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信条:爱是一回事,生活是另一回事

subtitle 人生边边 09-24 21:21 跟贴 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生每个边上,都有风景美丽。」

◆ ◆

图文原创:人生边边

欢迎转载,谢绝抄袭

桑桑在母亲的梳妆镜前站住了。

那是一面晚清的镜子,暗红木镶边,古朴而又稳重,其上有着繁复的雕刻。

是龙凤图,栩栩如生。

小心地擦了擦镜面,镜中现出一个水灵灵的女子,眼细眉长,双眸黑漆漆,似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让人一望便会陷进去。

镜中人像极了照片中的母亲。

母亲,年轻时定是一方美人吧?

桑桑不仅知道这个,她还知道,年轻时的母亲有过一段绝恋。

盛可以的作品《淡黄柳》,就这样缓缓展开,让我们见证了一位女孩的成长历程。

桑桑母亲经历过的爱情,美好而又残酷。

当年,母亲曾和一个长沙知青谈恋爱,准备谈婚论嫁时,对方突然有条件返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春天的时候,桑桑结识了书店老板鲁一同,那是个干净斯文的男人。

相处没多久,稀里糊涂的,桑桑就被书店老板带到了家里。

跌跌撞撞回到家里,她才意识到自己闯下大祸,面对母亲的追问,她竟无言以对。

她虽然年岁小,却不是傻子,鲁一同对她所做的事,还有对方家里残留的新婚味道,让她恍然间意识到什么,却又无可奈何。

木已成舟,她没有办法让时光倒流。

这件事后,桑桑埋头读书,考了教师进修学校,晃眼便成了城里人,随后,她发现自己和乌获君好了起来。

乌获君那时还在读高三,生得瘦高清秀,一副书生气派,书念得好,人也长得好,他一直暗恋着桑桑。

桑桑是后来再见到对方时,才发觉自己原来也是喜欢对方的。

这段恋情得到了桑桑母亲的默许,母亲甚至认为乌获君比当年她遇到的长沙知青更俊。

母亲还期待乌获君将来考上大学——按他的成绩,这似乎不是问题,到时候,作为中专生的桑桑,还是高攀人家了呢。

然而,乌获君竟然高考遭遇了滑铁卢,落榜了。

母亲终于铁了心,将照常来家里看桑桑的乌获君用扫把赶出了门,并干脆利落地为桑桑张罗了一个城里的对象。

对方是个小法官,名字叫李阔朗,大学毕业四年了,干净斯文,略有积蓄。

最重要的是李阔朗的叔叔是教育局的,人家答应亲事一定,立刻将桑桑调到市里去当教师。

要说李阔朗样样都好,但也不是没有缺点的。

最主要的硬伤是身高,只有一米六五。

桑桑有乌获君做参照,对李阔朗实在挺不起什么兴致,她当然对能调到市里工作有兴趣,但如若这个要拿爱情来换取,她又实在无法接受。

母亲却是极力站在李阔朗这一边,她对桑桑说,不听老人言终归是要吃亏的,乌获君那孩子是不错,但爱是一回事,生活是另一回事。

拿李阔朗和乌获君比,除了差点,李阔朗哪点不比乌获君强上许多?再说了,母亲悠悠看了一眼桑桑,你得想想自己不是个完整的身子。

这番话让桑桑彻底放弃了抵抗的心思,她妥协了。

桑桑很快和李阔朗结了婚,调了工作,连母亲也一起迁到了城里,等着抱大胖孙子。

婚后的生活对于桑桑来说波澜不兴,她给乌获君写了最后一封信,告知对方自己已经结婚,请他忘了她。

李阔朗十分宠爱桑桑,简直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桑桑母亲对此十分满意,觉得她多年的梦想实现了,她在这对小夫妻身边感到前所未有的骄傲与自豪。

桑桑本以为自己已经干脆利落地剪断了和乌获君的一切,没想到她却仍然收到了对方的一封信。

原来桑桑最后寄出的那封信,乌获君因为调离,可能恰好错过,他告诉桑桑自己正在读军官学校,春节期间会回来找她。

桑桑看着那封信,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把信烧了,却准确地记住了乌获君说的日子。

约定的日期到了,桑桑找了个借口出了门,一个人回了老家,她告诉对方自己已经结婚,说自己对不起对方。

乌获君却说他不在乎,不管她有没有结婚,他都依然爱着她,他还打算娶她,让她做他的妻子。

桑桑在乌获君怀里颤抖,结婚几年,她才发现,原来这才是爱情的味道。

桑桑在寻找爱情的路上可谓一波三折。

她先是被一个油滑的老男人欺骗,好不容易找到真爱,却被母亲横加干预,生生拆散了鸳鸯。

不管是桑桑的母亲也好,还是桑桑自己也好,她们挑选的男人似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干净斯文,典型的知识份子模样。

然而最终桑桑的母亲妥协了,妥协的对象是生活,不仅她如此,也强迫女儿如此——在桑桑嫁为人妇后,她也同样变得如此,干预起弟弟的婚姻来。

这一轮又一轮的循环,昭示的不仅是被强迫与强者者的转换,而是爱情和生活的殊死博弈。

两者并非你死而活,一方绝对占有优势,而是反反复复,有时你强上一分,有时对方会反过来压上一头。

就好比小说最后,桑桑虽然已经结了婚,但她还是赴约乌获君,并和对方跨越了不该跨越的一步——于桑桑而言,她得偿所愿,体验到了爱情,可是如若站在李阔朗的角度看,他如此宠爱妻子,却换来这般对待,不知又该作何感想。

或者说,站在李阔朗的角度,能够娶得娇妻归,他无疑是觉得自己怀抱爱情的,然而真相如何,读者应该看得比李阔朗清楚。

最终,桑桑会不会离开李阔朗,勇敢地和乌获君走在一起呢?按作品中的人物安排,大概率不会。

不仅作品中不会,现实世界中,也大抵如此。

这,是桑桑和乌获君的不幸呢,还是李阔朗的不幸呢?

爱是一回事,生活是另一回事,成年人的世界,果真如此吗?

人生君说

“爱情是有些人的奢侈品,却是有些人必须的生活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