手机备忘录多了一项“抢票提醒”。从8月底开始,她便穿梭于各个城市的音乐节度过周末。作为音乐节资深爱好者,娟娟形容自己最近像“老鼠掉米缸”,哪场演出都不舍得错过。

提到今年音乐节与往年最大的变化,娟娟称明显感觉票比以前难抢了。尤其是有热门乐队的场次,很考验个人手速,“放在三年前根本不可能发生”。

票难抢,一方面是因为乐队对外曝光的窗口越来越多,即使不上综艺,也能通过短视频、直播等推广自己。

另一方面,疫情仍在海外蔓延,人们对于远途旅行或出国旅游持观望状态。音乐节举办的地点多为城市近郊,三五家人好友驱车前往音乐节燥一天,也算是不负国庆假期。

虽然没有线下音乐节的日子里,娟娟也看了许多场云Live,但她觉得线下音乐节仍有不可替代的魅力。比如“跳水”,就是云Live体验不到的线下专属。

HiFive首席策略官张昭轶老师也告诉硬糖君,业内已经达成共识,线上Live不仅不会对线下造成影响,反而有引流作用。“看线上演出觉得好的观众,会对线下的体验更好奇。”

音乐节不只是音乐,而是个综合社交场。娟娟说,对音乐节不了解的人往往看到演出阵容上的乐队名单,就会因为“小众”而产生劝退心理,其实音乐节的重点是“音乐”,也是“氛围”。

场馆内的演唱会观众不允许带饮料食物相机等,有些严格的主办方甚至还有着装规定,衣着过于奇特可能会丧失入场资格。但音乐节不一样,这里既有户外演唱会的感觉,又可以喝酒、撸串、交友。

“音乐节最大的魅力除了乐队,还有身边的人。”娟娟每次去音乐节都是孤身一人,但返程的时候手机里一定会多几个新的微信联系人。大家多是因喜欢某个乐队而打开话题,继而越聊越投机成了朋友。

包括音乐节上的乐手们,也与观众的距离更近。尤其是一些尚未成名的乐队,演出结束后往往会在场地附近被捕捉。娟娟称聊得投机的话,与乐手交朋友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拿着单反去的话,甚至好多乐队会主动加微信,方便传照片。”

这些在其他演出形式中无法想象的福利,也是驱使着如娟娟一样的年轻人频繁在多个音乐节中转场的原因。

音乐节扎堆上马,但在从事音乐营销的天宁看来,这还远远没算达到顶点。“只是因为线下演出解禁,所以大批应该在4、5月份举办的音乐节挪换到了现在。乐队们大半年没演出,也盼着赶紧动起来赚点钱。”

天宁称,因国外疫情原因,不少海外音乐人因隔离政策等原因还无法抵达中国演出,“我们公司这边就压着十来个国外乐队的合同没法执行。”天宁认为,当海外疫情趋于稳定,相关入境政策放松或恢复常态后,音乐节市场才会迎来真正的井喷。

联姻文旅项目,你出钱来我出人

虽说音乐节纷纷开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但也有不少质疑声夹杂其间。“主办方是不是穷疯了?怎么一年票比一年贵?”、“盲鸟敢卖4天1000,当我们人傻钱多吗?”类似言论不在少数。

从历年音乐节票价对比也不难发现,草莓、麦田等音乐节的票价从几年前开始一直呈现缓步上涨趋势,2017年三日700的套票,到了2020年已经攀上四位数。另外,过去音乐节总会有大量价廉的学生票,如今学生票随着整体票价上涨数量逐渐减少。

在业内人士张老师看来,票价上涨说明国内音乐节正在向国际靠拢,而且以目前音乐节的演出阵容、配套设施来看,现在的票价并不算贵。“起码比明星演唱会便宜,而且音乐节上能做的事情不止是听歌。”不过张老师也承认,学生票的数量确实越来越少。

早年音乐节作为新物种,为吸引观众往往采取低价策略,导致大家心理价位还停留在音乐节门票两位数的“黄金时代”。硬糖君还记得2013年的天津东疆湾沙滩音乐节,现场买票只需50块钱,演出过半后干脆免费,不少遛弯的大爷大妈加入观众行列。

如今年轻群体已经养成了去音乐节的习惯,而且对演出阵容、场地音响、配套设施等提出更高要求,成本一路上涨,继续赔本赚吆喝显然不现实。

另外疫情原因,今年的音乐节单日人数流量也有限制,去年可容纳一万人的场地,今年只允许几千人购票入场,这也是涨价的原因之一。

虽然票价上涨,但除了如草莓、迷笛等头部音乐节能够实现盈利以外,小型音乐节尚不能靠门票收入达到收支平衡。因此,在今年官宣的音乐节阵容不难发现,地方政府及文旅地产项目与音乐节的联系越发紧密。

这种联姻模式在非一线城市更加明显。草莓音乐节辽宁站选在阜新百年国际赛道城举办,这处景区主打“矿山生态修复项目”,攀岩、蹦床等网红娱乐装置一应俱全(目前因特殊原因,该站次演出暂被搁置);

海南站则是作为第二十一届海南国际旅游岛欢乐节的音乐板块出现,背后合作方是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长沙站作为“夏季有礼·秋天有韵”的消费季子活动,长沙市政府在音乐节项目上助力不少。

还有河北人造网红社区阿那亚,7月官宣日落音乐节项目,每周有1-3组音乐人在阿那亚进行演出,其中不乏面孔、carsick cars等成军多年的老牌乐队。靠着音乐节的推动作用,阿那亚的周末变热闹的同时,售楼处的咨询人数也跟着上涨。

张老师表示,像是一些三四线城市平时人流密度较少,音乐节与当地文旅项目结合,音乐节负责拉动人气,当地文旅项目提供场地及资金,双方通过合作能够达到共赢。

流量现身,音乐节变味了吗

北京草莓音乐节的演出名单释出后,“气运联盟”乐队的出现引发不少关注。这支9月12日刚从《明日之子4》诞生的选秀乐队,正式成立还不到一个月,就登上了北京草莓舞台。

气运联盟定于10月6日演出,那天的门票售罄速度极快,且闲鱼上出票的卖家表示,6号的票已经涨到一千多一张,绝对不可能原价出。“流量乐队”扰乱音乐市场,气运联盟一时间成为老乐迷们攻讦的对象。

张老师认为,草莓音乐节这几年在演出阵容上确实对于流量明星持更包容态度。“摩登天空也是需要流量的,但我认为这不会成为常态。”音乐节演出和演唱会存在区别,气运联盟在成军后需要舞台曝光,草莓北京则需要流量揽客,但未来二者不太可能形成长期合作关系。

娟娟也告诉硬糖君,一些小型音乐节从采取1个流量明星+几只小众乐队的方式,流量明星负责引流,小众乐队面向乐迷。“不用担心粉丝破坏气氛,多数粉丝看完自家爱豆会立刻走人”。

除了流量型乐队的出现以外,今年的音乐节“乐夏派”几乎占据半壁江山,且演出顺序基本被安排在倒一、倒二的位置。2019年4月1日刚宣布重组的北京乐队Joyside在马不停蹄参加各类音乐节的同时,还开启了全国巡演计划,这份精力真是不输年轻人。

曾有演出经纪人表示,目前市场上的乐队可以分为两种:参加过乐夏的、没参加过乐夏的,具体区别体现在演出费的多寡上。如《乐夏》这类综艺,真的让乐队们过上好日子了吗?

张老师认为,《乐队的夏天》对于乐队确实有助推作用,比如今年许多乐队的名字早已经通过综艺而非现场被观众知晓,但助推作用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乐夏》的本质仍旧是综艺,是将乐手们某一特质放大,形成综艺效果的节目。

于是观众会简单地记住:新裤子的彭磊爱说坏话、刺猬的子健不爱洗澡、五条人的仁科阿茂是喜剧人、木马的谢强眼线迷人。当然因为是综艺,所以要保证节目效果,几乎所有乐队在节目上的演出都经过修音,完美得近乎无懈可击。观众在现场看过乐队的表演,滤镜可能就会跟着褪色。

“比如刺猬,观众到现场就会说怎么和节目上不一样,唱歌跑调吉他音也不准。”张老师表示,综艺会为乐队短时间带来大量关注,最终观众还是会趋于理智看待乐队,靠综艺效果及人设不足以支撑乐队长久走下去。

娟娟对这一点也表示赞同,她说几支没能在《乐夏》走到最后的乐队,其实现场的反响都很,“音乐本身、乐队气氛带动能力、乐手个人魅力,这些综合因素混杂在一起构成了我们喜欢某支乐队的理由,综艺只是一个侧面。”

疫情算是一场共同渡劫,硬糖君现在看行业都满怀慈爱不复挑剔,音乐节扎堆上马对行业对乐迷都是好事。唯一的悲报是,手速不够的硬糖君又完美错过了心爱乐队的演出,一张票都没抢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